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宁晴手中的衣服落在了地上。

    林婉注意到宁晴的表情,她微微一笑,挺雍容的:“我就跟说一声,打个电话多关心一下语儿。”

    宁晴胡乱的点头,然后僵硬着身体去床头拿了手机。

    翻开秦语的微博,底下的评论基本上都是讨伐秦苒,力挺秦语的,那些辱骂的话几乎不能看。

    宁晴失神的坐在床上,手捏着手机,愣愣的……

    她跟其他人不一样,陈淑兰之前跟她提过秦苒的事情,重点提了秦苒的曲谱……那时候她就意识到了秦语忽然风格大变的原因……

    眼下,又出现了抄袭这件事,看着微博上谩骂秦苒的语句,宁晴迟疑了,她是知道真相的。

    作为秦语最亲的妈妈,她能预想到如果她说出来这件事,对秦语会是怎样一个打击,无论是事业还是学业上……

    宁晴坐在床边,想了好半晌,最终还是关掉了微博,给秦语打了一个电话,安慰了她好一会儿。

    任由微博上的发酵。

    秦语毕竟是在她身边长大的,她跟秦苒之间,宁晴想要选谁,并不难。

    **

    与此同时,小提琴协会,魏大师的办公室。

    “程少,您先坐,我先去一趟会议室。”魏大师拿着手机,神色挺颓。

    程隽刚到,他点头,也没多说,直接把录像跟电脑放在办公桌上,又朝程金抬抬下巴:“跟魏大师一起去。”

    程金点头。

    两人出了门,程隽才打开电脑,复制下录像带上的视频,侧着脸,阳光透过窗户落在他身上,眉眼分明。

    视频他已经看过,每个录像一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不时的有人说话声。

    程隽直接拉到半个小时的地方,那里是一个眉眼俊秀的男生把小提琴递给秦苒。

    程隽看了那男生一眼,注意到视频里的魏子杭在叫他“宋律庭”。

    不过他没有多说,只是打开视频编辑器,单独剪下秦苒拉小提琴的画面。

    他学过摄影,也学过剪辑,当然他也没想过跟那些剪辑大师摄影大师比,就谁边学学,现在也正好派上用场。

    剪辑的画面,正是四年前,秦苒也是演奏的那段原创。

    程隽低了眉眼,戴上耳机,剪辑完之后,又把视频上秦苒的画面单独截下来,放在另外一个文件夹。

    视频上,秦苒站在中间,一只腿不羁的踩着凳子,跟现在不一样,眉眼看得出来青涩,也还不是长发,而是齐耳点短发,额前的黑发过眉骨,看得出来的恣意洒脱,鲜活又孤野。

    **

    会议室。

    小提琴协会的一行高层聚集在一起。

    戴然坐在最前面的位子上,看向门外:“魏大师还没来吗?”

    其他人摇了摇头。

    微博上的事情还在发酵,已经有人在质疑京协的公正性,这件事如果不好好处理,对小提琴协会的公信影响太大。

    秦语那边已经拿出了手稿,还有一年前的视频在前,基本确定了这个事实。

    小提琴协会也需要往前走,名声不能毁,眼下说是商议,不过就是想要撇清秦苒跟小提琴协会的关系。

    只是这件事的中间还有个魏大师,小提琴协会不能无事他。

    戴然又等了几分钟,等得不耐烦了,才站起来,看着小提琴协会的主任跟老师们,“微博们也看到了,高级学员涉及抄袭,不逐出京协,后果们也清楚。”

    一行人面面相觑间,魏大师从外面进来。

    身后还跟着神态从容的程金,不过他这张脸很生,程家也没人关注小提琴协会,会议室内没人认出他,自然也没人关注他。

    所有人目光都转向魏大师。

    魏大师面色挺沉,眼睑下一片青黑色,应该是一夜都没有睡好,“等等,这件事还没查清楚。”

    “难道查的还不够清楚?”戴然根本就不听魏大师的话,手撑着桌子站起来,眸光闪烁,“魏大师,维护的徒弟,我也维护我的徒弟,我徒弟拿出了证据,也可以拿出证据。当然,如果跟的徒弟早早的就发一条微博道歉,并且把M洲的名额让出来,这件事我会让语儿原谅秦苒,就当作没有发生。”

    戴然朝魏大师笑了笑,彬彬有礼。

    魏大师声音一沉,他看了眼办公室的人,“们先出去。”

    说完,办公室里其他人都没敢多看,迟疑了一下,一个接着一个离开了会议室。

    程金直接走到会议桌边,拉开一张椅子坐下。

    没出去。

    人大部分走光,魏大师才转头,声音冷漠:“戴然,去年我就说过秦语的原曲是抄袭的,那是因为我很早之前就听过秦苒的原版,秦语这一年在小提琴协会有过其他的原创吗?我不信自己不清楚。”

    “魏大师,”戴然眼眸一眯,他端起会议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声音也变淡,似笑非笑的,“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这一点魏大师您应该比我明白。”

    看着戴然这样,程金手指点着桌子,心里总算明白,事实怎么样对于戴然来说不重要。

    或许戴然从微博一发出来的时候,就清楚那首原创是谁做的。

    因为戴然已经看出来他拿不出一点证据,所以才敢肆意妄为,甚至想通过这一次的事情彻底掌控小提琴协会。

    “这样,无异于毁了秦苒以后的前途,她的灵气跟天赋……”魏大师手撑着桌子,眸色凛冽。

    “她怎么样,与我无关,我说了,只要们发微博道歉,并让出来M洲协会学员的位置,一切都好说。”戴然淡定的喝着茶,不急不缓的。

    魏大师心下更沉。

    “如果……”魏大师手指捏拳,砸了一下桌子,还想说话,被坐在一边的程金拦住了。

    “魏大师,”程金终于从桌子上站起来,他看了眼戴然,然后手扶住魏大师的左臂,“我们家少爷还在等您回去。”

    魏大师看了戴然,欲言又止,他不想走。

    程金在路上就已经知道生日录像的事,他声音淡定,“少爷在等。”

    他力气大,连拖带拎的把魏大师带走。

    止住了魏大师接下来的话。

    两人走后,会议室外面一人进来,走到戴然身边,微微拧眉:“魏大师没有答应,他手里会不会有什么证据?”

    “怎么可能?他要有证据,昨天晚上就放出来了,怎么会纵容网上的网友骂他的徒弟骂到现在?”戴然眸色讥诮,两人交手这么多年,戴然把魏大师的性格摸得非常清楚。

    身侧的人微微放心,然后询问:“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戴然摸出一根烟,不太在意的开口,“既然魏琳死鸭子嘴硬,继续闹大。”?**

    魏大师办公室。

    程隽已经收起了电脑,魏大师进来,他正把电脑合上,右手还捏着一根烟,左手的打火机摩擦出幽蓝色的火苗。

    他看着窗外,神情挺漠然的。

    “程少,这件事用硬手段处理吧。”魏大师走进来,坐到他对面,声音挺沉,听得出抑郁。

    程隽转回了头,看向程金,伸手掸了掸烟灰,烟雾绕着白玉般的手散开:“他们说什么了?”

    他们指的是戴然等人。

    程金伸手,先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录音笔给程隽,然后言简意赅的复述了一遍。

    程隽接过录音笔,在手里把玩着,轻声笑了笑。

    坐在他对面的魏大师很明显的能看出来,程隽眸底没什么笑意,又寒又冷。

    就是此时,办公室外面的海叔进来,挺慌的;“老爷,戴然又发微博了。”

    魏大师拿出手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微博,他被戴然艾特了,戴然表示的意思很明显,他不屑与这样的人为伍,将自己的清高艺术者表现的淋漓尽致。

    魏大师“啪”的一声摔了手机!

    程隽笑了笑,他俯身捡起来魏大师的手机,自顾的扫描了魏大师的微信,并发了一个视频给他,又找到微博页面,编辑了一条微博,成功发送。

    然后把手机还给了魏大师,微博一发出去,手机就响个不停。

    魏大师惊愕的看着他。

    程隽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衣袖,示意程金把电脑拿好,才转头看向魏大师,依旧咬着烟,徐徐开口:“这两天,麻烦魏大师了。”

    程金跟在程隽身后,默默给一行人点了蜡。

    魏大师也反应过来,这位可是京城隽爷,秦苒确实没耐心,魏大师自己也向来打直球,戴然自以为看穿了一切掌控了一切,却不知道,程隽最擅长的就是玩弄人心!京城四大家族的一行人都不愿意跟他对上。

    ------题外话------

    **

    哈哈哈哈单身狗们好!

    单身狗们晚安!

    单身狗们明天见!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