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通稿写好没?”陈宇往椅子上一坐。

    公关把电脑转过来给陈宇看,“已经好了。”

    资料秦苒给了很多,公关只需要加工一下。

    “那就发吧。”陈宇漫不经心的想着,他本来想温和一点的处理,但秦影帝这么简单粗暴,他也就趁热打铁了。

    秦修尘身为娱乐圈的顶级流量,向来低调。

    微博除了有几条秦苒跟她几个朋友的消息,其他除了广告还是广告。

    连自拍都没得几份。

    他再超八卦这条微博上发了评论,99%的网友第一眼看到都觉得是高仿。

    还有1%,可能是不认识秦修尘的人。

    毕竟秦修尘现在在圈子里是除了名的洁身自好、温文尔雅,“qn”这种话怎么可能会从秦影帝口中说出来?

    直到点进去看到过亿的粉丝值,点进去的网友手都抖了一下。

    【我对真的太失望了。】

    【秦影帝求清醒一点!!讲道理,她不配!!】

    【+1】

    【+8012】

    【她这个人摆明了就是来蹭热度抱大腿,秦影帝是被下降头了?】

    【……】

    【我尼玛!!大佬真身??!!】有人已经看完秦影帝的微博回来了。

    【此时此刻,真香。】

    风向瞬间倒戈。

    诸位网友也默默去爬了秦影帝的微博,又跟着网友评论爬到秦影帝的工作室。

    键盘侠之所以叫键盘侠,,回来后,义愤填膺的他们给超娱乐发了一个长评——

    【我qn的炒作!唯一一个被秦神叫“姐”的人,有秦神这个炸街热度,她捆绑十八线的意义何在,图她智商低,图她不够红,还是图她粉丝少??】

    这最后一句,众人发现竟然无法用语言反驳。

    宋青青是娱乐圈的当红小花,粉丝不少也够红,但这是相比较于普通人而言。

    对比一个曾经让微博瘫痪两次的秦苒……宋青青确实是不够红,粉丝也少。

    至于智商低……

    更没办法反驳了……

    不说其他,单就拎出“江山邑”这三个字出来,无论是威望还是粉丝数,宋青青都打不过,宋青青是纯流量,秦苒是实力兼并流量。

    这一点,说得还想狡辩的宋青青粉丝完全没脾气。

    然而,这还没完——

    紧接着,众人又看到陈宇让人发的通稿。

    很简单。

    整整齐齐的一份考试成绩单,跟着看热闹的某高校学生目瞪口呆——

    【卧槽,她就是我们学校校长每年都会跟新生说的那位学姐?】

    【原来她就是让我怀疑我只是个草履虫的那个学姐(微笑)】

    【没什么,她也就是连续拒绝M大两次的邀约而已(微笑)】

    【也就是一年修完所有学分而已(微笑)】

    【也就是明明是理科天才却偏偏考了文科状元(微笑)】

    之前何晨的微博就转发新闻稿,微博认证只是“新娱记”记者,这会儿被秦修尘的工作室贴出了新闻稿,S大的学生很快就认出了这位就是毕业了好几年依旧是学校论坛传说的那位学姐。

    【别想了,知道林导吗,我们学校摄影系的特邀老师。她是林老先生的唯一弟子,手里捏着一部为她量身定做的电影,她要是想红,还用等得到今天?】

    【……】

    诸多还想说何晨抱大腿的人,发现就算撇开秦苒,他们依旧没有办法黑……

    去黑敢拒绝M大两次,M大海舔着脸邀请了第三次的人?

    去黑被秦苒叫姐的人?

    ,敢,吗?!

    反正他们不敢(微笑)。

    **

    秦修尘工作室。

    他发完微博,也没看后续,直接切回到微信,握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又侧过头去看窗外。

    他眉眼耷拉着,斜靠着窗户,骨节分明的指尖夹着点燃的烟,烟雾袅袅上升,带了些丧颓的美感。

    陈宇拿着手机推开门进来,本来想跟好好跟他说一下微博的事儿。

    进来后看到秦影帝这个样子,到嘴边的话又吞下去。

    做了秦修尘这么多年的经纪人,陈宇哪里能不知道秦影帝此时在想什么?

    “咳,”陈宇咳了一声,坐在窗边的沙发上,“我们跟何小姐还挺有缘哈。”

    秦修尘看他一眼,吐出一道烟圈,没说话。

    陈宇看他这样子,被噎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道:“就当年跟后面跑的那个小狗仔,后来无缘无故又消失找了好久的那个。”

    秦修尘站直,走到茶几边,弯腰把燃到尾端的烟摁到烟灰缸捻灭。

    这慢条斯理的样子,让陈宇莫名觉得秦影帝捻的是自己的大头,他硬着脖子开口,“肯定就是,上次我们在M洲酒吧看到的也是她,不是她,怎么会有129的高级权限!不过我们最近一段时间是不是很少看到她……”

    陈宇正式见何晨,是在秦苒的婚礼上。

    但那时候何晨话很少,只扛着摄影机,也不让人摆姿势或者指点,话很少,人看起来不冷,但因为连程木都不敢惹她,陈宇江东叶这行人就隐隐意识到这是连五行都惹不起的大佬。

    医院之行,陈宇离得近了,发现何晨的背影有一丝丝的眼熟。

    再然后,就是M洲酒吧事件。

    除了拍戏,秦修尘很少跟某个女性如此接近……

    最近何家的事儿陈宇也参与了不少,旁敲侧击下,从程木那得来不少消息,加上秦修尘的反常,陈宇才猛然意识到,无论是何晨,还是酒吧里那妖艳舞娘,亦或是几年前剧组边上居住的那个莽撞的狗仔……

    分明就是同一个人!

    秦影帝肯定在某个时间把人给认出来了!

    当然,陈宇有一点没想通,这三个人完全是不同的三个人,若不是秦修尘表现异常,打死陈宇也不会把这三个完全不一样的人联系在一起。

    不过自从M洲之后,就很少看到何晨了。

    陈宇抬头,还想要跟秦修尘说些什么。

    秦修尘打断他,指着门口,轻轻蹙眉:“出去。”

    陈宇:“……”

    陈宇摸摸鼻子,一边出去一边叮嘱秦修尘:“对了,明天早上要去山城拍纪录片《外星降落》,封闭式拍摄,有什么早点准备好。”

    秦修尘垂下的眼睫颤了颤,没说话。

    **

    博物馆边的一个名人院,何晨跟李雨珊全程跟拍这个名人院,何晨还好,李雨珊看得非常沉默。

    名人院一共六十二座雕像,两百二十三个名字,从实验室的老科研人员到默默无闻的三军战士。

    大部分连衣冠冢都没有。

    李雨珊完成了跟进,这才把摄影机让何晨拿好,把一直拿在手里的白色菊花放在了百人碑前。

    直到在回报社的半途中,李雨珊才平缓了情绪,只是心情有些沉重。

    两人回到报社,已经临近下班。

    办公室的气氛非常严肃。

    李雨珊远远的就看到周总跟在一个穿着套服的中年女人身后,十分恭敬。

    “社长?”李雨珊惊讶的开口。

    报社的社长,是个女强人,周总是她的侄子。

    社长身居多任,几乎不来报社,李雨珊只在新闻上见过她。

    “老江走了,报社还应付的来吧?”社长在跟周总说话,她生的不如一般女子那样温婉,眉毛略粗,眉宇凌厉,一身严谨的正装。

    从头到尾都是一丝不苟的样子。

    社长是报社很多人的偶像,连周总也十分崇拜她。

    周总笑着回:“勉强能应付。”

    他带领社长在整个报社逛了一遍,一抬眼就看到门口站着的李雨珊跟何晨。

    周总心中一动,网罗上闹这么大,连新娱记的官网都被一众疯狂的粉丝爆了,他们网站的点击率呈指数增长。

    从上一任江总对何晨的特殊,报社所有员工对何晨的崇拜,到管驰,再到现在的微博。

    周总觉得看似无牵无挂、十分佛系的何晨身上有无数的秘密。

    不过眼下社长在,周总收回目光。

    “我们先去办公室吧。”他跟社长说了一句。

    社长似乎是愣了一下,才点点头。

    等到了办公室,社长只坐在沙发上,看向周总,“有事就处理,不用管我。”

    周总知道社长的性格,也没客气,直接让人把何晨叫进来。

    没其他什么,他是要给何晨升主编。

    从一开始对何晨的偏见,到现在给何晨升主编,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然而,周总没想到的是,何晨拒绝了,她手里还拿着喝了一半的矿泉水,“谢谢周总,我觉得我没法任职主编,没其他事儿的话,我要继续回去修新闻稿了。”

    何晨把瓶盖拧好,转过身的时候。

    坐在沙发上的社长站起来,眉眼多了些温和,“小晨。”

    何晨停下脚步,眼眸平静的看向社长:“阿姨。”

    “我今天是知道微博上的事情后,特地从外地赶回来的,恭喜走出来了。”社长往前走了两步,轻轻抱了抱何晨。

    等社长松开,何晨才抬眸,她的眸子一片平和,蕴着灵气,不染尘世繁杂,她朝社长举了举矿泉水瓶,笑:“谢谢。”

    “如果愿意的话,把那个人也带给阿姨看看。”社长拍了拍何晨的肩膀。

    又同何晨说了两句,才让何晨离开。

    全程,周总跟他的秘书都没说话。

    等何晨带上了门,周总才猛然反应过来,他眼睛眯起,看向社长,“婶婶,她是……”

    “哥高中的那个女孩子。”提到这里,社长笑了笑,“终于走出来了,我也替她开心,别试图让她做主编了,江总前前后后找了她不下十次,她也没答应。”

    社长又同周总说了两句,就离开了,看背影,确实挺高兴。

    周总把她送到电梯口,然后来到休息室点了一根烟,坐在沙发上往后靠了靠。

    他有一个比他大一岁的样样都很厉害的堂哥,他小时后就活在堂哥的阴影里,但他十分崇拜他堂哥,只是天妒英才,他堂哥在高三的第一学期,因为一起意外死亡。

    也是那时候,他从其他人口中知道他哥哥在高中有一个cp,两个人一个学文一个学理,这俩人是整个高三学子的噩梦……

    后来,他哥哥死后,听说那个女孩转去文科了。

    **

    傍晚。

    何晨拎着一袋子的啤酒,来到城郊公墓。

    她也没带其他东西,只坐在墓碑前,一声不吭的拉开啤酒的拉环,一罐一罐的开始喝。

    何晨酒量一向很大。

    喝到一半,她的眼眸才开始涣散。

    何晨坐在墓前的一颗小树边,背靠着树,眼睛望着头顶的夜空,轻声开口:“周让,这是我最后一次来了。”

    手边,掉在地上的手机一直在闪烁,她没有听到。

    第二天一早。

    何晨把满地的啤酒罐捏瘪,全都装到袋子里。

    这才弯腰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地上的手机捡起来。

    她一边下去,一边解锁准备请假,今天129还有事情等她,一解锁就看到三个未接来电。

    是一串京城的号码,没有备注,何晨却知道是谁。

    她这次没有没有之前的犹豫,直接伸手回了过去,只是对方的手机关机。

    走到山下,何晨随手把打包好的袋子往后一扔,“哐当”一声,直接投到几米远处的垃圾桶。

    她头也没回,询问秦苒。

    三分钟后,对方回——

    【军事基地拍纪录片,封闭式管理,只能用部队的手机。】

    何晨看了一眼,随手打过去三个字——

    【知道了。】

    她刚叫了一辆车,刚上车,常宁就给她打了个电话,开门见山:“记得今天什么日子吗?”

    何晨戴上耳机,淡定回:“记得,回去忽悠考生。”

    “什么忽悠,那是鼓励,”见何晨没忘记,常宁才悠然的翘着二郎腿,继续喝着自己的咖啡,“我等来,九点最后一轮筛选正式开始。”

    八点半,何晨到达129门口。

    能通过第一轮考核的人不多,不到二十个,这二十个会选出五个人,比往年条件宽松不少。

    何晨在路口的时候停了下车,买了豆浆跟包子。

    到达最后一轮考试场合的时候,她刚吃完最后一口包子,正在喝豆浆。

    在门口一直等着她的一个高级会员,喜极而泣,对方手里还拿着件黑色的外套。

    何晨还没说话,几米远的走廊,作为陪考来的瞿子箫惊愕的看向何晨,“怎么会在这里?

    何晨没回头,只伸手,把手里空着的豆浆盒给高级会员。

    高级会员十分熟练的接过来,然后把黑色的外套递给何晨:“晨老大,终于来了!”

    ------题外话------

    **

    何晨卷还有明天一点点,明天写完何晨,还会写一点苒姐孩子的番外~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