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程隽本来没打算进来,就在外面等着。

    陆照影下了副驾驶,说自己想要喝咖啡很久了。

    程隽想了想,也抬脚往这家咖啡店走。

    这个时间点咖啡店没什么人,一眼看过去,就能看到窗边坐着的三人。

    程隽站在店门边,秦苒背对着他,这个角度看不到她的脸,却能看到她对面的那女人,下巴抬的高,有种颐指气使的劲儿。

    陆照影找前台小姐姐点了一杯咖啡,“一杯,打包带走,谢谢。”

    程隽没要咖啡,只微靠着前台,懒洋洋地看着秦苒的方向。

    嘴里咬着烟,人没动。

    拿好咖啡,陆照影便要出门,他也就找个借口进来,没真要打扰秦苒。

    两人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一个让人不太舒服的声音:“猜猜……我会让在云城找到愿意给打官司的律师吗?”

    秦苒她们说话的声音不低,只要稍微注意,就能听得清。

    两人都知道许慎那回事儿。

    眼下,那女人是在威胁秦苒。

    陆照影跟程隽混这么多年,在京城也没找到一个敢跟隽爷叫板的人,敢这样做的,都被隽爷按死了。

    程隽脚步果然顿住,他微微偏了头,笑。

    脸上没什么表情,言简意赅的三个字:“陆照影。”

    陆照影已经摸出了手机,电话已经按通。

    不等秦苒开口,他直接冲着电话那头道:“戚大律师,听到没有,再不来云城,我们都沦落到找不到律师的地步了?”

    快到十月的天气,天还是热的,咖啡店下午没什么人,空调早就关了。

    空气中莫名的燥热。

    突如起来的声音让秦苒这边一触即发的火药味暂时消了点儿。

    秦苒微微侧过身,就看到陆照影拿着手机,单手插在兜里,挑眉看向这里,笑眯眯的,可身上的气势却强。

    陆照影朝秦苒抬抬下巴,继续对着手机那边道:“戚呈均,谁跟开玩笑呢?尽早来。”

    他随手挂断电话。

    “这位女士,我这个人从不玩阴的,我让找律师,几个都无所谓,”程隽看了眼那两人,“也猜猜……看到最后是死还是我死。”

    程隽目光落在秦苒脸上,又滑到她的右手,沉声,“过来,我们走。”

    戚呈均?

    坐在椅子上的林婉对这个名字很熟悉,因为前段时间,她夫家惹到了一起很严重的经济纠纷。

    本来是必死之局,老爷子在最后请来了这位听说没有过败绩的戚律师。

    林婉是高嫁,但她嫁的那个家族在京城也就排在末梢,至于顶级的那个圈子,她连碰都没碰过。

    也是因为那件事,她才知道这位戚律师神通广大,在京城名气非常大。

    若不是因为他欠老爷子一个人情,就连老爷子都请不到他。

    林婉打量着程隽陆照影两人,两人身上的料子穿的很好,但没有牌子。

    宁晴看到两人,瞳孔一缩。

    医院里程隽拿着手术刀在她面前比划的事记忆犹新。

    她脸色有些微白。

    林婉往外面看了一眼,三人上了一辆黑色的车。

    隔得远,只看到十分明显的挂着“京”的车牌号,还有大众标志。

    她沉着脸,嗤笑,“能知道戚律师,那两位应该也是京城的人,只是……他以为我不知道戚呈均吗?”

    戚律师是这么好请的?

    林婉收起桌子上的支票,脸色却不太好,原本以为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女生,不用废多大劲儿就能摆平,现在看来,好像有点麻烦。

    隐隐的,心底有些不安。

    一边的宁晴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手有些抖。

    **

    秦苒手印出了血,便坐着程隽的车去校医室。

    校医室这会儿上课,没人,挺安静的。

    秦苒就坐在一边的凳子上,腿微微搭着,牛仔裤对她来说有些短,露出一截清瘦的脚踝。

    程隽拿了绷带,单手撑着秦苒后侧的椅背,去拿后面摆着的药,表情挺冷。

    两人都没太在意,直到程隽往前一倾,两人距离挺近,秦苒放轻了呼吸。

    程隽手顿了一下,又很快收回,目光沉沉落在她的右手上。

    “这只手不要用力,我说过多少次了。”程隽低头拆开了纱布,检查了一下伤口,神色不悦。

    这年头的孩子是都这么叛逆吗。

    他把带血的纱布扔到垃圾桶,拿出棉签,声音挺冷的,但动作却小心的不行。

    “反正是右手,我是左撇子,没事。”秦苒手支着下巴,笑了笑,挺无所谓。

    “右手就不是的手了?那干脆不要算了。”程隽声音压低,听不出来这么波澜。

    但莫名的,秦苒听出了怒气。

    秦苒侧眸开口,“我开玩笑的。”

    “伤口很深,不好好恢复很容易留疤,有隐患,”程隽“嗯”了一声,拿起药粉洒在伤口上面,“一点力也不能使,懂?”

    秦苒点头说好。

    “别生气,我刚刚就是一时忘了右手的伤。”秦苒依旧支着下巴,挺漫不经心的笑,“反正一出血我就来校医室找,那就没事了。”

    程隽微愣,心湖像是被被丢了一颗石子,在水面上激起了一层层涟漪。

    他应了一声,慢吞吞的开始包扎伤口。

    **

    这一边,宁晴没有跟林婉回去。

    而是去了一趟医院。

    “怎么现在来了?”宁晴每天早上都会去看陈淑兰,呆上一个小时左右就走。

    时间很规律。

    所以傍晚看到宁晴,陈淑兰有些奇怪。

    宁晴拿起一个苹果削皮,她显然很久不做这样的事了,削得特别慢。

    “是关于苒苒的事,”宁晴沉默半晌,终于开口,“她跟许老师的儿子起了矛盾,小孩子之间的事,要闹上法庭。”

    她将事情简略说了一遍。

    最后叹气,“妈,苒苒只听的话,帮忙说一声,她也就手伤了点,别人两只手都被她打断了,她干嘛要因此得罪人家副局。”

    “说什么?”陈淑兰胸口起伏的站起来,“苒苒手受伤了?”

    “也就右手伤了,缝了几针,她是左撇子,完全影响不了她……”

    宁晴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陈淑兰打断,“也就右手缝了几针?谁告诉苒苒是左撇子的?她那右手……有多重要知道吗?!”

    ------题外话------

    陆照影:讲个笑话,隽爷说他从来不玩阴的。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