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很突兀的敲门声。

    众人的目光下意识到转过去。

    许奶奶这会儿坐在凳子上,拿着茶。

    她有了靠山,就扬眉吐气了,斜着眼看着秦苒他们,听到声音,也转了头。

    一眼就看到了年轻的警务员。

    “请问秦苒小姐是哪位?”警务员在人群中扫了一眼,最后目光停留在那穿着衡川一中校服的女生身上。

    那女生侧着脸,但依旧能看出侧脸漂亮的轮廓。

    皮肤很白,校服规规矩矩的穿着,是敞开的,里面的白色衬衫沾了几滴血,勾勒出柔韧纤细的线条。

    全场那么多人,就这个人最惹眼,警务员目光下意识的落在她脸上。

    等到那女生微微抬了眸,询问的看着她,警务员才反应过来她是秦苒。

    “秦小姐,江厅长请去休息室一趟。”警务员微微欠身,“请这边来。”

    秦苒顿了顿,一只手还放在兜里,她微微侧着头,稍微眯眼,开始想究竟是谁找她?

    她熟悉的……好像没啥姓江的?

    林锦轩询问地看她一眼,秦苒抬了抬下巴,挺随意的开口,“没事,我去看看。”

    她往门外走。

    江回是从京城“流放”过来的,放在古代,妥妥的就是钦差大臣,相当于特使。

    直接代表这边的最高领导层。

    沈副局长肯定认识,可他不知道这警务员口中的“江厅长”跟他知道的江回是不是同一个人。

    看到这警务员让秦苒过去,越过他直接去休息室。

    沈副局长十分惊讶,他不由看了眼出门的秦苒,十分客气地询问警务员,“这位江厅长是……”

    警务员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直接转身离开了。

    **

    休息室,江回年近四十,保养的好,如同三十岁出头。

    岁月没在他身上留下什么痕迹。

    他坐在椅子上,伸手倒了两杯茶,瞥了站在门边的那修长的身影一眼,哂笑,“先坐会儿,喝喝茶,已经让人去查了,看这么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

    这位爷的事儿可不能耽误。

    谁知道匆匆赶来,竟然只是高中生之间的纠葛。

    程木坐在一边,心里疯狂点头。

    可不是吗,一个电话就能搞定的事儿,非把江回也弄过来,这得耽误多少事儿?

    搁古代,他们家隽爷妥妥一昏君。

    陆照影摸摸自己的耳钉,偏头,“江小叔,人还没来?”

    “急什么。”江回这会儿倒也好奇了,究竟是哪个小姑娘,能让这两人这么急?

    窗外能看到两个人影过来。

    江回拿起茶杯,淡定的开口:“看,这不来了吗?”

    说完,目光倒不转移。

    程隽表情挺寡淡,一双桃花眼半眯着,双手环胸,懒懒散散地靠着门框,身影修长。

    熟悉的人影出现在眼帘。

    程隽下意识的站直,目光落在她身上。

    小姑娘跟在警务员后面,微微低着头,慢慢走过来,校服外套挺宽松的,披在她身上显得她越发清瘦单薄。

    敞开外套,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衫。

    有血迹。

    程隽五感灵敏,人都还没来,就闻到一股很浓的血腥味。

    程隽斜靠在门边,定定地看了她几秒,表情挺冷漠的,“右手。”

    秦苒一抬眼,就看到程隽站在门边看着她。

    她抿唇看了他一眼,然后慢吞吞地抽出兜里的手。

    来往这么多人,好像没啥人发现她手的问题。

    陆照影看到秦苒好好的来了,微微放心,可下一秒,他看到秦苒的手指从兜里拿出来。

    小姑娘的手细白,指甲都修剪的干净盈润。

    陆照影不止一次跟程隽说过,那是一双钢琴家的手。

    此时这只手沾了猩红的血。

    有干涸的,也有还在往下滴的。

    程隽垂眸,低头,用手轻轻掰开她的手指,里面两道伤口,横穿手心,刀口很窄,不知道过了多久了,还是有血不断渗出来。

    程隽是医生,又怎么能不知道这伤口是有多深?

    他沉沉看了那手一会儿,眸底光影浮沉,“程木,把车开过来。”

    那伤口看着真是狰狞,程木看了一眼,那张木头脸上没啥表情,就是唇不经意的抿了抿。

    沉默着去开车。

    陆照影回过神来,他盯着这触目惊心的伤口看,倏然站起,“怎么回事?”

    江回本来就陪这两人走一趟,眼下看程隽那表情,说来这么多年,他还真没怎么见过程隽发什么大火,眼下让他都忍不住侧目。

    不由坐直身体,偏头看了眼站在一边的局长,茶杯磕在桌子上。

    发出“哐啷”一声响。

    局长刚回家,屁股下的凳子还没坐热,就被警务员一个电话打过来。

    江厅长来他们局里巡查了!

    他不认识程隽跟陆照影,但却认识江回,见江回对程隽这么客气,眼下又摔了茶杯,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

    “怎么回事?们还动私刑了?!”他立马偏头,问警务员。

    警务员把带来的口供递给江回,又把了解到的复述一遍。

    休息室很安静,除了他的声音没有其他人开口,警务员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程木去取车了还没回来,陆照影在京城横行霸道惯了,秦苒被他划到自己圈子里。

    “嗤——”

    一声轻笑。

    警务员心里一阵疙瘩。

    他小心翼翼地抬头。

    “私了公了都给他们来一遍,啧,”陆照影随手扯了下衣领,耳钉都泛着一层冷光,走到门外,偏头,朝警务员抬了抬下巴,“他们人在哪儿呢?”

    四九城都从来没人敢在程公子面前说这句话!

    ------题外话------

    二更,十分感谢大家支持卑微花,这次PK看到了曙光,比心我滴狗子们(*'ε`*)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