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话音刚落,九班就传来了切切私语声。

    寸头少年坐好,拿了本书往徐摇光背上戳了戳,“这么巧,她竟然分到了我们班?”

    徐摇光靠在椅背上,双手环胸。

    他眉眼生的俊朗,眉头蹙着,表情看起来有那么几分不爽。

    “怎么说,乔声,认识新来的同学,男的女的?”乔声的同桌凑过头来,充满兴味。

    高三伊始,各科老师抓的紧,也就这么点乐子。

    一听这话,后排的一堆人都凑到一起。

    “女的,不过们别期待。”乔声手搁在桌子上,抿着唇直笑。

    他没提那个新同学是秦语姐姐,秦语是被徐摇光划到他们圈子的人,且徐少对秦语的心思也不是什么秘密。

    “怎么说?”一听是女的,后面几排的一行人显然激动。

    “她是留级生,宁海村人,”乔声摇头,“宁海村们知道的,省三大扶贫地点之一。”

    听完这话,一群少年的心思顿时歇了大半。

    脑子里顿时浮现新闻上那些面黄肌瘦的孩子模样。

    对新同学瞬间没了期待。

    “他妈,乔声,不带这样的,都不给我一个想象的空间。”隔壁的少年长腿伸在过道上。

    高洋说了一句,却没见秦苒进来,他又偏头,神色温和,“秦苒,快进来。”

    秦苒还在教室外边儿,手里抱着一套校服,还有几本书。

    她单手抱着书,校服就放在书上。

    另一只手拿出手机看,她手机上联系人少。

    是顾西迟的消息,秦苒看了一眼,就随意的塞回兜里,听到高洋的声音,她抱着书跟校服往教室里面走。

    乔声转着手中的笔,压低了声音,“徐少,说她该不会是害怕怂了吧,我搜了一下,宁海的教育也不好。她也真勇气可嘉,竟然敢来一中。”

    徐摇光低头看了眼手机,然后拉开椅子站起来,“秦语小提琴训练,我去一趟礼堂。”

    徐摇光最初看上秦语,就是因为秦语在开学典礼上的小提琴表演,把小提琴拉得这么美的人分外招人。

    徐摇光从后门出去。

    与从前门进教室的秦苒正好错开。

    “艹,他这也太让人嫉妒了,”乔声可没徐少那么大胆子,郁闷开口,“我也想去看秦校花拉琴,新同学有什么好看的。”

    他身腿踢了踢同桌,想要找到知音。

    同桌没说话,而教室里也陷入诡异的安静,窃窃私语瞬间消失。

    一个个都愣愣地看向讲台,悄然无声的教室昭显着他们的惊愕。

    “我是秦苒。”秦苒换了只手抱书,左手拿了粉笔,在黑板上写了名字。

    分明是挺有礼貌的。

    几分明显有收敛的乖戾。

    可那漫不经心的动作,随意却又分明带着不甚明显的狂。

    九班还是没人说话。

    很安静。

    高洋指了一个空位,笑眯眯的,“坐那里,林思然,下课给新同学介绍一下校园。”

    扎着马尾的少女一个机灵回过神,她脸红了红,然后站起来,让秦苒进去。

    乔声还有后排的几个男生没期待新同学,但也在心里大概勾勒了。

    依照新闻上,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皮肤肯定不好,粗糙又暗淡,气质也绝对比不上秦语。

    然而现在,这些所有想象全都被推翻。

    九班安静了两分钟后,是大片的吵闹声跟吸气声。

    黑板上的字一笔一画的,歪歪斜斜的并不生硬,不算好看的字却个性十足。

    如同她那个人一样。

    长发过肩,皮肤极白,一双腿修长笔直,那双杏眼半低着,又黑又亮。

    透着玩世不恭的随意。

    又氤氲着寒凉。

    教室里的人都在看她。

    精致的眉眼间低低地敛着几分邪,嘴角是漫不经心的弧度,很社会的社会姐。

    气场强大,所过之处,那些男生伸到过道里的脚全都收了回去。

    “卧槽,这妹子够野,要命的好看,乔声,消息不对啊!”

    “赌车辣条,校花要换。”

    “……”

    林思然想跟新同学说话,带她逛逛校园,可对方一手支着桌子,侧着眉眼,就这么坐着。

    恣意张扬。

    一身大佬气场,直到下课了她都没敢说一个字。

    一节课后,秦苒随手把校服套在自己身上,找了高洋要了份住宿表,顺带请了假。

    **

    四十分钟后,林家。

    “秦小姐怎么又回来了?还没放学吧?”张嫂开了门,看到是她,眉头拧着,目光是审视也透着严苛。

    秦苒言简意赅的,抬眸,“让开。”

    那双眼睛并不是纯粹的黑白分明,还透着细微的血丝,本寒凉的眼睛狠跟乖戾悄然上浮。

    张嫂心下一紧,下意识地往后倒退了一步。

    秦苒直接上楼。

    楼下的张嫂反应过来,撇撇嘴。

    若不是看在秦语的面子上,林先生会同意她来林家?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楼上,秦苒找到宁晴的门。

    门半开着,能听到里面的声音。

    秦苒脚步一顿。

    是宁晴的声音,委屈又烦躁,“您说我偏心,可我能怎么办?等过几天,林家那几个小姑子过来,她们问起来,我怎么解释?”

    陈淑兰病得厉害,有气无力的,“什么?”

    “难道要我跟她们说,秦苒她打架被人退学了,来云城借读?”宁晴开口,几乎是怨恨的,“说她十九岁了还在高三,还跟语儿一个年级?这样丢脸的话我怎么说?林家那些小姑子原本就看我不顺眼,您以为豪门太太这么好当的吗?”

    宁晴承认自己偏心秦语,秦语自小聪明,带出去长脸。

    她在豪门日子不好过,林麒言明他们不会有第二个孩子,她一生心血倾注在秦语身上。

    秦语也争气,不仅优秀还深得林麒喜爱。

    秦语是她的盼头,说一点也不偏心,那不现实。

    门外,秦苒抬脚,踢开门,又狠又暴躁。

    ------题外话------

    早上好~

    苒姐是真有病,社会人中的社会人,人狠路子野,不是玩笑。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