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秦苒没立马过来,她站在楼梯口停了一会儿,看向四周。

    可能因为这家咖啡不好喝,二楼人并不多。

    感觉到她的表情不对劲,巨鳄走到这边来,一边朝周边张望着:“兄弟,没事吧?”

    秦苒在楼梯口站了会儿,模样懒散,她收回目光,随意的看了眼巨鳄:“没事,你来M洲的消息有人知道吗?”

    “一路上除了停机坪,我没停留过。”听着他的话,巨鳄也朝四周看了看,一双眸子眯起,“那个服务员……”

    他手漫不经心的插进兜里,摸了摸武器。

    “先坐过去。”秦苒脱了大衣,里面是一件白色线衣,她声线平淡。

    两人都是见过风浪的人,纵使感觉到被人盯梢了,也不怎么急躁。

    一边走一边聊着往窗边的位子边走去。

    坐在上巨鳄身边的心腹见巨鳄起来,也从位子上站起来,看到秦苒那张脸,他心底实际上非常崩溃,但脸上还是绷住了。

    “这是青林。”巨鳄看了他一眼,随意的介绍。

    青林“刺啦”一声拉开椅子站起来,毕恭毕敬的看向秦苒,张了张口,不知道要怎么叫她……

    秦苒坐在两人对面,把咖啡杯放到一边,顺便摆弄起了手上的手机。

    手机瞬间舒展开成一个屏幕。

    底端在白色的桌子上投影成键盘。

    秦苒先是输入了一串代码,眼睫垂下,覆盖了浅淡的眸子,没抬头,声音不急不缓:“秦苒。”

    青林立马明白这是孤狼的名字,“秦小姐。”

    “嗯。”秦苒随意应了一声。

    巨鳄靠着椅背,目光不着痕迹的在四周看了看,“你当时第一次接单的时候是几岁?”

    秦苒手机大屏上出现了一串串代码,“十四。”

    虽然何晨跟渣龙都提前说了,巨鳄还是默了下,他摇头,“我十四岁,被我叔叔扔进狼群,还觉得自己够厉害的。”

    谁知道别人的十四岁,比他还牛逼。

    巨鳄跟何晨他们不一样,他入会完全是因为秦苒。

    当初129刚成立,黑客联盟不敢接巨鳄的单子,巨鳄尝试在129下单,没想到真的横空出来一个黑客,全盘黑了所有监控。

    若没有那次,巨鳄现在说不定也被马修关在了牢房。

    之后几次没那么惊险,这第一次巨鳄记忆深刻。

    当然,外界人自然不知道,在亚洲嚣张的热武大佬巨鳄,几次陷阱逃生,身后为他扫清障碍的是他的兄弟孤狼。

    他是被常宁以孤狼的名号给骗进了129。

    “咳咳……”身边喝咖啡店的青林见鬼了一样。

    秦苒抬头,淡淡的看他一眼,挑眉。

    青林连忙放下杯子,一边咳一边道:“不是,秦小姐,这咖啡难喝。”

    “咖啡确实喝,我给你点了牛奶。”巨鳄自己端了杯白开水,又把一杯牛奶推到秦苒那边,目光继续扫着周围。

    投影键盘很小,秦苒一手敲着代码,一手端过来牛奶,眸光收回:“这一段监控控制住了。”

    “也没窃听器。”巨鳄收回看身边花卉的目光,整个身体放松。

    两个人虽然没什么交流,但都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巨鳄跟青林一开始沉浸在见孤狼的情绪之中,对自己的行踪也有信心,自然没想到一来就被霍尔发现了,到达咖啡馆后,也没感觉到有人监视。

    “这一块是马修的地盘,可能会是他的人,”巨鳄眉头皱起,“他应该不知道我的消息。”

    他主要场地并不在M洲,虽然跟马修有过节,但马修不会花大代价这么盯着他的。

    要说盯着他的是程土,巨鳄可能还会相信。

    “待会儿你们先走。”秦苒把手机搁在一边,代码监控都已经处理好,剩最后一个启动键,只等待会儿巨鳄离开。

    巨鳄点头,他靠着椅背,看起来还挺闲散随意的:“你们之后都一直在京城,什么时候来我的地盘?”

    “看情况。”秦苒捏了捏手腕。

    “你以前不是挺喜欢往乱区钻?”巨鳄两只手搁在桌子上。

    两人熟悉,巨鳄自然也知道,秦苒当时不是喜欢往贫民窟跑就是去几个乱洲。

    秦苒瞥他一眼:“职业需要。”

    青林就坐在两人身边,喝着难喝的咖啡,目光看了看二楼的环境,除了两个服务员,他没看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不过巨鳄跟秦苒都说不对,那就是他没看出来。

    不过……

    知道自己被盯上了,还能淡定的聊天。

    他估摸着,也就这两位能做得出来。

    两人随意的聊了几句,巨鳄终于补了半年前没见到孤狼的遗憾。

    秦苒拿起桌子上放着的手机,十五分钟了,“你们先走,隐秘点。”

    孤狼脱了外套,随意的拿在手里,“好,还有那个单子,我已经让人着手去办了。”

    他跟青林拉开椅子站起来。

    也就是这时候,秦苒看了看桌子上摆着的手机页面,按了下“enter”键。

    巨鳄跟青林已经下楼了。

    与此同时,一处监控室,全方位路段的36个监控突然陷入漆黑,看着监控的一行人按着耳麦,“长官,监控没了!”

    **

    咖啡馆。

    秦苒也不急,她坐在位子上,随意的翘着二郎腿,姿势还挺嚣张,把手机不紧不慢的拼回去,才打开微信,点了顾西迟的头像,发过去一句话——

    【记得找马修捞我。】

    秦苒又给程木发了条消息——

    【跟朋友去了另一个地方,稍等。

    发完这句,秦苒才看着楼下,还没有人来。

    倒是楼梯口处多了一个人上来。

    是程温如。

    “苒苒,程火他们说你在这里。”程温如拍了拍衣袖,有些雷厉风行的,“刚刚有个人下楼撞了我,你朋友人呢?”

    “他们走了。”秦苒往里面坐了一个位子,让给程温如。

    见秦苒对面没有人,程温如坐过来,招手让服务员点了杯咖啡,“三弟让我来找你,他今天看起来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秦苒抬眸,她走的时候还挺好的。

    这里咖啡上得很快。

    服务员很快上来两杯,秦苒喝了一口。

    又焦又苦。

    没想象中那么难喝,杯子也不大。

    程温如也喝了一口,她眯了眯眼:“看起来是,这种情况我只记得一次,第一次是他把我那个陶马拼好,前一天还非常高兴,想要给我爸一个惊喜,后一天就把修复好的陶马交给了我,表情跟其他事情没两样,就……”

    程温如摇头,她说不出来。

    不过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程隽就变得懒散了,几乎不专注任何事情。

    这么多年来,程温如大概就看到,在秦苒这件事上,是他做过最认真的事情了。

    秦苒愣了一下,想不出来他还能因为什么事情。

    就是这时。

    马修的人出现再秦苒面前,几个手下每个人全副武装,最后只看到两个悠哉游哉的喝着咖啡的女人。

    一行人面面相觑,但也把人秘密从后面带走了。

    **

    马路斜对面。

    秦苒有心安抚程木跟程火,今天要是程木,可能就信了秦苒的短信,但还有程火在。

    他送秦苒来这里之前,程水千叮万嘱秦苒。

    虽然程火觉得秦苒不需要他们的保护,但也没松懈,毕竟这里是马修的地盘。

    他看着电脑的同时也注意咖啡店的动静。

    马修的人马一出现,他就看到了。

    “不对,”程火看着程木的短信,好半晌,放下电脑,“我们下去看看!”

    两人直接到二楼。

    临窗边,空无一人。

    与此同时。

    隔壁街道的,程温如抓着秦苒的手臂,心下思绪很多,这行人来到咖啡馆,每个人全副武装,该不会是抓大堂主的人……

    她正想着,就见秦苒收回目光,淡定的向她:“程姐姐,不用担心,没事。”

    秦苒表情挺淡定,程温如莫名有些安心,她松了口气:“苒苒,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知道,”秦苒翘着二郎腿,不轻不重的给程温如丢了个炸弹:“马修的人。”

    ------题外话------

    **

    凌晨见!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