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她说话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看到了她。

    秦苒现在已经转为了幕后,网页上也没有她的丝毫信息,魔都人大部分不认识她,但京城整个圈子里的人都认识她,毕竟她那一身冷冽的气质太过明显。

    不同的圈子融入度不同,俞弦早就听说过秦苒的大名,自然也认识她,不过从未见过她本人。

    整个桌子上,有一半的人都能认出来秦苒,还有一半人是从未关注过网络,也不知道京城这个贵族圈事端的人。

    拿着电脑的那人自然也认出来,他看着秦苒,直接愣住,没反应过来。

    何晨只看了他一眼,直接弯腰,伸手把那人的电脑拿过来给秦苒。

    并抬头看向俞弦,草草的跟他介绍:“这是我朋友,秦苒,”然后又对秦苒道:“我姐夫,知道的。”

    俞弦:“……秦小姐,好。”

    秦苒抬头,苍冷的指尖搭上键盘:“好。”

    言简意赅的两个字,带着些惯有的冷。

    秘书坐在俞弦身边,没敢说话。

    “看看,这是他爷爷留下来的。”何晨单手撑在桌子上,微微侧头,同秦苒说话。

    秦苒看着电脑页面,很古早的编辑页面,界面都是黑灰两色。

    她看了一眼,直接从兜里拿出来一个U盘插到插口处。

    她优盘里存着不少个人代码,黑客界的人觊觎她手里的代码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些代码直接调用出来就好,在需要的时候会节省大半时间。

    这个端口跟市面上流通的版本完全不一样,秦苒扫描了一遍,是一种从未出现过的端口。

    大概是因为秦苒来的原因,本来严肃讨论的大厅陷入诡异的安静。

    下意识的连声大气都不敢喘。

    收集完整个端口的服务器之后,秦苒手指顿了一下。

    “有问题?”何晨注意到秦苒的动作,眯眼。

    其他人也纷纷朝她看过来。

    秦苒屈起食指,敲着桌面,一下一下的,声音在安静的大厅显得分外明显。

    “这个标记,好像是黑客联盟的,这应该是黑客联盟出手的端口,我一时半会破解不了。”她翘着二郎腿,屈指指着正在进入的电脑桌面。

    难怪几十年了,破解难度还这么大。

    黑客联盟?

    别说俞弦,连何晨都愣了一下,她匪夷所思的上上下下的看了秦苒一眼,眸光敛起:“确定?”

    向来嚣张到不可一世的秦苒也有这一天?

    莫不是她一直猜错了,Q真的不是她?

    毕竟Q可没这么弱,何晨瞥着秦苒。

    秦苒挑眉,双手环胸:“想打架?”

    何晨:“……”解不出来还这么拽?!

    电脑的拥有者也皱了眉头。

    俞弦等人看向他,秘书也反应过来,直接询问:“黑客联盟的标记,很麻烦吗?”

    他们对黑客联盟不太了解,这行人中,只有电脑的拥有者了解,毕竟他是最先提出让黑客联盟的人接解决的人。

    男人确实对黑客联盟有些了解,他皱着眉看着电脑的方向:“黑客联盟是全球顶尖黑客聚集地,若不是黑客间有规定,黑客联盟的会长约束,这些黑客分分钟能打乱整个市场经济。做这个端口的人,肯定是黑客联盟的人,黑客联盟的专用技术很难破解。”

    俞弦也站起来,他没想到何锦心这么一件事。

    连这种只流传在传闻中的势力都要被牵扯到了。

    “小妹,这件事我再想想办法。”俞弦看向何晨。

    何晨只朝俞弦摆了摆手,又转向秦苒,拍拍她的脑袋,“去问问舅老爷。”

    秦苒慢吞吞的看了她一眼。

    程木给秦苒倒了一杯水,听到何晨的话,解释,“晨小姐,唐老已经卸任了,找他估计没用。”

    唐均是前任黑客联盟会长的事儿,对于这几个人来说,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共享情报。

    何晨到没在意这些,她只是靠在桌子边,挑眉道,“是卸任了,但他不是一直想找做接班人?找他们询问这个,他们求之不得。”

    黑客联盟现在的会长,就愁没有机会跟秦苒程隽建立友好关系。

    “我问问。”秦苒收回看她的目光,拿起身侧的水喝了一口,一边拿起手机拍了张图给唐均,图上是那个标记。

    这个端口很奇怪,明明是几十年前的东西,却又像是超越了两百年的虚拟技术端口。

    秦苒还没有获得访问权限,她只是收集了第一阶段跟第二阶段的数据,正在设计蓝图,但对方的攻击性不可知,她不敢随意贸然行动。

    正想着,手机上唐均的视频就发过来。

    M洲这个点还在上午,唐均正在花园。

    秦苒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何晨也站直了,“唐老。”

    “们都在啊,”唐均颔首,若是以往,他肯定要跟何晨说两句,只是现在他没说,看着秦苒,声音都在发紧,“苒苒,这个图哪里来的?”

    秦苒微顿,“我这边有一个几十年前的云文件,破到端口就是这个标志,不敢随意动手。”

    她怕这是一个双毁程序,只要一破解,里面的资料也跟着消失,得不偿失。

    唐均那边顿了好半晌,才站起来,同身边的老李说话,“给我买一张最快到达京城的票。”

    老李看了唐均一眼,“那您得找程先生。”

    秦苒挑了挑眉,“我来安排,您先去机场。”

    “好,”唐均拿了外套,也没回去,直接往外走,只给了秦苒一句解释:“苒苒,这应该是奶奶留下来的东西。”

    秦苒的奶奶,秦老夫人,就是唐均消失了几十年没有半点消息的妹妹。

    秦苒挂断电话。

    何锦心、秦老夫人……这些消息如同一团乱码,她不由拿手按了按太阳穴,眉眼间略显不耐,准备回去交给程隽去想。

    并看向对面的那个男人:“电脑我明天还行吗?”

    男人又是愣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可以。”

    秦苒起身,程木非常利落的把电脑收起来,亦步亦趋的跟在秦苒伸手。

    “一天。”秦苒把帽子扣在头上,下巴微抬。

    何晨撇她一眼,一句“不是不会吗”还在口中没说出来,只打了个响指,她知道秦苒的意思是需要一天来破解。

    秦苒离开,何晨伸手拍了拍裙摆,恢复了以往的,对俞弦他们道:“们调查,不要太过深入,剩下的交给我们。”

    一行人抬头看她,“为什么?”

    何晨跟在秦苒身后出去,闻言,朝身后挥了挥手。

    走到大门口,她又严肃的回头,看向俞弦等人,“因为我妹夫肯定接手了,他那个人的手段们也知道,别在里面乱嗨。”

    她反应过来,若是跟秦家有关,连秦修尘都知道的话,不可能瞒得过程隽。

    **

    等何晨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大门口,大厅里剩余的几个人都没反应过来。

    大概三分钟后,才有人默默举手,“俞副,何小姐她是认真的吗?我们不用插手,何院会没事?她那个朋友,怎么看起来怪怪的……怪眼熟的。”

    何锦心在重型基地。

    想出来不是上嘴唇碰碰下嘴唇的这么简单。

    闻言,俞弦没说话。

    倒是秘书幽幽的抬头,看着说话的人:“可不眼熟吗,秦家那位大小姐听说过不,把云光财团都干趴的那位。”

    说话的男人没说话了,毕竟是玩儿政治的人。

    提起秦家,就要顺带提起程家。

    提起这位大小姐,就不得不提起程三少。

    眼下大家大概都想到了,何晨说的妹夫是谁。

    现场除了俞弦跟秘书意外,其他人都不由看向俞弦,“俞副,您跟何院的妹妹……到底什么来头?”

    也没听说过京城有何家这一号人物啊……

    **

    翌日一早。

    “已经破解了端口,只需要最后确认不是双向毁灭文件就行,”何晨就把电脑还给了何锦心的部下,看着俞弦思考了好一瞬,才道:“有没有商务车?”

    俞弦颔首,“还在。”

    他跟何锦心关系密切,虽然被何晨从里面捞出来了,但上面挺了他的所有职务,但调用辆车,也不麻烦。

    “ok,”何晨打了个响指,“带我去机场接个人。”

    说着,她发短信给程金,让他不用再安排车了。

    俞弦让秘书去稽查院把加长的八座商务车开出来。

    出门的时候,刚好碰到俞父。

    俞弦出来的事是秘密行动,外面没闹出太大动静,最近几天稽查院都风平浪静,又像是风雨欲来。

    看到俞弦,俞父整个人一震:“怎么出来了?”

    俞弦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直接让秘书把车开走。

    身后,俞父看着他车的方向,一直没动。

    **

    这会儿京城不是特别堵,半个多小时就到了机场。

    一路上,秘书跟俞弦好奇,都没敢问何晨要接谁。

    毕竟两人都清楚的认识到,自从何锦心出事后,何晨的一系列都让他们看不懂。

    在待客处待了十分钟,何晨就看到了从出口出来的两人。

    她在秦苒的婚礼上担任摄影师,还拍了一期唐均的养老特辑,跟唐均也很熟了,直接朝唐均挥手:“唐老,这里!”

    唐老没带什么行李,老李跟在他身后,只背了个背包。

    看到何晨,老李恭敬的弯了弯腰,“何小姐。”

    “别这么客气,”何晨朝他摆手,又跟唐老先生介绍了俞弦等人,一路往停车场走,“小陵呢,没跟们一起回来?”

    “小陵还在学第三轮,他天赋很好。”唐均笑了下,不过眼神还是看得出来急切。

    何晨也着急,等着唐老先生跟秦苒两位大佬确认不是双毁程序,当下也没多说,直接让他们走。

    **

    二十分钟后,车子到达秦家老宅。

    门口的警卫看到车窗后何晨跟唐均的那张脸,就放行了。

    秦修尘也刚到家没多久,他正换了套衣服从楼上下来,看到何晨跟唐均,他容色平静的往这边走,“苒苒他们都在楼上,唐老,们跟我上来。”

    “好。”唐均已经等不及了,这是他妹妹失踪这么多年,唯一留下的东西。

    他直接上楼。

    秦修尘不紧不慢的跟在一行人身后,旁人走的急,倒他不急不缓像是在走红毯。

    楼下只剩下陈宇跟何锦心的秘书。

    “来这边坐,他们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我是秦影帝的经纪人,陈宇。”陈宇同秘书介绍自己。

    两个人交际能力都不差,没两分钟就不动声色的摸清了对方的底。

    看着秘书担忧的样子,陈宇喝了一口茶,宽慰道:“放心吧,们何院绝对没事的。”

    何晨、唐均、程隽,这三个人不仅仅代表着三个人,背后代表着三大势力。

    这三大势力联手,连肯尼斯都要掂量掂量。

    更别说,还有个秦苒。

    何锦心的秘书点点头,没再提这件事,反而转了话题:“刚刚我们二小姐接的是谁?京城又有新的血液入驻了?”

    之前封家就是新入驻的家族,眼下短短三年,早就超过了一般老牌家族。

    他估摸着,京城也没有“唐”这个姓氏。

    “说唐老?”陈宇喝了口茶,他最近对何晨特别敬畏,因此对这位秘书也是有什么说什么:“我听程木先生说,他之前好像是黑客联盟会长,反正他们一家干什么的都有,不过现在他只教小侄子了,以后还可能教重侄孙……没事吧?”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