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程木过来是要替秦苒解决掉这件事的。

    一开始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没多想,经过郝队一说,他也开始对比两人。

    来这里的路上,都在想郝队说的那件事。

    自然,他心里想的远远不止这些,京城水比云城要深很多,程木开始想到京城秦苒会惹多少麻烦。

    封楼兰的反应显然程木的意料之中。

    “道歉?”程木喉咙滚了滚。

    封楼兰能成为总裁,目光自然独到,程木跟郝队很明显不是本地人,自然也不是什么普通人。

    一来二去,她把对方划到了秦苒这一边。

    “这都是误会,早上我跟秦小姐已经解释清楚了。”封楼兰笑了笑。

    旁边的郝队神色动了动,极其小声的嘀咕:“这怎么可能……”

    “打扰了。”程木回过神,朝封楼兰点点头。

    见郝队还愣在原地。

    程木直接把郝队拽走。

    到了电梯里,郝队才愕然的回过神,他抹了一把脸,看着程木,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尴尬:“她是怎么认识封楼兰的?”

    谁特么知道秦苒竟然早上就把事情给解决了。

    程木没说话。

    他也不知道。

    **

    “谁啊。”病房内,钱谨郁玩着手机,头也没抬的开口。

    封楼兰若有所思,“那位秦小姐的人。”

    一提到秦苒,钱谨郁牙疼,有什么比惹到一个比自己厉害比自己背景大的人还要绝望?

    “那秦语明明说过秦苒没啥背景的,我就想来个英雄救美。”钱谨郁皱眉,“谁知道她连我都打了。”

    封楼兰站在床边,从烟盒摸出一根烟,一脸嘲讽的看着他:“那秦语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也让长长记性。”

    钱谨郁有些郁闷,然后给封楼兰递了一个眼神:“我爸来了。”

    封楼兰极其熟练的把烟掐灭,随手扔到垃圾桶。

    然后转头,指着病床上的儿子,告状:“钱谨郁他抽烟。”

    钱队瞥了眼钱谨郁:“二十二岁的人了,没个正形,什么时候跟秦小姐学学,净给我惹事,明天麻溜点儿回京城。”

    钱谨郁十分疲惫的拿被子蒙住头:“啊,知道了。”

    **

    校医室。

    中午十二点半,秦苒还没醒。

    陆照影在外面给一个因为打球腿崴了的男生拿药。

    程隽在里面研究一套银针。

    程木刚好从恩御酒店带了饭回来。

    程隽侧头看了眼秦苒的方向,秦苒还在睡觉,黑色的毛毯遮住了下巴。

    他之前拉了窗帘,这间屋子只有玻璃门透了些光,有些暗,但还是能看到她覆盖下来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层浅浅的阴影。

    她睡起来的时候,总算是乖了些,只是眉皱着,肤色莹白,唇色有些淡。

    程隽站起来,蹲在沙发边,两根手指轻轻扯了下毛毯。

    “秦苒?”他轻声开口,“起来了。”

    刻意压低的声音,带着一如既往的懒,如同轻风拂过湖面,只起了一层轻微的涟漪,几分不自知的温润。

    秦苒的睡眠质量一直不太好,就算是睡着了,也在无限做梦。

    梦里都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充斥着暴戾的鲜血,横尸遍野。

    恍恍惚惚的时候,耳边似乎有一道声音响起,刻意压低的嗓音回响在耳边,与梦境相撞交汇,梦境瞬间成为一块被击碎的镜子。

    秦苒模模糊糊的睁开眼。

    面对的是一张有些放大的脸。

    认出来那是程隽,秦苒坐起来,咳了咳,“几点了?”

    因为刚醒,她的声音有些哑。

    程隽低头,把手机递给她看,“十二点半,去洗个脸吃饭。”

    “哦。”秦苒打了个哈欠,慢吞吞的把毛毯拿起来,还想叠起来,不过被程隽拿走了。

    程隽直接把毯子直接扔到一边,朝她抬抬下巴:“先去洗脸。”

    等秦苒洗个脸出来,程木已经摆好饭菜了。

    她懒洋洋的伸手,要拉开椅子。

    却没想到有人更快她一步。

    程木不仅帮她拉开了椅子,还帮她倒了一杯茶,声音嗡嗡的:“秦小姐,的茶。”

    上午来校医室的时候,秦苒很明显的感觉到程木态度的变化,不过她对此也不感兴趣。

    就是没想到,一觉睡起来,程木又变回来了。

    秦苒看了他一眼。

    看得程木脸都红了。

    秦苒笑了笑,收回目光,她坐到椅子上,手支着下巴,拖着尾音,不紧不慢的道谢:“谢谢。”

    **

    秦苒吃完饭就回九班上课了。

    等她走之后,程隽才抬头,看了眼程木,气定神闲的开口:“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程木垂首站着,闻言,沉默了一下,“我去的时候,秦小姐已经根封楼兰协商完了。”

    他原原本本的把事情陈述了一遍。

    说完,抿了抿唇,一开始来云城,他对秦苒确实有偏见。

    但秦苒那次救了他之后,他偏见少了很多。

    人总是活在对比中,他总是不经意的拿他女神跟秦苒对比。

    对比后总能找出秦苒的不足之处。

    可现在,摘出自己从旁观角度来看,程木发现秦苒好像很迷。

    表面上普普通通一高中生,认识钱队,认识封楼兰……

    今天若不是郝队在其中插手,他可能还想不到这么多。

    程隽听完,只“嗯”了一声,却并没有多奇怪,“我知道了,明天不用来这里了,去跟着郝队查案子。”

    程木脸色一变,却不敢说什么。

    陆照影脚蹬着桌子,椅子往后滑了滑,看到程木耷拉着脑袋往外走。

    不由侧了侧身:“们刚刚在说什么?”

    程隽眯着眼微微思索着,没理他。

    陆照影没等到程隽回答,余光就看到一个短发小姑娘小心翼翼的推开门进来。

    他一眼就认出来,那是秦苒的朋友潘明月。

    “生病了?”陆照影偏过头,他放下腿,坐直身体。

    潘明月低着头,从陆照影那个方向只能看到苍白的下颌,她轻声回答:“我买药?”

    “药?”陆照影拿着笔在手中转着,笑:“什么药?”

    潘明月沉默了一下,顿了好半晌,才开口:“阿立哌唑,苒苒说们这有。”

    陆照影手中转着的笔一停。

    阿立哌唑,抗精神病药。

    潘明月垂在两边的手紧了紧。

    这个时候,靠在一边根程木说话的程隽抬了抬眼眸,十分自然的走到药柜边,语气平静,“要几盒?”

    “两盒。”潘明月低头。

    “嗯,签名。”程隽从里边儿拿出两盒药,扔到桌子上,语气稀松平常的像是在问吃饭了没。

    潘明月抿抿唇,低头签好了自己的名字。

    拿好药,转身要走的时候,陆照影才听到她一声很浅的“谢谢”。

    **

    下午第一节课是英语课。

    秦苒拿出之前买的新资料放在桌子上,林思然凑过来,“苒苒,上午干嘛去了?”

    秦苒半靠着墙,摸出一根棒棒糖拨开,漫不经心的:“办点私事。”

    林思然本来要问她是不是钱谨郁的事,不过看她似乎没什么事,这一句就没有问出口。

    李爱蓉拿着新资料走进来。

    “啪”的一声把资料扔倒讲台上,眼神一扫:“大家把资料书翻到37页。”

    目光在碰到秦苒的时候,眉头一皱,上午的时候她在九班也有一节课,自然知道秦苒上午不在。

    讲完一道选择题,李爱蓉开口:“们班每次考试都是我带的班中平均分最差的,下个星期就要期中考试了,还有很多人不好好学习,出去别说自己是一中的学生,也别说是我教的们。”

    她对着全班说话,最后目光重点放到秦苒身上。

    九班不是重点班,除了徐摇光,其他人成绩都不是特别拔尖的,李爱蓉只带两个班。

    一个是她自己的尖子班一班,一个是九班。

    带惯了一班那全校前一百的种子生,再带九班的时候自然会嫌弃这嫌弃那儿的。

    讲题目的时候,时不时就会来一句“一班这道题没有一个人错”。

    九班的人挺多了也就习惯了。

    李爱蓉独角戏唱了好几分钟,九班硬是一个人没理她,她憋着气上完一节课。

    到办公室的时候,看到笑眯眯的在根其他老师说话的高洋,忍不住嘲讽:“高老师,管管们班的那群学生吧,高三了还逃课,早就跟说过别什么学生都收。”

    高洋不急不缓的四两拨千斤,“什么逃课,人家有假条,李老师别带眼镜看学生。”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递给李爱蓉看。

    然后拿出教案出去上课。

    十分轻松的,没有半点压力。

    “有什么区别,”李爱蓉被噎,看着高洋的背影,抿了抿唇:“全校倒数第一在们班,看们班乌烟瘴气的,下个星期期中考试能考好就是怪事。”

    办公室里,其他老师低头,都没说话。

    **

    星期六。

    秦苒照例先去医院陈淑兰。

    她去的时候,宁薇还有沐盈跟沐楠都在。

    陈淑兰眉宇间的疲惫之色愈发严重。

    秦苒低头沉默的削苹果。

    不一会儿,门被推开,宁晴拎着一堆东西过来。

    宁薇往前走了两步,接过宁晴手中的东西,一看宁晴身后没人,多问了一句,“姐,语儿呢?她没来?”

    闻言,宁晴笑了笑:“她在家收拾东西呢,明天要飞到京城,去拜师。”

    “去京城拜师,”宁薇笑了笑,“以后肯定能成个大师,语儿可真有出息。”

    沐盈坐在房间的凳子上,目露向往,“京城很繁华的,二表姐好厉害。”

    沐楠结果秦苒削好的苹果,切好放在桌子上,就又坐到一边低头看单词。

    听到有人夸秦语,宁晴自然高兴。

    “苒苒,”到最后,秦苒要走的时候,宁晴才叫住了她,缓下声音,“妈妈告诉一个好消息,那个封总她想让进封氏,封家企业要比林家大的多了。”

    宁晴现在已经联系不到秦苒了,她自知去学校,秦苒也不一定会理她。

    所以特地在她来看陈淑兰的时候说这件事。

    “什么封家?”宁薇诧异的开口,“苒苒不是还在上学吗?”

    “那封家是云城勋贵,主产业在京城,封总的哥哥,就是封市、长。”宁晴笑了笑,“她看中了苒苒,想让苒苒以后去她的企业。”

    听到宁晴说封家要比林家大的时候,沐盈就不由自主的看向秦苒。

    更别说后面宁晴还加了一句封楼诚。

    当初连宁晴听到封楼城的时候,都极为的震动,沐盈这个普通到真实的高一生不由张了张嘴。

    封楼诚这个名字对于她只会在新闻或者报纸上见到。

    猛地从宁晴口中听到跟秦苒还有关系,她有些怔然,沐盈一直觉得秦苒跟她一样运气不好。

    同是姐妹,秦语能住豪宅,坐豪车。

    而秦苒只能跟陈淑兰一起待在破旧的城镇。

    却没想到来到云城,事情跟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秦苒慢吞吞的从盘子里戳出一块苹果,慢悠悠的吃,并不理会宁晴。

    “这个机会千载难逢,”宁晴此时也不计较,只是温和的劝说秦苒,“苒苒,想清楚没?”

    秦苒咬下苹果,拿起牙签再次戳了一块,抬了抬眼,“不去。”

    ------题外话------

    高大花敲着碗求月票了,求们把红包领完吧(ㄒoㄒ)

    晚上三更,然后,接下来剧情就是苒学(高)!神(亮)!要上线了嘎嘎嘎~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