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秦修尘清清楚楚的看到秦陵打开一个游戏图标,然后轻车熟路的按下去一串代码。

    电话已经接通,他却迟迟没有声音。

    秦管家的声音还在那边:“六爷?您不在?”

    “在,”秦修尘慢慢启唇,“管家,我这边有点事,待会儿回给你。”

    他挂断了电话,走到了秦陵身后,长睫垂着:“小陵,你在玩什么?”

    “编程小游戏,”秦陵侧头看了秦修尘一眼,他对秦修尘没什么隐瞒,“叔叔你要玩吗?”

    编程……小游戏?

    秦修尘犹如玉色的手指压着手机,他在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他一直都以为秦陵就是喜欢玩游戏,还喜欢玩高难度的游戏,所以让工作室的人搜罗各种游戏给秦陵玩儿,有游戏机,也有益智的游戏APP……从没想过他玩的是这些游戏?

    “你继续玩,我看看。”秦修尘勉强压住了内心的惊骇。

    秦陵犹疑的看了秦修尘一眼,然后坐直身体,继续敲着键盘上的字母,一行行代码敲过去,他玩儿游戏一般入神也就忘记了身边的人。

    还拿出来放在床头的书包,从里面拿出一本厚厚的“黑客入门”。

    这书是秦苒列给他的一本,秦陵在网上搜过没有买到,后来秦苒自己给他拿过来了,秦苒列给他的那么多书中,秦陵最喜欢的就是这本。

    他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因为记性好,他直接翻到自己需要的那一页,然后对照着程序入侵代码,在键盘上敲下一行行字符。

    完全不知道,秦修尘站在他身后,站了许久才回过神来。

    他没有在房间内打扰秦陵,而是穿了件外套,拿着手机走到外面,给秦管家回了电话。

    “秦管家,”秦修尘找了个没人的走廊尽头,他看着窗外漫天的星火,一双漆黑的眼睛莹润着细碎的湿意,又似乎是笑了笑:“秦家有未来了。”

    京城,坐在车内的秦管家猛地坐直,他很少听到秦修尘这么失态的时候,除却老爷子死的那一次,他在娱乐圈再碰壁,秦修尘也没有露过怯态。

    “未来?”秦管家心脏跳得很快。

    秦修尘另一只手遮着眼睛,他望着窗外,一字一顿的开口:“小陵。”

    秦陵会编程的事情,秦修尘跟秦管家提了。

    两人都沉默了好久,秦修尘才慎重的开口:“这件事要瞒好,培养好小陵前,不能透漏一句,不然小陵处境危险。”

    秦汉秋的存在秦四爷早就查到了,只是因为秦汉秋对秦四爷没有丝毫威胁,就算秦管家把他带到了秦家,秦汉秋也不能服众。

    可秦陵不一样。

    他现在才九岁,就对计算机领悟性这么高,天生就是秦家人,直接威胁秦四爷的地位,秦四爷那么狠辣的手段……

    秦修尘握着手机的手一紧,他眸光一厉,不想再重复几十年前嫡系一脉全军覆没的场景,他现在唯一怕的就是护不住他,甚至护不住秦苒……

    手机那头的秦管家也没想到秦陵会有这么高的天赋。

    他当初查秦汉秋消息时,只查到秦陵不认真学习,喜欢逃课打游戏,也不爱跟同龄人玩儿,十分自闭,所以接两人回来后,秦管家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很难扶起来的秦汉秋身上。

    此时听到秦修尘的话,他手指也忍不住抖着。

    秦家……可以恢复二十年前嫡系一脉的盛世吗?

    他不由看向车窗外……

    “你之前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秦修尘暂且掩下内心的翻涌的情绪,询问秦管家。

    “我是想跟你说秦苒小姐的事情,”秦管家抿了抿唇,“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回……”

    “这件事你不用想,”秦修尘意识到秦管家想说什么,他直接打断,否决,“苒苒她现在情况很好,不需要回秦家。”

    秦家现在也是一个烂摊子,秦修尘不想因为秦家的事拖住秦苒,他无比的清楚,现在苟延残喘所剩无几的秦家是秦苒的拖累。

    秦家就算要崛起,也要靠秦家人堂堂正正的崛起,而不是借着秦苒朋友的人脉施舍,这也是在消耗秦苒朋友。

    在听到秦陵的事情之前,秦管家觉得唯一能接管秦家的人可能就是秦苒。

    此时一听秦修尘说起秦陵……秦管家对秦苒也就没那么执着,秦修尘反对,他也就暂且歇了这个心思,现在最紧要的就是保护好秦陵,在他有能力之前,不能让秦四爷发现他。

    只是……秦管家想起秦汉秋嘴里的那个“小程”,他心里略显犹疑,观看秦汉秋的笔记,这个“小程”格局不小。

    这边,秦修尘挂断了电话。

    经纪人刚好从楼下上来,他给秦陵端了一碗时令水果:“你怎么在外面?”

    房间没有关上,经纪人直接推开了门。

    “跟秦管家打电话。”秦修尘收回手机,华美的脸上似乎有一层光。

    他笑了笑,然后朝房间的方向走,看起来是有什么喜事。

    经纪人把水果递给秦陵,瞥见秦修尘这样儿,诧异:“这么开心?”

    “好事儿。”不便跟经纪人说,秦修尘关了门,低头按着手机,慢慢思索秦陵的培养路线。

    经纪人一进来,秦陵就换了个脑残但经纪人又看不懂的游戏。

    “言天王今天离开节目组了,”经纪人盯着秦陵吃完水果,才坐到秦修尘对面,“说起言天王跟江总……你都不觉得你侄女有些不同寻常吗?”

    秦修尘看他一眼,不紧不慢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不答话。

    “我原先以为你查不到她的地址,是因为她所在地闭塞,”经纪人压低了声音,“若是这样,129没有收录,很有可能。但从现在的情况,你觉得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再怎么,不可能连秦苒的名字都收集不到。

    秦修尘拿着杯子的手一顿。

    他看向经纪人,又看了眼秦陵的方向,没回。

    经纪人却看着他,镇定的吐出两个字:“忌惮。”

    结合这两天她在节目组的表现,除了忌惮,经纪人想不出来其他的词。

    “你侄女跟言昔很熟,”经纪人往椅背上一靠,看着秦修尘的方向,“我也从汪老大那里得知,言昔背后是云光财团。”

    “云光财团?”听到这一句,秦修尘眼眸才算有些波动。

    “神编江山邑是云光财团的人,我知道你对秦家有心结,你这个侄女是秦家关键点。”

    秦苒的人脉,有些恐怖了。

    秦修尘看着窗外,闻言,抿唇,“她能到今天,又容易到哪儿去。”

    **

    翌日,星期二。

    快到十一月中旬。

    秦苒期中考试完,请了几天假之后,终于回到了京大,步入新一轮学习。

    物理系实验室地下二层,负责人在核对申请名单。

    “今天申请书就要截止了,周校长那边最后一个保密协议跟申请书还没到吗?”负责人推了下眼镜,伸手整理手里的申请书,“是京大今年的新生王吧?”

    四大家族京大A大今年实验室考核的申请人都签了保密协议还有申请书。

    只剩下最后一个迟迟没有下来。

    助理已经打电话确认过了,他看了负责人一眼,迟疑了一下,“听说好像是请了两天假去c市玩儿了……”

    “这个关头去c市玩?”负责人没想到听到这个答案,他一愣,然后失笑,“我怎么听起来,这个学生比去年的宋律庭还要嚣张。”

    助理摇头,“会不会不打算参加12月份的考核了,所以就没签?今天保密协议就要截止上交了。”

    “也有可能,毕竟宋律庭也是次年才参加考核的。”负责人把保密协议锁起来。

    十二月考核,剩下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大部分参加考核的人都在做各项实验、做专业性题目,实验室考核难度很大,不然每年也不会就挑那么几个人。

    在这个时候还能请假出去玩,这京大上次是忽悠才会说新生王十二月份就要参加考核吧……

    两人正说着,外面一个穿着实验服的人进来,递给负责人一个信信封:“周校长刚刚派人送来的。”

    负责人接过来,拆开一看,正是保密协议跟申请书,上面嚣张的签了两个字——

    秦苒。

    ------题外话------

    **

    谁说卡我跟谁急,晚安~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