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抱歉,个人原因,我也不清楚。”手机那边的声音依旧很礼貌。

    林锦轩遗憾的挂断电话。

    他低着眼眸,睫毛垂下,看不清眼底。

    没有心情再下楼吃饭,他坐在书房的椅子上,略显烦躁地看着手机。

    不过五分钟,信息就提示一笔钱到账的消息。

    “遇到了麻烦?”不多时,林麒推门进来,随意的问着。

    林锦轩向来天才,大一时,就跟人合作开了一家公司,具体内容林麒并不清楚,不过也知道他有自己的主见。

    鲜少看见他这么忧虑的样子,连饭都没吃。

    林锦轩按着眉心,点点头。

    他抽出的一根烟也没点上,就在手上把玩着,温润的脸上表情淡的要命,眉宇间敛着烦躁。

    “是有点儿。”半晌后,他有些认命的叹气。

    就没再多说。

    好不容易跟那些人联系上,他花了大价钱,最后这一单还是被拒绝了。

    **

    衡川一中。

    秦苒没去上自习。

    她抬头看着校医室的门,门上的灯是亮着的。

    晚上校医的上班时间是六点到九点。

    她去的时候,陆照影正在应付一个小姑娘。

    饶是再怎么浪,应付了一天的小姑娘,陆照影也有点儿不耐了,不过还是礼貌的应答着。

    好不容易请走这位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姑娘,他一抬头,就见中午那个打群架的大佬站在他几米远处。

    秦苒长得好看,两条腿笔直修长,睫毛又长又密,微微垂着。

    “同学,有什么事吗?”陆照影顿时神清气爽。

    手撑着桌子,笑问。

    秦苒半眯着眼,目光在不是很大的校医室扫了几眼,漫不经心的,“请问们招兼职吗?”

    陆照影一愣。

    他看着秦苒。

    秦苒想了想,然后低声道:“打扰了,我挺缺钱的。”

    嗯,她现在很缺钱。

    陆照影目光落在秦苒身上,对方外面松垮的套着校服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衬衫,那白衬衫不知道被穿了几年,有一点点的毛边。

    对比刚刚进来的那个小姑娘,特地脱了校服,穿着漂亮的当季新款裙子,一向不知道怜香惜玉为何物的陆少爷,目光顿时就变了。

    陆照影侧过头,看了眼程隽。

    今天一天,来校医室的女学生都冲着程大公子来的。

    可他连头也没露一个。

    陆照影自己是想留,校医室也缺人,不过明天京城伺候这位大爷的管家要到云城了。

    “抱……”

    陆照影还没说出口,一声带着些隐秘的笑意从里面低低传来:“会做饭吗?”

    声音的主人抬头,好看的桃花眼半眯着。

    秦苒看着对方,那双眼染了细微血色朦胧得醉人,她点头:“会。”

    “中午和晚上,工资日结,明天开始,可以吗?”

    “行。”

    等秦苒走后,陆照影伸手合上了自己的下巴。

    他向来藏不住话,八卦之心燃起,可不敢惹程隽,委婉开口,“忘了明天程管家来?”

    “让他呆别墅。”程隽懒洋洋的靠在沙发背上,屈指拿了根烟。

    因为刚醒没多久,他声音还是刻意压低的闷。

    陆照影还想问,身上的电话响了。

    是京城那边的刑警大队队长,他捂住手机喇叭,又抬头看向程隽,低着声音:“是郝队,有……”

    话还没说完,就被程隽打断。

    “让他去找帝都大学教授。”程隽没找到打火机,又放下烟。

    陆照影沉默了。

    以前刚跟程隽一起混,他总觉得自己智商不够五十。

    后来程管家告诉他,程隽韦氏智力测试的结果,陆照影就淡定了。

    天才的思想跟交流方式,他不太懂。

    陆照影理了理桌子上的病例卡,又想起了什么,“隽爷,说徐老真找到接班人了?不会吧,他儿子跟孙子都不入他的眼。”

    诺大的京城人才济济,徐老花了大半生也没找到一个。

    云城这个小城市不管从哪个角度上都一般都要命,这一下就找到了?

    程隽半眯着眼,勾着衣领笑,“他没必要开这种玩笑。”

    **

    秦苒回到九班。

    晚上自习,化学物理跟英语老师发了卷子。

    自习时间到六点到十点。

    三张卷子做完,时间也差不多了,连下课都没人走动。

    林思然一直想找秦苒说些什么,可这点时间做卷子都呛,她又是个好学生,做卷子的时候不敢说话,她没找到机会。

    秦苒把卷子放到一边,拿起自己晚上刚买的一本书翻着看。

    她看得很慢,林思然偶尔看过去一眼的时候,还能看到她拿着笔似乎在写什么。

    等下自习,各科课代表收卷子,林思然才找到机会。

    林思然把卷子放到一边,看着秦苒结结巴巴的:“……怎么……”

    秦苒手上还拿着书,一手支着下巴,侧身懒散地倚着墙,勾着一边嘴角,日光灯打在她脸上,那张精致的脸有些冲破天迹的邪,“我什么?”

    “就、就是傍晚为什么那校……”林思然脑袋一片浆糊。

    她大概是想问,魏子杭看起来很听她的话。

    秦苒将书合上,眉眼挑着,十分认真的开口,“因为我曾经,真的很有名啊。”

    林思然愣愣的,没反应过来。

    后排。

    徐摇光放了笔,物理大题还有一小道空着。

    “也有不会做的啊?”乔声凑过头来,他空的多,大部分空着,徐摇光就空那一小个空。

    “嗯,下自习问问秦语。”徐摇光目光清清冷冷的,“我先收卷子。”

    他是物理课代表。

    徐摇光手上拿着物理卷子,慢慢收到秦苒跟林思然那一排。

    秦苒桌上的三张卷子都是空的,就写了名字,那字迹实在算不上好看,像是刚学会写字没多久的。

    徐摇光垂着眼眸,想起了秦语好看的一手小楷。

    “啊,秦苒,物理老师就是个大魔头,他的卷子不能不做,抄我的!”林思然立马把自己的卷子推给秦苒。

    徐摇光垂着眼眸,头也没抬,冷淡又厌烦的,说了一句老师经常说的话,“抄作业不如不写。”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