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秦管家往前走了一步,挡在秦苒面前,看着她,满是沟壑的脸上带着祈求,他嘴角嗫嚅了一下,“您最少要等着下午六爷回来……”

    秦管家这一脉能有今天都秦修尘在背后支撑,他虽然是个管家,但手中根本没那么多人脉。

    事情刚发生秦管家就联系了秦修尘,没有他在秦管家几乎就失去了主心骨。

    秦陵这件事秦管家很清楚,背后肯定有秦四爷的手笔,但最后肯定查不到秦四爷手上,就像当初秦家嫡系覆灭的情况……

    这几天他跟阿文等人看得那么紧,没想到还是出了事。

    秦苒站在电梯门前,没有说话,她垂着眼睛,好半晌,她才微微抬起了头,那双平日里又冷又黑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染上了一层血色。

    她平日里向来都是懒散又混不吝的,这样的她对秦管家来说太过陌生。

    秦苒微微闭了闭眼,好半晌,她睁开眼睛,声音平静无波:“先去医院。”

    开车的是阿文。

    秦苒没有开自己的车子,她拉开车的后座。

    秦管家坐到驾驶座,星期六车一直不多,一路几乎畅通无阻。

    二十分钟后,到达研究院附属医院。

    附属医院三楼,紧急手术室。

    秦汉秋站在手术室门外,平日里憨厚的脸上如今一片沉静,一双眼睛也熬得微红,一动不动的看着手术室的方向。

    手术室不远处,还站着一个女人跟一个微胖的女孩。

    那女孩看起来也不过九岁,一双眼睛又黑又亮,有着不符合常人的平静,只是垂在两边的手紧紧捏起。

    两人身边还站着里一男一女两个记笔录的民警。

    来的路上秦管家已经跟秦苒说过,这是一起交通事故,司机突发癫痫,此时正在一院。

    秦苒没有看任何人,她径直走到手术室外。

    看到她,秦汉秋的眼眸终于动了动,似乎是终于有了些力气:“苒苒……”

    “现在什么情况?”秦苒声音还算平静,微微压着,在安静的走廊十分明显。

    “下了一次病危通知书……”秦汉秋看向秦苒,“一个小时前从、从一院转到这里。”

    当时距离一院近,直接把秦陵送到一院,一院下了一次病危通知后,就建议他们转到附属医院。

    秦苒略微点头,她没有再说话,站在秦汉秋身边等了一会儿,似乎是缓过神来了。

    才拿着手机往长廊尽头走。

    “小姐,您去干嘛?”秦管家一直注意秦苒的动静,看到秦苒往另一边走,连忙开口。

    他知道秦苒的脾气。

    秦苒没有回头,声音冷冷清清:“我朋友还在等我,给他打个电话。”

    她也没骗秦管家,到医院后她才想起来陆照影的事情,给他打了个电话。

    现在九点不到。

    陆母在换衣间试衣服。

    她换了身紫色旗袍,又拿了件白色的羊绒外套,出来询问陆照影。

    陆照影看了她一眼,皱了皱眉:“妈,您别换了,秦小苒今天有事。”

    “什么事?”陆母拿着外套的手一顿,她把外套扔到一边的沙发上,眼睛微微眯起。

    陆照影摇头,脸上也没了玩世不恭的笑,声音发沉:“她语气不对劲,我只见过一次。”

    那次还是在云城陈淑兰去世之前的。

    陆照影从沙发上爬起来,一边拿出手机给程隽打电话,一边拿了外套往外走:“妈,我出去一趟。”

    陆母本来想跟他一起去,看着他那发沉的脸,想了想,还是留在了家中。

    **

    医院这边。

    秦苒打完电话,才靠着墙,停了好一会儿。

    她捏着手机的手有些发紧。

    好半晌才重新拿起手机,按着手机想要再度拨出个号码,手机页面,程隽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不远处,手术室门开了半边,穿着蓝色手术服的副刀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他手上拿了个单子,正在跟秦汉秋说话,声音发沉:“每个手术都有风险,开颅手术跟心脏手术风险最高,我不能跟您保证什么,我会尽一个医者最大的努力。”

    秦汉秋眼睫动了动,这个时候他的头脑异常清晰,他拿着笔,又拿着手术签署协议,看着上面的成功率却不敢签:“手术会有什么后遗症?”

    “开颅手术对病人的智商都会有影响的,一般三个月到半年会恢复……”医生尽心尽责的开口。

    秦管家没说话,他只是低头,看着秦汉秋手中的协议。

    成功率——

    65%。

    他脑子有些发懵,尽管他知道任何手术都会有风险,不会有百分百的成功率,但是还有35%的危险性……

    这是秦管家跟秦汉秋都不敢签的原因。

    医生面对这种情况多了,并不意外,这些家属纠结一段时间后总会签的。

    秦汉秋面色沉敛,手微微发抖,拿着笔刚要在上面签字,手中的纸就被人抽走了。

    他微微抬了头,是秦苒。

    秦汉秋终于忍不住靠了墙。

    秦苒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协议表,低头,看了眼上面的成功率。

    秦管家跟秦汉秋都看向秦苒,两个人虽然都不敢签,但这协议最终还是要签的。

    副刀医生也看向秦苒,“这成功率是本市最高的成功率了……当然有一个人手上的成功率更高,几乎100%,但是他比较古怪,一个月只做一次手术,还喜欢做那种疑难杂症……我们院长手术成功率也有90%,但……”

    “是谁?!”秦汉秋似乎看到了曙光。

    秦管家听到前面,也有些激动,听到后面就知道医生说的是谁。

    不说前面那个不为名不为财,只答应一个月做一场手术,手上的手术似乎排到了一年后,至于势?

    整个京城,除了徐家,谁还能撼动程家霸主的位置。

    院长……

    想要预约他,最少也要提前排三个月的号,秦陵这种紧急情况想要请动他……

    就算是秦家鼎盛时期,都没这个可能。

    秦管家抿唇,声音没什么力气,“二爷,您签吧,那位……不可能……”

    “不用签。”秦苒挂断电话,淡淡开口。

    副刀医生一愣:“你说什么?”

    秦苒没说话,她只是沉静的看向几人背后。

    他们背后,电梯到达三楼,门打开,里面犹如潮水般出现了一行人。

    为首的是穿着白色大褂的男人,他板寸头,发色略微泛着白,一身冷厉的气息。

    手里还拿着一份病例表格。

    他在走廊看了一圈,就看到了秦苒。

    直接朝她这个方向走过来。

    副刀医生跟手术室的护士震惊的开口:“院长?”

    院长朝他们略微点头,将目光转向秦苒:“秦小姐,我是程卫平,青宇的爸爸。”

    秦苒朝他略微点头,之前在程家见过一面,她把手中的单子递给程卫平。

    “隽爷什么时候到?”程卫平让身后一行人先进实验室,又把手中的白色大衣递给秦苒,压低声音询问。

    秦苒穿好白色大衣,极淡的眉宇似乎是暴风雨前的天空:“十分钟。”

    程卫平点点头,他带着秦苒往手术室内走,“您弟弟的资料我刚刚已经找一院那边拿过来了,您放心,我先带您看看您弟弟的状态。”

    这是程隽吩咐的。

    秦苒从知道这件事起到现在都没有看到秦陵。

    她把外面大褂的扣子扣起来,又看了秦汉秋一眼,眉眼看不出情绪:“我先进去看看情况。”

    说完,就跟程卫平往手术室内走。

    本来清净的手术室门外忽然忙碌起来。

    一群医生护士来来往往。

    又五分钟后,一个护士走过来,她拉下口罩,“秦先生,你们放心,里面那位小朋友安全。”

    秦汉秋跟亲管家阿文等人站在手术室门外,头脑有些转不过来。

    一系列发生的事让他们脑子有些发懵。

    这个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

    “刚刚,跟小姐进去的那个人……是院长?”好半晌,阿文反应过来,他看向秦管家。

    秦管家略微回了神,他自然是没见过程卫平的,但也听到一群医生跟护士叫他院长,此时有些恍惚:“好像是他……”

    ------题外话------

    **

    嘤,魔鬼电脑又坏了,死活开不了机,手机写完,吃完饭去修电脑……

    晚上见……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