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瞿太太的病确实找了不少医生,但大部分都束手无策,只能让瞿太太注意情绪注意饮食。

    瞿家在京城也有些地位,他们找的医生自然有不少心外科的名医,那些人都束手无策。

    这会儿何晨要带瞿太太去看医生,这些手下难免会觉得她作妖。

    前有欧阳薇对比,珠玉在前,何晨又几乎没出现在这些人面前,大部分只知道少夫人各项都不如京城的一众名媛。

    他们对何晨有偏见,再正常不过。

    “明天上午空出一段时间。”瞿子箫想了想,开口。

    GC那边下一场谈论是明天下午,只是管驰并不到场,明天上午关于GC的研讨会他只能远程听了。

    “是。”秘书拿出记事本更改了行程,“不过管总那边有些麻烦,他不好约时间。”

    管驰,GC的执行总裁,28岁。

    海归精英,能力确实很强,最少之前的一次照面,瞿氏隐隐落下风。

    瞿氏跟GC都是媒体行业,瞿子箫眼光好,也十分有能力,这一次跟GC是讨论媒体拍卖会的合作案。

    “有人送管驰的资料过来吗?”生意场上很多事都是投其所好,瞿子箫看向秘书。

    秘书点头,“之前就有位先生送过来了,我让人送上来。”

    瞿子箫是个成功的生意人,社交颇广,之前因为欧阳薇的关系,认识不少业内知名私家侦探,关系都还不错。

    “瞿总,还有一个《神之域》已经在M洲开机了,您方便什么时候去看看?”秘书翻了翻日程表。

    《神之域》瞿氏投资了一亿两千万。

    国内好的科幻电影不多,瞿子箫一是为这部国内科幻电影,二是为瞿氏的橙子视频带波热度。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不亏。

    “看情况。”瞿子箫淡淡开口。

    没过多久,他就收到了私家侦探调查给他的资料。

    他坐在椅子上翻了翻,看到资料内容,十分惊讶。

    管驰,x0年高考卷理科状元,连续拒绝国内最高两座学府的京大A大招揽,毅然去了s大金融系,而后在两年内又考上了M大金融工程。

    在校第一年,就跟着一个教授参加了一个项目,拿到了高级股票分析师的证书,继而又被两大知名金融行业大佬抛橄榄枝。

    他全都拒绝,自创了GC行业,他的经营理念很强,在注册GC这个商标之前就拿到了近乎两个亿的融资,眼下不过三年,GC已经步入全球五百强。

    S大的金融才子,M大十大杰出学子,金融工程系与刑侦系双学位,财经杂志的新贵。

    网络上还有把他跟京大的宋律庭相比,都是专业理科又暗搓搓的学了个刑侦。

    底下还列举了兴趣爱好,这个金融界才子,很喜欢刑侦。

    瞿子箫认真看完,呼出一口气,心里有了思量。

    有突破口就好,尤其是刑侦。

    拉开左边的抽屉,刚想把资料放进去,就看到了里面三前他让欧阳薇调查的何晨资料。

    那时候他跟何晨刚结婚没多久,让欧阳薇帮忙查过何晨资料。

    欧阳薇当时是129的初级会员,查到的关于何晨的资料并不多,寥寥几句在一个报社上班,还有关于几次都是她故意撞他的痕迹……

    瞿子箫目光略过这些资料,迟疑了一下,然后把管驰的资料放进去。

    **

    瞿子箫加班了一晚上,第二天早晨,就接到了瞿太太的电话,让他去何晨的住所接她,从瞿家出发去医院。

    听到这个,瞿子箫更加头疼。

    他看向开车的助理,按了按太阳穴:“去她的公寓。”

    助理恭敬的点头,还朝后视镜看了一眼,没再说什么。

    兢兢业业的把车开到了何晨的住所。

    何晨住在老城区,房价不算很贵,这片儿很热闹,路过一片早餐地,一大早就能感觉到鲜活的气息。

    有家早点铺十分有名,一早上就排到了街尾。

    小区内也一早就一堆老年人在打太极,还有聚在一起喝早茶的。

    “那是不是梁老先生?”助理看着为首的哪个打太极拳的老年人,惊讶了一下。

    最近国漫兴起,国学文化又一波热度,梁老先生作为京城太极拳馆的国学接班人,在网上实火,他在外踢馆的视频被人做了不少踩点向,风靡一时。

    最主要的他是物质文化的宝藏,属于国宝级人物。

    也是橙子视频的热点。

    瞿氏大部分员工都知道这个梁老先生。

    瞿子箫看到那位梁老先生,也十分诧异,没想到梁老先生住在这么接地气的地方。

    不过看梁老先生认真打拳,他没有打扰,只暗暗记下了这里。

    瞿子箫跟何晨向来泾渭分明,很少来找何晨,也没进过她的房间,这次还是瞿太太给他的地址。

    他站在楼下给何晨打了个电话。

    何晨只淡淡说让他等着。

    瞿子箫皱了皱眉,他拿着手机,刚想要进去。

    刚站到电梯边,电梯就开了,里面穿着白色衬衫黑色休闲裤的男人靠在左边站着,一手插兜,眉眼微垂。

    看到那人,瞿子箫愣住:“管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人不就是公司内部昨天没约到的管驰。

    听到声音,管驰也抬了头,他眉眼有着意气风发,细看,又带了点儿隐晦的颓丧,看着瞿子箫的目光更是复杂。

    只是朝瞿子箫略微点头,“来找人。”

    说完直接离开。

    身侧,瞿子箫的助理看着管驰的背影,十分惊讶:“管总怎么会来这里?”

    瞿子箫摇头。

    资料上,管驰的家在市区,他这么早在这里出现,想必是对他很重要的人。

    何晨下来已经是五分钟后了。

    她今天头发也没扎,随意的披下,穿了个浅蓝色的碎花长裙,鼻梁上罕见的戴了个黑色的眼镜,脚上踩了个人字拖,不修边幅的从电梯出来。

    这栋楼距离大门口不远,助理的车也停在外面。

    何晨走在瞿子箫前面,路过的老年都会停下来跟她打招呼。

    “小晨,早上好。”

    “小晨这么早要出门吗?”

    “……”

    何晨也笑眯眯的回应,每个老人她都能叫上号,对老人十分温和又有耐心。

    瞿子箫看着她的背影,忽然想起来他总是见到瞿太太看何晨的采访视频,大多是一些老人琐碎家常的视频,在当地频道,眼下几乎没几个人会看的频道。

    路过打太极拳的那一行老人。

    穿着白色练功服带头的老人直接停下来,“小晨,你看看我这么对不对,是不是第十四式。”

    他激动的给何晨演示了一下,然后又指着另一位老人开口,“老白头说我不对,你评评理。”

    “明明就是你不对!”另一个老头也过来,气得脸红脖子粗,“小晨你给他演示一下!”

    对付老人,何晨向来有一套。

    她随手比划了个大西瓜,低垂的眉眼耐心又认真:“白爷爷,梁爷爷的是他复原版的第十四式,你是传统一代代流传下来的第十四式……”

    没三分钟,这件事就解决完了。

    瞿子箫的助理频频看她,最后看到何晨去那家有名的早点铺,越过人群,直接拿了两份豆浆包子的上副驾驶的时候,他实在没忍住,没敢问她跟梁老为什么这么熟,只问了一句:“少夫人,您学过太极?”

    她刚刚比划的太极,就算是外行,看得也是有模有样。

    何晨咬了口肉包子,然后用手机拍了一张满是肉馅的图片,发给秦苒——

    【你看这肉,它香不香?】

    发完她才回助理:“大学参加过兴趣协会。”

    后座的瞿子箫也看了何晨一眼,没出声。

    车子直奔瞿家大宅。

    瞿太太已经早在门口等着了,看到两人一起来,她显然很高兴。

    几个人换了辆加长车。

    瞿太太跟何晨坐一起,瞿子箫单独坐在一边,并拉了桌子,放电脑,随时听会议内容。

    很快就到了一院。

    何晨直奔住院部,按了两层,一个15楼,一个17楼。

    瞿管家贴心的询问,“少夫人,您约的医生是住院部医生?在哪一层?”

    他心里思忖,一院的住院部有哪几个心外科医生。

    “你们先去17楼,有人会带你们去,”15楼很快就到了,何晨拎着一袋包子出去,“我先去给我朋友送个早餐,马上来找你们。”

    她家边上的早点铺十分有名,昨晚就跟秦苒说好了,早上给她带吃的。

    电梯继续向上。

    何晨不在了,瞿子箫才看向瞿太太,有些无奈。

    瞿太太倒不在意,“小晨能有这个心,我高兴,也让她高兴高兴,到时候看到医生,你可不许问什么,也别打击她的积极性。”

    她看了这么多专业医生,也不抱什么希望了,今天能答应何晨,是不想拂她的好意。

    至于医生能不能治,她跟瞿家人早就不抱希望了。

    叮——

    17层到达。

    电梯门刚打开,瞿太太一行人倒是有些惊讶,17楼……陈设看起来不太像是住院部,没有病人跟家属过往的痕迹,倒是有不少医生护士来往。

    他们还没惊讶完,一位护士就过来,“您是晨小姐说的那位瞿太太吗?请跟我这边来。”

    ------题外话------

    **

    安安安安安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