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不就是双泛音跟左手拨弦?

    双泛音不就是指腹浮于弦上,不用按下,需要找好音准的位置,让弦震动的位置受控?

    至于左手拨弦这个动作技巧比双泛音要难,但只要对小提琴稍微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个手法。

    知道这些很自豪吗?

    秦苒的关键点并不在这些,而是秦语对双泛音跟左手拨弦的技巧并不熟练,她双泛音十分僵硬,弦震时好时坏,右手触摸弦的时候有些呆滞,使得发出的震音并不流畅。

    还有她的左手拨弦,问题就更大了,秦语拨d弦的时候总是很沉闷,因为她不敢用力,秦苒估摸着秦语自己也试过,若是声音清脆那她肯定会碰响e弦。

    总之,秦语的基本功还是可以的,但技巧绝对不过关。

    可秦语又偏偏要在一段曲子中炫技,使得一段曲子硬生生被破坏了美感。

    这是秦苒一句“不流畅”的由来。

    不过她没说出来。

    只是拿出耳机塞到耳朵,找个凳子坐好,把音乐声调到最大,整个人眉语间的烦躁才慢慢缓下来。

    因为随着秦语的一句话,整个小礼堂气氛瞬间沉下来。

    乔声收起了脸上的不经意,他转了转头,有些冷笑的看向秦语。

    秦语不太敢看乔声,她一只手的手指掐着掌心,她微微闭了闭眼,然后对着徐摇光开口:“所以就任由她在这里吗?”

    徐摇光这会儿也回过神,他看了眼秦苒,清冷的一双眼中眼瞳很深,又侧过身跟秦语说话:“作为一个小提琴手,势必要受到各种专业跟不专业的人点评,没必要计较。”

    “可是如果我说她在这很影响我心情呢?我无法再拉下去。”秦语也不看秦苒,淡淡的开口。

    徐摇光没立马回答,他思考了一下。

    然后看向秦苒,意思很明显。

    秦语终于松下一口气,站在一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坐着的秦苒。

    乔声张了张嘴,他跳起来,不可思议的:“徐少?!”

    徐摇光还是没说话。

    秦苒手里的手机动了一下,林思然打了电话过来,她接起来。

    表演已经到林思然了。

    秦苒站起来,取下耳机塞进兜里,半眯着一双杏眼,漫不经心的朝乔声道:“到林思然了,走了。”

    乔声似笑非笑地看了秦语一眼,眼里都泛着冰碴子,然后跟在秦苒后面直接离开原地。

    两人走后,小礼堂又安静下来。

    徐摇光的脸色没有什么变化,依旧冷冷淡淡的看向秦语:“人走了,继续。”

    秦语刚拿起小提琴,徐摇光的声音又淡淡响起:“姐姐会弹小提琴?”

    虽是问句,却是肯定语气。

    “她小时候学过,但不认真,学了几年就没学了,还把人老师孩子的头给打了。”秦语开口。

    徐摇光点点头,不再说话。

    眼神有些放空,秦语后来注意了他,发现他听着也没有之前那么认真。

    **

    门外,秦苒已经看到了林思然,她落在九班其他要表演的人身后。

    “想什么,大部队都走了。”秦苒清了清嗓子,低声开口。

    “好像看到个熟人,”林思然微微皱眉,“也不确定。”

    林思然又回过神来,从兜里摸出一个拇指大的玻璃瓶,里面装了一棵植物,直接递给秦苒:“拿着。”

    “什么?”乔声凑过头来看一眼。

    林思然笑了笑,风淡云清的:“一根草,没什么。”

    听林思然这么说,秦苒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

    乔声没太在意秦苒的表情,只是认真看了眼,发现真是一棵草,瞬间也就没说啥了。

    女生真的很无聊。

    **

    晚上,秦语排练完,一脸思绪的回家。

    宁晴正在家里跟人打电话,一脸喜气的样子。

    秦语坐在沙发上,没去练琴,等宁晴通完电话,她手拢了拢头发,似乎不经意的开口:“妈,上次那张纸在哪找到的?”

    宁晴刚挂完电话,一愣,“什么纸?”

    秦语抿抿唇,“就……给外婆收拾东西的时候,有张纸掉出来了。”

    宁晴回想了半天,也只有一丁点儿的印象:“纸?那应该是外婆的东西吧?我不清楚,明天跟我一起去看外婆,顺便问问?”

    陈淑兰?

    秦语对陈淑兰的印象只停留在穿着朴素的老人印象,对陈淑兰并不了解。

    不过这曲谱里的意境还有对技巧都很有考究,秦语自己估摸着应该跟陈淑兰没多大关系,就是不知道她在哪里得到的。

    闻言,略微点头,“我明天跟一起去看外婆吧。”

    因为秦语发现,徐摇光对她那首改编新曲的兴趣比她拉其他的音乐要多,可曲谱只有一张。

    不过秦语没把那曲谱跟陈淑兰关联上,只能说,碰碰运气。

    **

    次日,秦语难得跟宁晴一起去看陈淑兰。

    “妈,语儿来看了。”宁晴把陈淑兰的床摇起来。

    陈淑兰病恹恹的,精神状态都不好,说话的声音也有气无力的。

    秦语没坐床边,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她十分关心的问候了陈淑兰好几句,到最后,要走的时候,才帮陈淑兰盖了被子,“对了,外婆,上次我妈帮整理行李的时候,我好像看到有张纸,上面就是一堆符号。”

    怕陈淑兰看不懂简谱,秦语换了个说法。

    “您还有其他的吗?”

    陈淑兰说话的时候,状态都挺不好的,没跟秦语说几句话,唯独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精神一振,看向秦语的眼神精光毕现。

    ------题外话------

    **

    早上好~

    1.明天更新在下午一点,很多字。

    2.花花围脖:一路烦花001,今天围脖有个抽送手办活动,欢迎大家来参加。

    3.首订成绩对一个作者来说很重要,然后花花pk又太惨了,所以明天如果有能力帮花花全订的,希望宝宝们能帮花花全文订阅。

    一路走来,真的很不容易,pk一直连跪,但每次看到们积极的留言积极的帮花花拉票,我突然觉得好像跪也没什么了,我能所跟们一起努力的,就全力以赴认认真真写我的文。

    最后,我们明天见^_^

    ps:q阅维护,十点以后的评论都被系统删了,大家不要慌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