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瞿子箫看着宋青青师兄,极力摒弃心里那一点点的怪异感。

    却没有再说话。

    只是微微垂了眸,眼底闪过一丝迷茫。

    “是因为秦影帝吧?”宋青青一手拿着筷子,一手垂在边缘,垂在边缘的手指尖狠狠的掐入掌心。

    只是她向来演技好,还能神色如常的同她师兄说话。

    听着宋青青的问话,她师兄却没再纠结这个话题,反而是看向宋青青,“现在还在学习吗?上次听说想要考129的实习学员,准备去考吗?我有内线消息,今年有可能是晨鸟掌题,她是几位元老里最亲民的,题目不会很难。”

    京城事变之后,每个家族都有折损的人。

    129也不意外的揪出了异心之人,欧阳薇就是其中一个。

    眼下129位置空缺了好几个,今年的这场要比前几年好考的多。

    宋青青闻言,心中一动,她之前参加过两次上129的招新,有一次还是跟欧阳为一起,但129入试太难了。

    她从23岁考到现在27岁,四年,没有一次能考入。

    若能考得进去,就是鱼跃龙门,无论是对她自身,还是对于娱乐圈来说,都是一个极强的热点。

    宋青青看了瞿子箫一眼,攥紧拳头,低垂的眼眸思绪万千。

    **

    第二天。

    瞿子箫就回国了。

    “瞿总,这是您走后,前台收的快递。”刚进公司,瞿子箫就接到了前台的快递。

    私人快递。

    瞿子箫到办公室之后,才拆开看了看。

    刚看到里面的东西,他整个人就愣住了。

    里面是一本绿色的本子,他跟何晨的离婚证书。

    瞿子箫看了半晌,然后把它装进外套的兜里。

    晚上,瞿子箫回瞿家看瞿太太,询问瞿太太的病情。

    在程隽系统性的治疗下,瞿子箫离开的这段时间,瞿太太没有发过一次病。

    饭桌上,瞿太太一如既往的称赞,“多亏有小晨,这孩子,昨天还给我寄了一堆东西回来。”

    瞿管家笑眯眯的从厨房端了碗汤出来,“少夫人一向心细,知道夫人您喜欢齐老先生的画作,在M洲出差的时候也不忘。”

    两人一言一语。

    瞿子箫坐在瞿太太身边,他从瞿管家那里知道瞿太太身体好了很多,本来今晚想跟瞿太太坦白他跟何晨离婚的事,眼下却不敢说出口。

    只满腹心思的吃饭。

    吃完瞿子箫去楼上,等他洗完澡,卧室的门就被敲响了。

    敲门的是瞿管家。

    瞿管家手里拿着瞿子箫回来放在大厅的黑色外套,“少爷,您的衣服。”

    说到这里,瞿管家抿了抿唇,半晌后,沉沉开口:“还有,您外套有东西掉了。”

    这外套里的东西,就是离婚证书。

    瞿子箫接外套的手顿了一下,半晌后,低头:“知道了。”

    “少爷,您为什么要这样做,”瞿管家有些难以置信,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件事还有转圜的余地吗?我去找太太,她……”

    “不用,”看到瞿管家要去找瞿太太,瞿子箫直接拉住他的胳膊,直接道:“这件事已经是定局了,就算是我妈也改变不了,我也根本不喜欢何晨。”

    说到这里,瞿子箫忽略自己心底的那一点怪异的感觉。

    “瞿管家,早点睡。”他关上了房门。

    瞿管家站在原地好半晌,才长长叹息一声。

    他转身,刚要去楼下,却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瞿太太。

    “太太,您……您都听到了?”瞿管家面色一变。

    瞿太太深吸了一口气,“不用管他,小晨值得更好的。”

    她错了,不该强求瞿子箫去喜欢何晨。

    “明天去给我收集京城未婚的年轻人,”瞿太太看了瞿管家一眼,“要人品各方面都好的,我秦子来选。”

    从今天开始,她也不会再强迫瞿子箫了。

    **

    M洲的何晨不知道瞿家发生的事儿,依旧按部就班的每天准点来拍摄现场。

    直到八月三号,秦修尘拍完一场戏,助理送过来降暑饮料,他转身,让经纪人去给何晨送去。

    刚转身,却发现林导的小马扎上没看到何晨的人。

    陈宇也朝那边看了一眼,上次他跟何晨聊天,何晨说她是秦影帝的影迷。

    剧组的人已经习惯了这半个月何晨雷打不动的过来看拍摄现场,没想到今天一整天都没有看到何晨过来。

    陡然不在,确实有点不习惯。

    “何小姐应该是回国了。”经纪人说了一句。

    秦修尘微微颔首。

    晚上,收工回酒店。

    秦修尘接到了秦苒的电话。

    “苒苒,”秦修尘接到电话,不由挑了眉,眼睛弯曲的弧度带了点温和,“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

    秦苒现在特殊时期,每天要受无数人的问候。

    好在他们都知道秦苒耐心不好,不是打给程木就是打给程隽询问。

    这一点,程隽也特地嘱咐过了。

    昨晚秦修尘刚问过程隽,秦苒这会儿找他,秦修尘料想应该是有事。

    “有点事,现在忙不忙?”手机那头,秦苒在医院楼下,京城这会儿还是下午,她压低了声音。

    秦修尘拿着手机往房间走,开了衣柜门拿了睡衣出来,“已经收工了,最近戏份不多。”

    “现在可以去一趟医学组织拿个药吗?”秦苒按着眉心。

    秦修尘脚步微顿,“说。”

    “晨姐受伤了,”医院楼下人多,秦苒往花坛边缘坐下,眉眼笼罩着一层厉色,不过声音听起来一如既往,“她没去医院,程水他们也不在M洲,我让人在医学组织准备了药,其他人我不放心。”

    挂断了跟秦修尘的通话,秦苒手握着手机,也没进去,而是重新拨打了常宁的号码。

    常宁那边接的倒是快。

    “常宁老大,”秦苒也不等常宁说话,直截了当的问,“晨姐到底在查什么?”

    常宁刚要把准备好的说辞说出来,手机那头,秦苒不紧不慢的:“最好想好再回答。”

    **

    M洲这边。

    秦修尘开车去了一趟医学组织,拿了个医药箱,负责给他送药的人还详细告诉他这些药怎么使用。

    秦修尘记性好,对方说了一遍,他就记住了。

    秦苒说的挺认真,秦修尘知道何晨应该是在进行什么秘密性质的任务,没有多问,也没有告诉经纪人。

    何晨并没有回国,依旧住在酒店。

    她今天就穿着一件白色的长T恤,底下一条宽松的热裤。

    能隐约看到腹部乱七八糟的缠着绷带,还有沁出来的血迹。

    她也不在意,一手拿着啤酒,一手拿过来笔记本电脑,放在桌子上开始看电视。

    看的正是《偶像二十四小时》的综艺。

    放在一边的手机忽然想起,她看了看号码,是国内一串没有署名的号码。

    看了一眼,何晨收回。

    手机停了大概两分钟,又响了起来。

    何晨“啪”的一声把啤酒放到桌子上,然后接起,声音很平静,“爸。”

    “现在在哪?”那头的声音十分冷漠,夹杂着几分怒意。

    “出差,回不了。”何晨淡淡开口。

    “是不是跟瞿子箫离婚了?”手机那头的人面沉如水。

    何晨笑了下,“既然都知道了,就省得我再跟们通知了。”

    能听到那边喘了几声粗气,“何晨,是不是要气死我?!”

    “不敢。”

    “不敢?不,何晨还有什么不敢的?”那边的人冷笑,“复读一年,考到了S大,让跟着姐去考博考公务员不去,家里安排的路也不去,最后去报社上班!眼下被瞿家扫地出门,让我们何家的脸往哪里放?姐无论是读书还是工作,谁不羡慕我,为什么到这里,处处被人明里暗里指着脊梁骨耻笑?”

    ------题外话------

    **

    何晨家庭有点复杂,我纠结了半天,不好写啊啊啊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