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18层的人瞬间没话了。

    有人可能没听过宋律庭是谁,的那稽查院的,谁能不知道何院、封院这些人?

    谁不知道京城的刑警大队?

    这大概是圈子里大部分人都想要与之合作的人物。

    罗谦瞬间就震惊了,他看了背后的潘明月一眼,瞬间就觉得对方高大起来,同对面的刘姐惊叹道:“卧槽,我一直以为她就是个青铜!”

    想到自己之前一直在她面前吹范童娅,罗谦不由摸了摸脑袋,然后看向之前内涵潘明月的那男人,故意同刘姐说的更大声。

    他声音实际上也不小,周围不少人都听到了。

    之前一直内涵潘明月的男人瞬间没有话了。

    范童娅也看了潘明月一眼,抿了抿唇,眸光深了些许。

    办公室里都是没有秘密的。

    潘明月这件事不仅仅在18层传开了,其他层的人也有所耳闻。

    连在办公室的江科长也觉得万分惊讶,他拿着反馈的报告,看了好半晌,一开始他把潘明月弄到自己的科室,完全是因为江忆凡,后来确实起了惜才之心,为她铺了路。

    但也没曾想到,这个他女儿求他罩着的学生,归根结底,根本就用不着他来罩。

    **

    晚上下班。

    潘明月看到了停在不远处的陆照影的车子,就同罗谦刘姐告别。

    两人昨天对陆照影的车子印象深刻,今天知道能在七年前就参加大案子的潘明月可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也没有多问,朝潘明月挥了挥手,就直接告别。

    “你有没有觉得,小潘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东西。”刘姐看着潘明月的背影,不由道:“有着不符合同龄人的安静。”

    罗谦看她一眼,挠挠头:“刘姐,这是淑女吧?”

    刘姐就没再跟罗谦说话了。

    陆照影没有在车子上,他把车停在路边,自己蹲在路边,在跟坐在路边的流浪汉说话。

    三月,京城温度也不是很低。

    潘明月到的时候,陆照影正在认真聆听流浪汉的自白。

    看到她的人,蹲在路口的陆照影抬了抬头,“先去车上等我。”

    他用口型到,因为蹲着,背对着光,他脸上没有以往看到的纨绔,平白多了几分清和认真。

    潘明月看着他,大概有几秒钟的时间,想了想,这才进了陆照影的车。

    陆照影依旧蹲在原地,倾听流浪汉的话。

    等对方说完了,他才朝流浪汉挥手。

    流浪汉并不脏,他满脸的络腮胡,一双眼睛看起来有些沧桑,对陆照影道:“我一直都在这个路口。”

    陆照影起身,朝他笑了笑,朝车子走去。

    陆照影同流浪汉交流过两次,对方现在说起自己的家人已经很平静了。

    他从流浪汉的语句中,体会流浪汉现在的想法。

    等他上了车,潘明月已经坐在了后座。

    陆照影把手中的袋子给她。

    里面除了她的药,还有一杯奶茶。

    她跟秦苒高中最喜欢的口味。

    陆照影带她去吃了一顿饭,这才把车开到京大,宋律庭在京大附近买了房,但潘明月很少进去住。

    秦苒一行人对待潘明月十分小心,陆照影在距离京大的一段路上,就把车停下来,他朝后视镜看过去,轻声道:“到了,小心点。”

    “谢谢。”潘明月小口喝了口奶茶,朝陆照影道谢,这才下车。

    **

    吃完饭,这个点,天色已经不早了,路灯渐次亮起,路上的人并不是特别多。

    潘明月慢慢朝寝室楼走,周围的喧嚣似乎与她格格不入。

    寝室楼下,不少情侣依依惜别。

    潘明月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安静的往寝室楼走。

    只是眼眸有些涣散,不知道在想什么。

    刚要走进寝室楼的时候,整个人的胳膊被狠狠拉扯了一下。

    潘明月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光影明灭中,就看到了封辞的一双眼睛,他那张脸看的起来比以前更加凌厉了,“你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要闹到什么时候?”

    这句话,把潘明月从回忆中拉扯出来。

    她看向封辞,对方看起来比两年前要成熟的多,眉眼深邃,一身风衣一如既往的干净平整。

    潘明月抿了抿唇,刚要扯出自己的胳膊,就感觉自己被人不轻不重的往后扯了扯。

    封辞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退了一步,他朝对面看过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对方耳钉反射着的光芒,封辞不由眯了眯眼,也看清了对面人。

    对方穿着一身休闲装,领口的扣子没扣上,嘴里斜斜的叼着一根烟,看起来有些不拘小节,眉眼挺嚣张的。

    有些眼熟。

    “你上去。”陆照影低头,朝潘明月看过去,随意的弹了弹手里的烟灰。

    潘明月没想到她跟陆照影分别了,对方竟然没有走,一直跟在她身后。

    她不由想起了以往很多次,对方是不是都没走,一时间倒也忘了猛然遇到封辞掀起的回忆,只跟陆照影点头,然后进了寝室。

    “没事吧?是不是工作出什么事情了?”到了寝室,三个室友都回来了,江忆凡看着潘明月的样子似乎有些不对劲,不由问。

    潘明月回过神来,她朝江忆凡笑了笑:“没事。”

    末了,又问,“你爸爸是不是在稽查院?”

    江忆凡不动声色:“是啊,说不定你们俩还在一起工作呢。”

    潘明月看她一眼,没再说话,只是拿着毛巾,去卫生间的时候,下意识的来阳台看了看,楼下面,陆照影跟封辞的身影都不见了。

    **

    翌日。

    星期四,潘明月按部就班的去上班。

    今天她是坐地铁来的,在隔壁的那条街道下车,因为赶得很早,路上的人并不是很多。

    在路口处正好碰到了刚下公交车的刘姐。

    “明月!”刘姐拿着公文包,朝她挥了挥手,她今天车限行,没有开车过来。

    潘明月咬着煎饼,朝刘姐笑了笑,“刘姐,早。”

    看起来精神状态很好。

    等刘姐过来的时候,她也看到了不远处的流浪汉,他还在昨天跟陆照影说话的那个位置,正慢吞吞的爬起来,盯着一个方向看。

    “你在看他啊,挺可怜的。”刘姐看到潘明月的方向,不由开口解释,“他双胞胎儿子一个考到了A大,一个考到了京大,在送他们来京城的时候,这个路口出了车祸,两个儿子跟妻子死在了这场车祸,就剩他一个半残废的人。从此之后就一直在这个路口没有走,公司里的人都知道,有时候都会给他带一点东西。”

    潘明月安静的听着刘姐说话,在进稽查院大门的时候,朝身后看了那流浪汉一眼。

    稽查院大部分人来的都很早。

    潘明月刘姐都先去了休息室泡茶泡咖啡,两人刚倒好水,江科长跟他的助理就到了。

    “刘副院他究竟什么意思?这种任务为什么要分配给18层,我都说不接了,我要对我们18层的人负责,何院呢,我去找何院!”老远,就能听到江科长怒气冲冲的声音。

    江科长人一直很好,这是潘明月第一次听到他这么生气的声音。

    “应该是江东的任务,”听到声音,算是办公室的老油条刘姐拧眉,见潘明月不解,便解释道,“政界就是这样,就算你不斗,你也是别人的眼中钉。江东的案子五个月没破,上面发了通知,半个月内必须要破掉,一个个推卸。但这件事总要有人做,就踢到江科长这里了,一个不好,我们都要受到牵连。”

    刘姐摇了摇头。

    潘明月喝了一口茶,就没说话,江东的案子她之前有过耳闻,不过此事跟她没有直接联系,她回到位子上开始写申请报名表。

    中午休息时,她才跟着刘姐,把报名表送给17楼人事部。

    17楼办公室门没关,她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声音,正是江科长的,“别想给我们18楼踢皮球,你们两派争斗,想要搞下我就直说,别来这些虚的!”

    “这些任务也不是我分配的,”刘副院不急不缓的,跟之前在江科长办公室是两种状态,“江科长,你要是觉得你不能胜任,你可以辞职,我会找能胜任的。”

    两派斗争就是这样,江科长知道,自己是着了别人的道,挡了别人的路,没了这次,还有下次。

    他眸中思绪万千,稽查院前后换血了一半人。

    他不属于任何拍戏,但却成了别人的绊脚石,这次怕是逃脱不了,但他临走前,也不能连累手底下的人。

    好半晌,他疲倦的抬头,“我会辞职,18层的人你不许……”

    “刘副院,江东的案子,我们接了。”潘明月站在门口,打断了江科长的话。

    刘副院朝门口看了一眼,一个******的乳臭未干的丫头,他嗤笑一声,不太在意,“你?”

    眸底与话语里的轻视似乎要倾巢而出。

    江东的事件,上面下的最后通牒,半个月,谁都知道,上面五个月都没查出来的案子,半个月能干什么?这哪里来的乳臭未干的丫头大放厥词!

    潘明月手抵着眼镜,眼睑垂下,温和而又平静的道:“嗯,我。”

    ------题外话------

    **

    安~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