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晨小姐?

    这是说何晨?她不是姓何?

    瞿家几个人面面相觑,瞿太太也惊了一下,不过还是跟着护士顺着走廊往里面走。

    17楼确实跟他们一开始的想象不太一样,走近了,才发现靠近走廊的房子并不是封闭式的,两边都有玻璃窗,透过玻璃窗还能看到里面的大型医疗器材。

    瞿子箫正在跟他的发小打电话,看到这一幕,他也顿了一下。

    “你说刚刚碰到了管驰?在一个老式小区?”手机那头,发小的声音把瞿子箫的思绪又拉回来。

    瞿子箫收回目光,跟在瞿太太身后又转了个弯儿,在前面带头的护士已经停在了一个门前,礼貌的敲了下里面的门,瞿子箫随意的开口:“我已经派人去查了,还在医院,只能下午才能拿到结果。”

    着几个发小向来无话不谈,昨天就知道他要陪瞿太太来看医生。

    其他时候也就算了,眼下正好在瞿氏跟这么紧张的时候,发小不由啧了一声,“就你还真的陪着白跑一趟,趁早离了省事儿,伯母也是,任由她胡闹。”

    前面护士已经打开了门,让两人进去。

    瞿子箫“嗯”了一声,一边随意的跟着瞿太太进去,一边想着之前的离婚协议。

    看来……

    要找个时间跟何晨好好说一下了。

    前面,瞿管家还在同瞿太太说话,“太太,少夫人真有心,想必是为你找了个好……”

    他一边说着,一边抬头,正好看到站在办公桌边的程院长,对方似乎恭敬的低声跟坐在椅子上的人说着什么。

    瞿管家跟瞿太太也来过无数次医院,虽然跟程院长不是特别熟,但也说得上一两句话。

    两人惊讶过后,目光就落在了坐在椅子上的人身上。

    白大褂是敞开的,斜倚着板凳坐着,见人被带进来,他抬了抬头,慢慢坐直,透过窗户落下来的光线循着他的动作将他脸印照出来,“请坐。”

    一手拿着黑色的签字笔,一手正调动机器边的底片,白炽灯下,那只手干净修长,骨节流畅。

    程隽在圈子里挺低调的,圈子里的他名动京城,但真正见过他的没几个人。

    瞿家跟程家之前有过交锋,瞿子箫跟瞿太太都是见过程隽的。

    此时看到他,别说瞿太太,就连瞿子箫也犹如天光乍破,一时间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一瞬间只有五个字——

    程家太子爷。

    早两年的时候,程家太子爷强悍的医学天赋就展露出来,尤其是他成功为存活率接近于0的“冰冻人”做了手术,名声大噪。

    此后,他一直专心各项疑难杂症。

    每隔几月一起特殊疑难杂症,并留下各项研究与医学宝贵资料,前后提供了十样技术,让这些现代医学技术无法拯救的病人有了新的生存方向。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攻克这些疑难杂症的,只知道连医学组织都称他是医学史上的奇迹,如果说秦苒让IT领先现有技术二十年,他无疑是将医学技术推动到另一个顶端。

    瞿家几年前不是没有想过要找程隽,但是瞿太太算不上疑难杂症,还能用药物压制,最重要的是……瞿家哪里能请得动他?

    “少、少爷……”管家看着程隽给瞿太太做检查,他看向瞿子箫,几乎是机械的开口:“少夫人她……她找的医生竟然是程三少……”

    瞿子箫站在靠近门口的方向,也是满脸惊愕,还未挂断的手机,传来发小的声音。

    **

    楼下。

    何晨刚到病房的时候,秦修尘也在病房。

    他穿着深蓝色的横纹衬衫,低腰牛仔裤,细细把苹果切成一小块儿,然后扎上牙签,才递给秦苒。

    “今天就出发?”秦苒随手拿了根牙签,抬头看他。

    秦修尘轻声笑了下,如同浅淡的白色月芒,伸手敲了敲她的额头,用心嘱咐,“可能要一到两个月,你自己当点儿心,别给你爸他们找麻烦。”

    “知道。”秦苒一手枕在脑后,往床头一靠,一手拿着牙签,一块苹果吃完了,她也没接着吃,就叼着牙签。

    秦修尘打量她半晌,见她这样子,略微眯了眼,暗想走之前还是要跟程隽叮嘱一番。

    他转身,要走,刚好在门口遇到何晨。

    秦修尘一边给自己戴上口罩,一边同何晨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何晨看着秦修尘离开了,才随手隔着老远把包子豆浆扔给秦苒,“拿好。”

    秦苒精准的接到手里,扒拉开一看,一杯豆浆,两个包子,她吐出牙签,咬了口包子,里面是清淡的素菜包子,味道还行。

    就是少了股肉味儿。

    秦苒动作慢下来,有些面无表情的看向何晨,“你今天是诚心想找我打架?”

    何晨还没说话,秦苒又慢条斯理的咬了口包子,瞥何晨一眼,“你打不过我。”

    何晨:“……”

    她走过来看了看,又把另一个包子扯开看了看,又是一个素包子,何晨也挺服气的,“雨珊之前让我带过早餐,她只吃素,我忘记跟他们说了……”

    何晨这个人跟秦苒挺像的,各方面没什么耐心,通常也就看到一个顺眼的地摊随手一裹,楼下的包子那么火,她是不耐烦排队也不耐烦买的,早几年前,就花了五百万投资了包子铺,只要她在京城,每天早上楼下包子都会给她准备好早点。

    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家包子铺如今已经火遍全国,依靠着包子铺,她都已经身价近亿了。

    最后一块素包子,最后还是便宜了从楼上下来一脸懵逼的程木。

    “秦影帝要去M洲?”何晨大大咧咧的坐在病床上,光明正大的吃着她的苹果。

    秦苒叼着豆浆的吸管,“拍《神之域》。”

    何晨点头,表示了解,又叉了块苹果。

    程隽的报告检查出来了。

    何晨拿出手机看了程隽发过来的一份报告。

    上下扫了一眼,专业性词语很多,她不太懂,不过最后诊断结果倒是看清了——

    手术可愈。

    何晨缓缓的把苹果吃完,看着这诊断半晌,才把手机一握,直接站起来,打了个响指,“可以安心出国了,帮我谢谢妹夫,我先去找戚律师。”

    至于17楼她就不上去了,她估摸着现在上去要被瞿太太瞿管家堵个半天。

    程木慌忙咽下最后一口包子,“晨小姐,我送您!”

    何晨手拨通了戚呈均的电话,一手插在兜里,“戚律师,你要的资料我都交给你了,明天我要出差。”

    “放心,交给我就行。”手机那头的戚呈均十分严肃。

    程木站在电梯口,面无表情的看着何晨笑眯眯的的把手机塞到兜里。

    京城律师界鼎鼎有名的曾经打过十个亿产地权益官司的戚大状,竟然帮人打离婚官司……

    **

    瞿家一行人被何晨炸响了一个惊雷。

    但是等了一个白天加晚上,都没有等到何晨回来。

    瞿太太给何晨打电话,何晨只说她赶着出差了,去何晨住的地方,她对面的那户人家也说何晨出差了。

    对于何晨三天两头消失,瞿太太跟瞿管家已经习惯了,倒是瞿子箫诧异。

    他对他这个名义上的妻子,了解的太少。

    “真的假的?她找到了程家那位?我记得何家出了何老爷子从军,基本上都是书香门第,没看出来还有这门路?”

    晚上,酒吧,瞿子箫若有所思的喝着酒,身侧的几个发小听闻这个消息,面面相觑,不敢相信。

    瞿子箫摇头,手机亮了一下,他一边翻看手机,一边回,“我听管家说,之前京城Y3病毒时候,是她全程跟进整个实验结果。”

    何晨是记者,几个发小都知道,不过记者的圈子跟他们格格不入,他们没有花心思去管。

    只是没想到她之前竟然还跟进了京城医学实验室的结果。

    “难怪她能找到程家那位,她在记者这个行业混得还挺好?”平头青年诧异的开口。

    瞿子箫微顿,神色有些复杂,他倒是听瞿太太说过何晨大小拿了不少摄影奖,不过那时候他没放在心上。

    一边想着,手机上的消息点开,是找不到人的何晨——

    【离婚协议我已经签了,明天我的律师会去找你。】

    没其他废话。

    瞿子箫看着这条消息,整个人顿住。

    他手机就随意的放着,发小一抬眼就看到了,整个人精神抖擞,忽然一震:“她签了离婚协议?子箫,这次你可千万瞒住你妈!让她知道了,这又离不成!等等,她不会又提前告诉你妈了吧?快打电话问问!”

    ------题外话------

    **

    安安安~

    ps:xx的月票规则改了,明天以后每个月只能投两票了,宝宝们有月票的可以现在投给花花啊!不要等双倍了嘤!!

    pps:cp不是瞿!!来,赌张票站cp啊哈哈哈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