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左丘容拿了几张纸递过去。

    叶师兄从上往下看了一眼,验证了自己的想法。

    左丘容一下午就没出来,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没有告诉外面的两人廖院士手里有了新的研究,廖院士也忙着自己的研究,两人忘了秦苒的一类论文。

    只有叶师兄从头到尾看了秦苒的论文。

    看完左丘容递给自己的纸,叶师兄脸色有些怪异。

    左丘容一直对秦苒这么忌惮,叶师兄现在能理解了,小师妹,确实可怕。

    他看了眼正在拿电话的廖院士,不由张了张嘴:“廖院士,您不用打电话了。”

    廖院士偏了偏头,看向叶师兄。

    叶师兄拿着手中的纸,定定开口:“这个实验内容,就是小师妹投稿到SCI期刊的论文。”

    他身边,左丘容好不容易带了点愉悦神色的脸,一点、一点僵硬。

    **

    车上。

    秦苒靠着副驾驶后座,眼睫垂下,眼睑下面有些微微的青色。

    她上来的时候眉宇间还带着显而易见的燥意。

    这会儿倒是消散了很多,垂着的眉眼倒是少见的安静。

    车窗外灯火阑珊。

    安静的车内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只响了一声就被程隽直接按掉,是秦苒的手机,打电话的是陆照影,他想了想,把车停在路边。

    又拿着自己的手机下了车,给陆照影拨了个电话。

    “什么事?”他靠着车门,随手点了根烟,语气散漫又敷衍。

    那边的陆照影顿了一下,“我不是打给秦小苒的?算了,都一样,你告诉秦小苒,让她别忘了我们明天早上十点约好的见面?”

    “见什么面?”程隽伸手弹了弹烟灰,他抬头看马路对面的路灯,神情懒散。

    “就我妈,死活都要见她,”陆照影那边,正靠在床头,腿上还搁着台电脑,他扯了下自己额前的紫毛,语气幽幽,“隽爷,说起来你是不是跟我爸说了些什么……”

    从他回京城后,就莫名其妙的被陆家人拉回去培训接班。

    程隽走到垃圾桶边,把烟按灭,挑眉:“没有,不是我,挂了。”

    说完,也不给陆照影反应的时间,直接把电话挂断,然后重新回到驾驶座,启动车。

    这一番动静,秦苒也差不多醒了,她靠着车窗,扯了扯身上的黑色毛毯,语气还带着些鼻音,“是陆照影?”

    “是他。”程隽把车开到大路上,修长的手指敲着方向盘。

    实验室到公寓也不远,秦苒醒了就眯继续睡,她拿起手机,打开微信。

    微信上倒有不少信息,叶师兄的有,南慧瑶褚珩他们的也有,还有高中几个同学的消息……

    秦苒往下翻了翻,最后停在了秦陵的微信上。

    最后一条消息还是她中午发过去的程隽的录屏。

    秦陵还没回。

    秦苒手指敲着手机屏幕,略微思索。

    直到下了车,秦苒还有些不在状态。

    程隽抬手按了一下电梯的门,看她一眼。

    “不是,”秦苒将手机一握,轻轻敲着下巴,不紧不慢的开口:“小陵可能又觉得你菜?”

    这么晚没什么人,电梯门很快就开了。

    程隽继续看她,没出声。

    **

    翌日。

    星期六。

    早上七点,秦苒起床。

    蹲在窗边的程木听到声音,不由往后看了看,诧异:“秦小姐,你这么早就起来了?”

    “嗯,”秦苒按了按眉心,她走到饮水机边倒了杯温水,“我先去一趟云锦小区。”

    “好,”程木去厨房把秦苒的早饭端出来,“隽爷早上六点就去博物院了。”

    程隽早上六点就出发去了博物院,冬天冷,他早上起来没有叫秦苒,只是吩咐程木到了点把她送到陆照影他们约好的地点。

    程木以为秦苒要九点才醒,没想到她七点就起来了。

    厨房还有一份程金的早餐,程金今天不上班,起来的比平常要晚,程木把他的那份早餐直接端给了秦苒。

    秦苒吃完,就去换衣室穿了件外套,又拿好围巾出来。

    在柜子边转了转,拿了串钥匙。

    “秦小姐,你今天要自己开车?”程木拿着水壶从卫生间出来,就看到秦苒一边换鞋,一边把围巾挂在了脖子上。

    秦苒抬了抬眼:“是啊,有问题?”

    “可……”程木张了张嘴。

    “我走了。”秦苒朝后面懒散的挥了挥手,拉开门出去。

    程木剩余的半句话才吐出来:“可隽爷说你开车太危险了……”

    他看着被秦苒关上的大门,没敢说什么,只拿出手机,点开微信,翻出程隽的微信号,发了一句话过去。

    发完之后,程金拖着步伐从楼下上来,直奔厨房。

    一分钟,程金从厨房出来,问程木:“我早餐呢?”

    程木拿着水壶装死。

    **

    星期六,早上并不堵车,秦苒八点不到就站在了秦汉秋门前。

    她扯下了围巾,伸手敲了敲门。

    没几秒钟,门就开了。

    开门的是阿文,他看到秦苒,面色一变,“小姐?”

    他似乎是熬夜了,眼睛有些血色。

    秦苒“嗯”了一声,然后看向他身后,“小陵他们呢?”

    整个屋子有些不同于寻常的安静。

    她微不可见的皱了下眉。

    “是小姐来了吗?”秦管家立马从大厅里面出来,他面色看不出与以往有什么不同,让阿文走到一边,“快进来,阿文,去给小姐泡茶。”

    他侧身,让秦苒进来。

    阿文什么都没说,直接去厨房给秦苒泡茶。

    秦苒坐在了沙发上,她围巾还挂在脖子上,接过阿文递过来的茶,冰凉的手渐渐有了些许温度,“这里就你们两个人吗?”

    “二爷出去买菜了,刚刚才走,小少爷跟库克老师一起去学习了,”秦管家笑了一下,他眉眼温和的看向秦苒,“您要留下来吃饭吗?二爷回来看到你一定很高兴。”

    秦苒没说话。

    她只是端着茶杯,低眸看着杯子里绿色的茶。

    周边的气势一下子沉下来,秦管家脸上的表情也一点一点开始崩溃。

    就在他要绷不住的时候,秦苒忽然笑了一下,她把茶杯放下,直接站起来:“我就不吃饭了,待会儿还要见一个朋友。”

    把秦苒送出了门。

    秦管家才靠着门慢慢滑下来,他伸出满是沟壑的双手,捂住了脸,神色有些激动。

    “秦管家,您怎么一点也不跟小姐说?”阿文眼睛发红。

    “六爷要晚上的飞机才到京城,这个时候没人主持大事,你要我怎么跟小姐说?”秦管家摇头,他放下手,眼眶红了,“你没听小少爷说了,她现在忙着自己的研究实验,每天睡不到四个小时……小陵现在还在手术室,情况不知如何,要是被她知道了,她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

    秦管家再傻,也知道秦苒真正看重的是谁。

    此时换成秦汉秋或者秦修尘任何一个人都好,偏偏是秦陵。

    连一直老实巴交只想着搬砖的秦汉秋,都变得秦管家不太认识了,秦管家难以想象,这件事要是被秦苒知道,她会弄出多大事来。

    京城水这么深。

    秦陵这件事背后肯定有秦四爷的运作,秦四爷背后是欧阳家……

    秦管家靠在门上,平定了很久,才站起来,“你把电脑带上,我们去医院。”

    阿文拿了电脑。

    秦管家直接拉开门。

    门外有一道身影,逆着光,秦管家只能感觉到她身上冰凌的气息。

    秦苒伸手,把围巾往下拉了拉,一双清凌凌的眼睛看着秦管家,深邃空寂,脸上没有任何情绪,黑发搭在眉骨上,极具寒意:“哪个医院?”

    她神情状态太不对劲了。

    秦管家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研究院附属医院……”

    “是你们家那个秦四爷?”秦苒看秦管家一眼。

    秦管家面色一变,“不是!”

    秦苒点点头,没再说话,转身直接走向电梯,黑色的风衣划过一道弧度,眸色凛冽。

    秦管家连忙追上去,“小姐,六爷要下午才会回来,你的安危同样重要,别冲动行事!秦家嫡系折腾不起了!”

    ------题外话------

    **

    隽爷(看小陵):菜。

    小陵(微笑):我只是救了我未来老婆。

    因为本文写不到小陵,所以剧透一下~

    晚安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