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630shu.co,最快更新夫人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

    一条微博似嘲似讽,还放了几张图片,正是木小鱼鱼做的对比图,上面还有非常专业的分析。

    这条微博被秦语的粉丝买了热门,秦语本身都是一个极其有热度的博主,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了一万条评论。

    这么大的动静,京协官方的人自然也看到了。

    “我看了,好像确实存在抄袭……”负责京协官博的几个人面面相觑,就是不知道谁才是抄的那个,“现在怎么办?”

    “我记得去年魏大师好像就说过秦语抄袭,所以没有收她做徒弟吧?”另一人脑子里灵光一闪,忽然想起来这件事。

    这件事事关魏大师跟他的徒弟,负责官博的这些人不过就是普通成员,这件事影响太大了,几个人不敢擅自做主,只能去联系魏大师。

    **

    京协眼红秦苒的也不少。

    尤其是对方成为了魏大师的首席大弟子,无数人想把这件事闹大。

    落井下石的人也不再少数。

    很快就传到了戴然耳里。

    上次表演赛之后,戴然在小提琴协会的地位一落千丈,他最近两天心情都不太好,直至今天晚上的惊爆消息传出来。

    “戴老师,这件事确实太过巧合……”身边的人微微思索了一下,低声开口,“不过秦语比秦苒先发表一年,这就是事实。”

    戴然笑了一声,眸光挺冷:“那秦苒要是一年前就能作出这样的曲子,何必到今天才来京协?”

    这句话一出,戴然一党的人都不住的点头。

    这样出色的音乐,一般人做出来恨不得天下皆知吧,哪里还有藏着掖着一年才慢悠悠的放出来的道理?

    戴然显然也是这样想的,这件事如果是真的,对魏大师的信誉和跟地位显然都是很沉重的打击。

    他直接拨打了秦语的电话。

    这件事有几个小时的发酵,秦语一直盯着,惶恐不安。

    电话铃声响起来的时候,她差点儿跳起来,不过还是按耐住自己,去阳台接了电话:“喂,老师。”

    “微博上的事情知道了吧?不用害怕?只要告诉老师,乐谱是不是一年前做的,有没有什么证据?”戴然的声音很平稳。

    显然是相信她的,这一句话给一直不安的秦语打了一阵强心剂。

    她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楼下走动的学生,定定的开口:“是我,我还有手稿。”

    手稿看得出来是旧物。

    是最好不过的证据。

    **

    魏家。

    魏大师刚回来,最近汪子枫要去M洲,魏大师在帮忙疏通程序,最近两天都是到九十点才回来的。

    “孙少爷今天的进度怎么样?”回到家,魏大师脱了外套,接过来海叔递过来的茶杯。

    “今天不错,已经在试图管理一些小生意了。”提到魏子杭,海叔表情也缓了很多。

    魏子杭暑假的时候就突然改过自新,要回来接受家族培训。

    一直闭关到现在,基本上都是海叔陪着他。

    也因此,这两个月海叔没有跟在魏大师身边。

    魏大师略微点头,坐到餐桌上吃饭,京协的电话就是这个时候打过来的。

    海叔去沙发边接听,本来笑眯眯的和缓表情一顿。

    魏大师按了下太阳穴,然后伸手端了一碗汤,慢慢喝着,感觉到海叔的表情不对,他不由抬了抬头,眯眼:“怎么回事?”

    他放下了碗。

    “老爷,确实有件事……”海叔皱了皱眉头,把微博上的事情给魏大师简单的说了一遍。

    魏大师听完,“啪”的一声把手中的筷子甩下。

    他让人把秦语粉丝那条微博翻出来,一眼就看到了下面人的评论。

    竟然还是京协的高级学员?一人血书求京协将她除名!

    二人血书!

    京协是疯了吧?这种人也收?简直就是小提琴界的耻辱,心疼秦语小姐姐。

    因为她是魏大师的徒弟她就能无所畏惧光明正大的抄袭了?

    听说还是@魏大师的徒弟,魏大师您出来说几句?

    ……

    事情一晚上发酵,愈演愈烈。

    魏大师气得饭也吃不下去了,那乐谱是谁的,他能不知道?

    “老爷,我们去找秦小姐?”海叔低声开口,“让她把她的手稿发出来就行了。”

    “她哪里有手稿?”魏大师按了下太阳穴,秦苒以前根本就不知道她那些手稿的价值,也是她成功的太容易了,这也是她身上的一个缺点,“那些手稿她几乎都是随手乱丢的,达不到完美,就随手丢了。”

    因为……

    她大概自己也没想到,自己当做垃圾一样的东西,别人如获至宝。

    海叔一愣,他完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神色这会儿也严肃起来:“她那手稿……不会是被秦语捡去了吧?”

    艺术界的这种事,最讲究证据。

    谁先发表,得拿出证据来。

    秦苒一没手稿,二没视频,而秦语那里,有可能存在着手稿,最重要的是……她一年拉小提琴的视频还在。

    这是最直接的证据,秦苒这边只有最近几天的视频,很容易被网上带节奏。

    魏大师一年前就知道秦语的这首曲子,但那个时候他也拿不出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只能稍微提一句,当时要真闹大,最后网络上的人还指不定说他硬摁着头让秦语承认抄袭。

    现在网上舆论压力太大,更多的人都会下意识的偏向弱者。

    跟现在的情况差不多。

    有部分网民的三观很奇葩,俗称弱有理,随便一个营销号就能带动舆论走,指哪打哪,这方面魏大师也不敢小觑,事关秦苒的未来。

    他一边朝楼上走,一边低头给程隽打电话。

    至于秦苒那边……她那暴脾气,魏大师不敢跟她提。

    害怕她直接提刀就去找秦语了……

    毕竟这事儿几年前也不是没有……

    **

    一夜过去,魏大师那边没有动静,秦苒那边也没有动静。

    秦语从床上爬起来,心思也越发活络。

    她对秦苒那个人十分了解,这么长时间都不说话,说明她本身可能没有证据!

    秦语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很快。

    她看着自己一晚上,多了好几千条的微博评论,都是安慰她的,没有一个人觉得有可能是她抄的秦苒。

    涨了十万的粉丝,还在涨之中。

    京协会要一个有抄袭历史的人吗?

    如果没了秦苒,她不就是排名第一?

    秦语打开微博编辑器,发出了一条微博,表示她是一年前在学校创作出的这个乐曲,学校里当初很多人都能证明这一点。

    为此,她还圈了学校当初的几个跟班。

    那一段时间她确实在衡川一中的艺术楼练习小提琴,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少。

    今天是开学报名第二天,不需要留在学校,秦语还特地回到沈家,翻出来自己的行李,把那张小提琴谱拿出来,拍照发到了微博上——

    这是我用了一个月才写出来的。

    **

    亭澜。

    秦苒还在房间内,窗帘没有拉开,她就坐在电脑面前,冷白的手指在键盘上跳跃。

    一行行代码跳出来。

    好半晌之后,她按了一下“enter”键,跳动的代码转化成了一个IP地址,有些眼熟,秦苒眯了眯眼。

    不过她没有在意,她只是戴上耳机,跟常宁说了一句,“解决了,让巨鳄走吧。”

    常宁那边应了一声,“行。”

    就挂断电话,迅速联系巨鳄去了。

    秦苒也没关电脑,只是拿着茶杯下楼。

    楼下,程隽站在大厅里似乎在跟谁打电话,看到她下来,立马挂断了电话。

    “去吃饭。”他指了下饭桌,然后坐到另一边,手上漫不经心的转着手机,神情有些莫名其妙的冷。

    他目光几乎毫不掩饰。

    秦苒吃了一口饭,实在忍不住,“有事求我?”

    “谁求……”程隽看她一眼,话到一半,中途拐弯,就是语气不像是求人的样儿,“不是,大神,确实有事求,听说有个生日成长记录,借我看看?”

    ------题外话------

    **

    晚……晚安……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