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这个时候了,嗓门还能这么大。

    若不是俞弦他们在这里,何晨觉得她还能再晚一天来。

    她抬手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七点多,也懒得去跟何父说什么,直接偏头:“是。”

    “好,我这边还需要你确认一下。”郝队长沉吟了一下,开口。

    何晨点头,她还在思考着何锦心的事儿,也没跟何父说话,同郝队离开。

    这两人走后。

    审讯室内,何父跟俞弦这一行四人面面相觑。

    不太懂这意思。

    何晨没有跟他们关一起?

    不仅没有关一起,这里的大队长好像还跟他们很熟,毕竟……

    刚刚那位郝队跟何晨说话的语气与同俞父说话的语气明显不一样。

    他们四个人还在想着,单向玻璃的大铁门也没有被继续锁上,门口进来两个便衣警卫,是之前把他们从医院带回来的那两个个便衣警卫:“你们跟我来。”

    “小弦,这……”何母张了张嘴,看了俞弦一眼。

    俞弦跟何锦心的秘书相互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是官场上的人精,此刻大概能猜出来,必定是因为何晨。

    两人均掩下眸底的震惊,俞弦侧身安抚了何母一句,“妈,没事,我们先跟他走。”

    何锦心的秘书看着这条路是前往大门口的,心底一惊,面上还是无波无澜,“这位警官,你要带我们去哪?”

    警卫走在前面,依旧是一丝不苟、铁面无私的模样,“你们可以回家了。”

    言简意赅的一句话。

    这会儿已经是下班的点了,大队的人并不多,走廊上十分安静。

    何锦心的秘书见警卫话不多的样子,便不敢再问。

    何父左看右看都没看到何晨,眼看着就出大门了,还没有看到何晨,“这位警官,我女儿呢,她跟我们一起回去吗?”

    听到这句话,警官脚步一顿,似乎是有些疑虑:“你女儿?”

    “就是何晨,刚刚那个女人。”何父依旧看着审讯室的方向。

    他这句话之后,只见警卫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一双眼睛漆黑,直到看得人头皮发麻。

    就在何父张了张嘴,有些害怕的时候,刚刚那铁面无私的警卫瞪大了眼睛,激动的开口:“原来您是何小姐的爸爸?何先生,您好,我是小方,何小姐跟郝队可能还要聊几分钟,您看你们要不要去休息室坐一会儿?”

    被看得头皮发麻的何父:“……??”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您早说您是何小姐爸爸就不用这么大动干戈了,何小姐有跟您提过我吗?上次她跟我们现场拍摄的时候,还夸我脑子灵活来着,不像秦小姐从来不夸我……”小方搓了搓手指。

    何晨来这里只要人,并没有多说,小方以为她来是办案的。

    没想到竟然是接家人。

    难怪这么晚她还亲自来了。

    小方二人热情的把何父四人送出了警局门外,也没走,又热情的陪他们聊天。

    何晨跟郝队出来的时候,小方正在跟他们介绍他的新型手机。

    看到何晨过来,他直接闭嘴,恢复了严谨的样子,十分恭敬的同何晨、郝队打招呼:“何小姐,郝队。”

    何晨朝他随意的点点头,“郝队,你先回去吧。”

    路灯下,眉眼浸染的张扬分外显眼。

    郝队长在程隽秦苒那一行人中混熟了,气场强,连俞父面对他时都有些被压住。

    何晨却半点儿不受影响。

    熟悉她的何父几个人一时间竟没敢说话。

    郝队拿着对讲机,也有些头疼,这件事事关重大,已经不仅仅是稽查院的那些事,不仅仅是一个势力的变迁。

    眼下何晨参与进来,秦苒、常宁他们不会不管。

    秦苒参与进来,程隽根本不够袖手旁边。

    ……

    一环套一环。

    到底哪个人胆子肥了敢套路到何晨头上?

    一年多前秦、程两姓大闹京城的事儿忘了?

    “我有情况一定联系你。”郝队朝何晨点点头,就拿着对讲机又匆匆回去了。

    看着郝队离开。

    何晨才把目光放在俞弦跟何锦心的秘书身上:“时间差不都了,你们跟我去看姐姐。”

    “妈,你回医院照顾奶奶,姐姐的事儿你别担心。”

    何母点头,她松了一口气,京城这些势力她不太懂,不过她还记得秘书跟俞父的话,“刚刚他们说我们没两个星期出不来,你怎么……”

    何晨面色不变,只开口:“我跟郝队合作过好几次,你们的事儿也不算太麻烦。”

    何母找不到漏洞,毕竟何晨确实是个记者。

    他们自然想不到,何晨说的合作,不是普通的合作,郝队抓不到的国际罪犯,几乎都由何晨来摆平。

    几个人不清楚,没找到疑点,此时何锦心的事情才是重中之重,俞弦拿出手机:“我让人开车过来。”

    他们四个之前是被警车带过来的。

    “不用,”何晨拿出车钥匙,直接往左边的停车场走,“我这边有车。”

    俞弦同何锦心的秘书一起跟上去。

    若是之前在医院,何晨说能带他见到何锦心,俞弦还存在一点疑虑,现在的他,半点儿疑虑也没。

    “何院的车你去提了?”秘书跟何晨一起,忽然想起了这个。

    何锦心给何晨买的车还在4s店,车牌号还没上。

    “我朋友的车。”车停的不远,走两步就到了,何晨按了下钥匙上的遥控,蝙蝠型车门打开。

    巨鳄买的这车是四座概念车。

    他送出手的礼物自然不简单。

    有眼力的都能看出来这辆只在杂志上见过的概念车价值不菲。

    秘书跟俞弦都惊讶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出来,何晨还有这么有钱的朋友?

    难道是瞿家人?

    半个小时后,何晨将车开到重型基地。

    老远就看到重兵把守。

    何锦心作为重要嫌疑犯,被看管的很严。

    何晨直接朝大门口的方向开过去,看到她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坐在后座的秘书对她道:“二小姐,你开慢点,等会儿要配合在大门口检查。”

    这种重型基地,进去需要配合缜密的筛查。

    他说着,何晨依旧没怎么减速。

    秘书也不担心,他知道何晨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然而——

    五十米。

    四十米。

    三十米。

    何晨还是没有减速!

    秘书一愣,“二小姐,快停下来,不然要被枪子儿打成筛子的!”

    二十米。

    重型基地的大门直接打开。

    十米。

    两边看守的人上身笔直,将武器垂到一边,并右手迅速抬起,行了一个举手礼。

    何晨的车没怎么减速的直接开进去。

    别说秘书,连俞弦都不由看向后视镜。

    他知道何锦心跟她妹妹感情好,但何锦心一年也见不到她妹妹几次,更别说俞弦了。

    俞弦对何晨并不了解,大部分是在何锦心嘴里听到过。

    眼下,他心里忍不住惊讶。

    免筛查?

    举手礼?

    车停在基地一栋大楼边。

    何晨直接拔下钥匙下车。

    俞弦跟秘书两人也跟着下来,这个时候,两人才看到这辆车的车牌号——

    物a01111。

    物,物理研究院,a0,代表内务部,后面的四个1更不用说了,特别通行证。

    难怪刚刚不用筛查。

    这两人刚刚还在想,这辆以前只是辆概念车的兰博基尼怕是天价。

    现在比起这车牌……

    兰博基尼算是什么……

    何晨在不远处打电话,秘书跟俞弦相互看了一眼,好班上,秘书深吸一气,他压低声音:“何院她妹妹这都能弄到?她那是什么朋友?”

    好半晌,他又喃喃开口:“我觉得……这次何院可能真的有机会出来……”

    被关进重型基地,还能翻案出来的概率1%都不到。

    这也是俞父选择跟何家撇清关系的原因之一。

    俞弦虽然坚持,但也知道,希望不大。

    可现在……

    俞弦眼睫颤了颤,暗沉的眸底迸发出一道亮光。

    **

    重型基地关押牢房。

    何锦心坐在一边,四处都是墙壁,只在中间留了个铁门。

    忽然间,门被打开,俞弦何晨一行三人进来。

    何锦心以为出现了幻觉,愣了一下,才从椅子上站起来。

    “锦心!”俞弦走进来,围着她看了好几眼,才重重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

    何锦心抬眼看了何晨一眼,好一会儿才皱眉道:“你们怎么能来?”

    忽而间,敛了唇边的笑意,眉眼都浸着寒,“被抓来了?”

    “不是,我们探监的时间不长,长话短说,”何晨拖了张椅子坐到何锦心对面,手搁在桌子上,“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俞弦站在何锦心身边,握着她的手,也看向她。

    何锦心眯眼看过去:“没事。”

    她打定主意不让身边的人掺和进来。

    铁门又是一阵轻响。

    一个小警员走进来,手里还拿了罐啤酒,放到何晨面前:“何小姐,秦小姐让你淡定点。”

    “谢谢,”何晨单手拉开拉环,喝了一口,平静了一下,才继续看向何锦心,开口:“想让我劫狱的话,你可以保持沉默。”

    何锦心这会儿也看出东西来了。

    她看着光明正大坐在这里喝酒的何晨,也有点儿像是不认识她一般。

    身边的俞弦才道:“锦心,跟小妹说吧,我们刚刚被关进大队,也是她把我们带出来的。”

    秘书也在一边附和。

    “是关于爷爷的事,”何锦心坐在何晨对面,“我查了很久,才调查到他当初跟秦家人一起出了京城,我不相信他会背叛他的使命。那份加密资料我确实碰过,很难翻案。”

    “没有其他突破点?”秘书拧眉。

    何锦心思忖半晌,“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129资料网庞大,若是能查出来内部证据,稽查院档案室爷爷的案子能重新审理,有可能有希望。”

    “好。”俞弦记在心里。

    “129?你确定他们手里有资料?”何晨拧眉。

    “有,”何锦心没说话,秘书看向何晨,跟她解释,“二小姐,129的全球资料网无限庞大,不过这些事只有内部人知道,等这件事完了我在跟你解释。”

    何晨没再说话,129有没有资料她最清楚不过。

    她也不是没有去查过她爷爷的事。

    看来只能去找秦苒跟程隽了,秦老爷子的事,秦修尘他们肯定也知道些许内部。

    **

    翌日。

    何晨整理好资料,先去医院看何奶奶再准备找程隽跟封楼城去谈。

    医院只有何母一人。

    “爸呢?”何晨看向何母。

    何母给何晨倒水,“出去买水果了。”

    何晨往床边靠了靠,咬了口苹果:“妈,你还想骗我?”

    何母转过身,支支吾吾的一句:“他们去找瞿家人了。”

    何晨咬苹果的手一顿。

    脸上的神色一肃,低骂出声:“去找他们干嘛?一个一个的,都不省心!”

    她拿着车钥匙出去,一边走一边给俞弦打电话,“你们在哪?”

    俞弦那边声音有些低,似乎是勉强打起精神:“小妹,你找我干嘛……”

    “我问你在哪。”何晨看着电梯的数字变化,平铺直叙的道。

    **

    二十分钟后。

    何晨到达瞿家。

    她下车,直接进门。

    瞿家除了瞿子箫,都非常喜欢何晨,看到她来,直接开了门。

    瞿家大厅,瞿子箫再跟宋青青打电话。

    宋青青现在已经通过初选,比瞿子箫认识的129正式会员要多。

    “何家?”手机那头,宋青青手一紧,紧接着笑:“何小姐还有事儿能求到我头上?她那么神通广大,不可能吧。瞿少,我要拍戏,等会儿再说。”

    宋青青关掉手机,眼睫垂下,终于舒出一口气。

    师兄说她跟何晨不是一个圈子的时候,给了宋青青强烈的打击。

    如今瞿子箫的一同电话让她满血复活。

    难怪京城顶尖的圈子无一不想占据129。

    纵使厉害如四大家族,面对129也都无可奈何,宋青青笑了笑。

    瞿家这边,瞿子箫拿着手机,转向俞弦跟何父:“青青说她还在拍戏,让你们再等两天。”

    眼下这情况,哪里还能再等?

    何父嘴角嗫嚅了一下,“能不能把宋小姐电话给我,我去跟她说,她要什么我们都能答应。”

    瞿子箫把手机号码给何父了。

    他看着何父的样子,顿了顿,刚想要开口,外面,响起了瞿管家激动的声音:“少夫……何小姐,您回来了?”

    大厅里的人都不由自主的看向门口。

    何晨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正取下鼻梁上架着的墨镜。

    她没化妆,漆黑慵懒的卷发,朱红的唇,穿着浅黄色齐脚踝的长裙,长裙有些敷衍,没什么好看的线条,却衬得整个人如同庭前修竹。

    瞿子箫罕见的愣了下。

    若不是瞿管家的声音,他都不敢把面前这人跟“何晨”联系上。

    何晨跟瞿管家打了个招呼,也没管瞿子箫,直接走到何父面前,看到他再拨宋青青的手机,掐断他的电话。

    “你又在干什么?!”何父抬头,看到何晨,张口想骂她,想想昨晚的事儿,又忍住。

    何晨把他的手机塞到他外套的兜里,朝俞弦抬了抬下巴,“跟我来。”

    俞弦意识到何晨跟那位宋小姐可能有恩怨,闻言,捏了捏眉心,举止有度的同瞿子箫告别,“麻烦你了。”

    若不是为了何锦心,俞弦也不会来找瞿子箫。

    若是被何锦心知道他来找过瞿子箫,她肯定要生气。

    不该这么冲动的,也不知道何晨会不会不开心。

    俞弦揉了揉眉心。

    何父半点儿也不想走,他回头看瞿子箫的方向,“可宋小姐她认识一个正式中级会员……”

    就这么走了,怎么去找129的人查何锦心要的东西?

    然而他一句话没说完,就被俞弦拽出去了。

    **

    俞弦跟何父还有秘书是开车来的。

    何晨不想带何父,让他把俞弦的车开回去,冲着俞弦跟秘书道:“你们跟我一起。”

    四十分钟后。

    何晨将车停在黑街。

    秘书跟俞弦都坐在后座。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下车,这会儿才发现,周围有些陌生。

    “二小姐,这是哪儿?”秘书看着陌生的建筑。

    何晨没说话,直接进去。

    两人搞不懂何晨在卖什么药,不过也跟着进去了。

    “晨姐?!”何晨一进去,就看到了一个熟人。

    她在129平易近人,也不像秦苒怕麻烦,有几个资历很老的高级会员都认识她。

    何晨把墨镜挂在衣领上,伸出以跟手指按了电梯:“让人给我个电脑。”

    “好。”那人笑了一下。

    等何晨走后,还偷偷看何晨身边的人。

    电梯到达楼层,有人已经把电脑送过来了。

    何晨吧两人带到休息室。

    她也没坐下,只拿过来电脑,登录自己的账号,然后往秘书面前一放:“要查什么,自己搜。”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