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十一月底宋律庭进研究院引起了实验室的波澜,程温如跟程饶瀚都大略也听手下提过一点。

    至于宋律庭这样的人才……每年京城都会冒出来几个,但真正能掀起风浪的不多,大部分家族都会选择在这凤毛麟角的人身上投资、广撒网。

    毕竟这行人有些真正干出了一番大业,有些因为工作途中得罪了人,半途夭折。

    宋律庭在研究院掀起了波澜,已经有人注意到他。

    只是他在研究院的研究狂人中引起了巨大波澜,但在京城真正掌权人眼里,分量还不大,毕竟……他也是成长中的天才,手中掌握的实权几乎没有,几个家族都还在观望他。

    除了宋律庭跟研究院的事情,每年几大实验室的考核他们也会关注。

    今年收录物理实验室的考核,闹出很大波澜秦苒这个新人自然不少人注意。

    连程饶瀚的手下都多提了一句。

    那时候程饶瀚的手下是带着观望……以及抱着以后投资的心态提起秦苒的。

    撇开其他不说,秦苒确实是京大最近几年除了宋律庭之外十分冒头的一个新人,当时提及这个新人连程饶瀚都有关注几句,不过毕竟还是一个冒头的年轻人,程饶瀚也只吩咐手下盯着。

    此时听手下一提,他捏着资料的手发紧,“你这么说,莫非那新人就是秦苒?”

    他想起来,当初手下跟他提这件事的时候,隐约说过她姓秦。

    只是当时他忙着徐家的事情,没怎么用心去记。

    书房里的温度显然已经低了下来,手下低头,好半晌后,才缓缓开口:“……是她。”

    “好,果然上前途坦荡。”若秦苒只是一个普通人就罢了,这种资质虽然能引起程饶瀚关注,但也不会引起太大的波澜,毕竟没有背景在京城这个圈子里混不容易。

    可现在……

    秦苒的这种资质,依照程老爷子对她的态度……不出几年,必然能在研究院混到管理阶层的位置。

    一旦混到了管理阶层,跟普通研究员差别就太大了。

    程饶瀚捂着胸口,他胸口闷到一口气喘不过来。

    手下看他半晌没有说话,不由抬头,看他捂着胸口的模样,大惊失色:“大少爷,大少爷您没事吧?!”

    “没……事。”程饶瀚摇头,他双手撑着桌子,抿唇。

    看来他要加快时间了。

    **

    与此同时。

    校场。

    程隽手里拿着个长戬,抬眸看一脸跃跃欲试的几个年轻人,顿了顿,认真的询问,“你们确定要跟我打?”

    他掂了掂了手里的戬,挑眉。

    “当然,我们今天去特训的时候,上一任教官说你破了历史记录。”一行年轻人疯狂点头。

    不远处,围观群众。

    “施先生,您没事吧?”一人看到施厉铭嘴角似乎抽了抽。

    施厉铭:“……没事。”

    圈子内,程隽优哉游哉的抬起手中的长戬,看着围过来的一众年轻人们:“六个人啊……”

    他若有所思的抬头。

    一分钟后。

    程隽手中的长戬转了转,又一把握住,走了几步,随手扎到校场放兵器的武器栏中。

    所路过之处,一众人“刷”的一声让开一条路。

    “果然三少爷跟基地传言的一样,很厉害。”程芮站在秦苒身侧。

    身侧,秦苒没个正行的靠在武器桩上,她身上还披着白色的披风,正若有所思的看向程隽的方向……

    她没见过程隽出手……

    刚刚……

    莫名让她感觉有一点点熟悉,但具体哪里熟悉又说不上来……

    秦苒微微思索。

    “对了,秦苒姐姐。”身侧的程芮又询问秦苒,“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秦苒收回看程隽的目光,她看向程芮,笑得散漫。

    程芮睁大眼,“就是偶像二十四小时,有好几个关卡你怎么不去,那个射击关卡,我看过京大的帖子,你当时军训十中十,你要是去了那个关卡,早就拿了射击第一名。”

    “还有那个小提琴关卡,你比田潇潇还要厉害啊,”程芮越说越激动,“那个秒计绘画关卡,不好意思,我还扒过你高中论坛,你在板报上画的也非常好看,怎么不去,还那书法……”

    她列举了一堆关卡。

    最后遗憾的总结,“你要是全参加就好了。”

    其他就算了,程芮非常想看秦苒在基地传呼其神的射击。

    这个要是也参加了,在网上掀起的波浪一定比现在要大的多,秦苒会火到一塌糊涂……

    虽然她现在也火……

    程芮因为这个,已经遗憾了一星期。

    秦苒手拢了一下披风,淡定的回答:“因为人设中没有。”

    程芮偏头看她,疑惑:“什么人设?”

    “没什么,”程隽已经朝这边走过来了,秦苒站直,她咳了一声,然后看向程芮,复制了程温如的一句话,“好好学习。”

    程隽一边穿外套一边朝这边走过来,瞥了程芮一眼,礼貌的询问:“你还有什么事吗?”

    “……没。”程芮往后退了一步。

    程隽点头,这才看向秦苒,手指漫不经心的把里面衬衫最上面的一粒扣子扣起,顿了顿,询问的看向秦苒:“先去找爷爷?”

    秦苒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了程隽一眼,才慢吞吞的点头,随意的“嗯”了一声。

    她还要回去研究项目。

    两人原路返回,还要路过梅园。

    这会儿程家一部分不是在校场,就是在大堂里面聊天联络感情,一路上其实挺安静,遇不到几个人。

    程老爷子的书房。

    程木紧跟着程温如来看热闹。

    程管家把木盒小心翼翼的拿出来,装这幅画的木盒应该是有精心打造的,因为有程温如口述的“点翠”在前,程老爷子跟程管家端详了好半晌,没秦苒那么胆大的开锁。

    最后还是请了看管库房,对此十分有研究的管事。

    “这是机关锁,”管事看到这木盒,眼前一亮,“这种工艺我也只在历史书上看过。”

    管事小心翼翼的接过来木盒,拿在手中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始开锁。

    程老爷子跟程温如等人都坐在书房,目不转睛的看着管事的手。

    程隽跟秦苒从外面进来。

    “苒苒,这是你哪个朋友?管事说,光是这个机关锁工艺,至今研究的人已经不多了,你那个朋友还会研究这机关锁?”程温如看到秦苒,立马指着这机关锁询问。

    听到这话,秦苒还没有什么反应,懒懒的靠在书房门上的程隽就看了她一眼,精致的眉微微挑着。

    程老爷子跟程木都从机关锁上移开目光,看秦苒的方向。

    “……我也不知道。”秦苒往前走了一步,她看着管事手中的木盒,也没想通,为什么巨鳄要给她寄一个这样……看起来没什么但还有一段历史的盒子。

    她刚说完,机关锁一声清响。

    管事没秦苒那么粗暴,而是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机关锁,看到机关锁之前有被人强行打开的印记,缺口还很新,他十分心痛:“这机关锁竟然缺了一块,谁那么不识货……”

    程木没说话。

    程温如也没说话。

    程隽懒洋洋靠着门,瞥那管事一眼,平淡的开口:“您先看看那幅画。”

    木盒外面精致,里面更为精致,铺着锦缎,里面是包装好的完整画卷。

    管事这才放下木盒,戴上专门防止古画氧化的手套,虽然他心痛机关盒,但用这般精巧的盒子装的画肯定不是凡品。

    他慢慢把画慢慢铺在长桌上展开。

    里面似乎是一幅山水画图。

    “山河万里图?”程木看着中间笔墨挥毫的题字,念出了名字。

    再看看旁边红色的印章,字迹他看不清,也不知道是谁的墨宝。

    念出来后,程木才看到房间内最懂这些的三个人程老爷子、程温如跟管家都没有说话,他侧头,看向管事:“这画有问题吗?”

    “没问题。”管事有些恍惚。

    “那你们怎么……”程木抬头。

    “不是,”程温如看向程老爷子,“爸,我们……是不是还研究过这幅画?”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