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亭澜。

    程温如公司的事情没处理完,就早早过来了。

    程隽正坐在楼下沙发上,腿微微搭着,膝盖上还放着他惯用的电脑。

    程木蹲在小角落十分认真地拿着小铲子等一系列工具,嘴里嘀嘀咕咕埋怨着他哥没有照顾好花。

    程温如去楼上找了一圈,没找到秦苒,才下来坐到程隽对面:“苒苒她还没下课?”

    “再等会儿。”程隽漫不经心的手指敲着键盘,头也没抬。

    “那就再等等,”程温如遗憾的叹息一声,坐直身体,指尖敲着膝盖,她微微眯眼:“你有没有听说,研究院要进一个不是四大家族的新人?”

    研究院专攻武器与自动化机械的工科研究。

    程隽对这些向来不太在意,眸色浅淡,“是吗?”

    “你怎么半点情绪变化都没有?”程温如双手环胸,抬着下巴看他,“你不是已经开始跟大哥争了吗?”

    “谁跟你说我要跟他争?”程隽挑起唇角,松散的看她一眼,指尖暂且停了在键盘上的动作。

    “家里都传遍了,”程温如倾身,“就二堂主那件事,大哥在程家如日中天的位置都被你撼动了,可以啊,不动则已,一鸣惊人。”

    “那是个意外,”提起这个,程隽忍不住笑了笑,眉宇间流淌着雅致的韵色,“我不跟他争。”

    程温如往后靠了靠,眉头拧起,“还不争?你要知道大哥那个人最后不会给你活路的。”

    程家在老爷子的管理下算好。

    秦家一脉自相残杀到现在连四家家族都挤不进来。

    一个家族,最重要的就是领导人,任人唯贤,胸襟开阔,过人的雅量,不然难成大气候。

    程饶瀚这个名字,程老爷子给他取的时候,就希望他有广阔的胸襟。

    没想到最后还是随了他母亲,这些年程老爷子对程饶瀚越来越失望,但程隽一直无意程家,程温如专心公司,这才让程饶瀚在程家一家独大。

    “争是要争,”程隽淡定的嗓音里多了些漫不经心,“但是争的不是我。”

    他把腿上的电脑随手放到桌子上,看向程温如,不急不缓的两个字:“是你。”

    “我?”程温如一顿,然后摇头,失笑,“怎么会是我?”

    “只能是你,”程隽站起来,指尖将桌子上的车钥匙勾起来,走到门口的时候,稍微顿了顿,才放缓声音:“程家还是需要程家人来继承。”

    门被轻轻带上。

    程温如坐在沙发上,一双锐利的的眸子眯了眯。

    “大小姐,喝茶。”程木洗了手,又去厨房倒了一杯茶来放在程温如手边。

    程温如伸手接过来。

    手捧着茶杯。

    眉头稍拧,指尖无意识的敲着茶杯,她不是第一次跟程隽讨论这件事了。

    但以往程隽都是漫不经心的应她,之后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程家的事情他最多就接手一半,带入正轨了,就随手交到程家人手里。

    当初基地就是这样,他参加了半年特训,就爬到了基地负责人的位置,可偏偏把一队人教出来了,他直接撒手走人,去学摄影,老爷子当初被他气得要命,最后还是没舍得说他。

    诸如此类的还有很多,外界传言他爱好广泛,行事过于飘,太过自负,难成大事。

    一开始程温如也是这么认为,直到后来……

    老爷子病重,程金带她去了拍卖场,见识了“忘忧”,这种像是外星物种的东西。

    自此稳定了老爷子的病情,这点程金嘱咐过她不能外传。

    后来程隽又带着她开了一个公司。

    外界传言她手段不凡,但实际上,她的手段比起程隽弱得不是一星半点,甚至于她在商场上杀伐果决的手段有一半都是从程隽手上学来的。

    她深知自己变化了很多,公司里好几个程隽找来的老人不时会教她一点新的东西……

    她比任何人清楚,程隽要想继任程家,只要他想,就没有不可能。

    这几年来,她不止一次跟程隽讨论这个问题,程隽每次都非常敷衍他,只有这一次……

    程家还是需要程家人来继承……这是什么意思?

    程温如喝了一口水,回想到程隽第一次被程老爷子接回程家的时候,她还未成年,只记得那一年年份很好,还有百年来最大的一场流星雨。

    京城格局变化非常大,几大家族家主那一年全都外出去了外地。

    程老爷子回来后就带回了一个彷如玉雪雕砌的三岁小男孩,一直在昏迷状态,三天才苏醒。

    程老爷子只是跟她与程饶瀚解释那是他最小的儿子,其他就什么都没有说。

    程温如母亲在生了她之后就已经离世,这么多年程老爷子一直没有续弦,突然多出一个儿子,还百倍宠爱这个老来子,程饶瀚接受不了,程温如却能接受。

    程隽小时候,有一段时间是程温如带大的,两人之间姐弟感情要比程饶瀚深很多。

    程温如一杯茶喝完,脑子里想了不少事情。

    所有一切像是有些头绪,又像是没有头绪。

    程温如放下茶杯,看向程木,敲着二郎腿:“木木,你们是怎么被我三弟捡到的?”

    她不知道程金在干嘛,但从程金的言谈举止间,能体会到他比她公司的那些老人还要厉害。

    “捡?”程木一听,立马摇头,顿了一下,然后支支吾吾的解释了一声。

    “什么?你大声点。”程温如挑眉。

    “我说是我哥他们用我找隽爷碰瓷的!”程木涨红着脸开口。

    程温如这下真好奇了,她手支着下巴,想问问程木他们究竟是怎么碰瓷的。

    这会儿程木一句话都不说,低着脑袋去修整花。

    **

    近十一月中的天气很冷。

    今天也不是什么节假日,程隽把车停在了路口,就步行了两分钟到校门口处。

    他抬起手腕看时间,预计还要等一分钟,才漫不经心的抬头看校门口。

    京大无论是什么时候,校门口处的人都不少。

    程隽等了一分钟,才看到人群里扣卫衣帽子的人,她半垂着脑袋似乎挺不耐烦的,还能看到她黑色的耳机线白色的卫衣滑下来。

    京城入冬早。

    十一月的天气,温度最低已经降到了四度,很多人都裹上了棉衣。

    等人走到不远处,程隽才把人拉过来,扯下她的帽子:“冷不冷?你大衣呢?”

    他昨晚去处理一些事情,早上回来的时候秦苒已经去学校自习了,程木也一早就去找林思然爸爸。

    程隽低头扯开外套,将秦苒从头包起来,然后又侧头看着秦苒,略微思索,觉得去年冬天,程水就照顾的很好……

    这段时间以来,程隽觉得陈淑兰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秦苒,她能自己把自己玩死。

    “有点冷,早上没这么冷。”秦苒伸手随意的扯了扯衣服,露出头,不太在意的回,学校有空调,她穿衣服也就随意了一点。

    程隽瞥她一眼,没说话,只是松开手,拿出钥匙开车门,压低声音,每日一问:“苒姐,你有考虑好吗?”

    秦苒拢了拢衣服,没抬头,含糊不清的开口:“没有。”

    程隽低笑一声,“行。”

    他把车开回亭澜,程温如还坐在沙发上没有走,似乎在思考人生。

    看到秦苒回来,她眼前一亮,放弃了思考人生:“苒苒,姐带你去一家私房菜馆,那里的水煮肉跟排骨绝对好吃!”

    秦苒随手把书全都放在了桌子上。

    书的顶端是两张倒扣着的4A纸。

    程木就走过来看了看,纸的背面他能隐约看到“协议”两字。

    她想了想,看向程温如,抱歉的开口:“今天我约了一个老师吃饭。”

    “老师?”程温如下意识的想到了魏大师,“那……我能不能请你跟魏大师吃饭?”

    秦苒脱了外套,准备上楼换衣服,听到程温如的话,她略一思索,扬着眸子:“不是魏大师。”

    ------题外话------

    **

    小程金(拦住程隽的车),面无表情:你们把我弟弟撞傻了,请对他负责。

    被几个哥哥强制按在地上的小程木:……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