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某些原因,近期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630shu.co,最快更新夫人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

    “过两天校学生招人,们两个要去吗?”坐在秦语隔壁的短发室友想到校学生会,跃跃欲试。

    另一个室友摇头,“我是想去,不过我一不是四大学院的,二长得也不好看,人家不一定要我啊,不过秦语一定能去,秦语,以后可能就是我们寝室的救星了!”

    大学学生会,也就相当于一个独立于学校的组织,有相当一部分的话语权。

    “对啊,秦语长这么好看,一定能进。”短发室友手托着下巴,看秦语。

    校学生会选人无非就是那么点内容,长得好看或者擅长交际或者又一技之长的,基本上都能被挑中。

    秦语微顿,她不动声色的开口:“四大学院?”

    她来京城这么长时间,一直都觉得自己会去M洲,从来没有注意京大这边的事,室友说起来,她才会这么陌生。

    “学校论坛有,就是我们学校大大小小有二十几个系,校最厉害的系别只有四个,政法系,物理系,医学系,数学系,简称四大学院,这四大学院的学生都牛逼,我也想去政法,可惜我分数不够,只能填经济系。”短发女生靠着椅背,摇摇头开口。

    不过她显然对四大学院也不够了解。

    秦语若有所思的收回了目光,看到点开的私聊页面,就要伸手把它关上——

    可看到上面显示的内容,她的手忽然顿住。

    木小鱼鱼的消息很简单,发了两份对比乐谱简图,又把京协官网的视频发给秦语看——

    秦语前辈,这个人的谱子跟的很像。

    秦语眯了眯眼,她拿起耳机,又点开了木小鱼鱼发出来的视频观看,一眼就看出来那是秦苒在最后表演赛上的视频。

    秦苒表演赛上的视频她没有认真去听,毕竟一听到是秦苒的表演曲目她就又些心肌梗塞。

    此时都听完,秦语心陡然乱了一圈,几乎要从心口跳出来。

    拿着耳机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

    她忽然想起了魏大师一年前说的“抄袭”……

    那张乐谱她是在林家捡到的,又是陈淑兰行李中掉出来的,眼下跟秦苒的乐谱撞上,一切都太过巧合……

    秦语几乎已经理出来那条线了……

    心里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跃出来……那张乐谱可能是秦苒的!

    她关掉了木小鱼鱼的私聊页面,怔怔的坐在自己的凳子上,连室友说的学生会跟四大学院她都没有心思去关注了。

    不对……秦语靠着椅背,又想起来一件事,那张乐谱的手稿……

    在她自己手里。

    **

    与此同时。

    常宁家。

    渣龙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冰啤酒,嘴里一边念念不停的在跟常宁说话,一边拨通了巨鳄的视频。

    视频没响一会儿就被巨鳄接通了,问的干脆利落,“什么事?”

    看他那边漆黑的背景,几乎连脸都看不清,应该是在门外。

    “没什么,就是想知道为什么一点也不好奇孤狼的事。”渣龙喝了一口啤酒,神秘兮兮的开口。

    “当然好奇我大兄弟,”巨鳄把烟咬进嘴里,声音平稳,不过眉头却是拧着:“最近两天有点事。”

    “遇到麻烦了?”渣龙喝完啤酒,把罐子一捏,直接扔到了垃圾桶,“跟我说说,什么麻烦。”

    巨鳄本来挺感动的,想要回答,渣龙又开口了,“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别理会他,”常宁伸手拿过来渣龙的手机,“最近边境不太平?”

    “有点,”巨鳄那边进了车,后面的灯开着,照得清他的眉眼,三十岁左右,有股异域风情的俊美,半晌,拧眉,“有个势力确实有点麻烦,正好想联系帮我查查。”

    “哪个势力?”常宁一笑。

    能被巨鳄忌惮的人不多。

    “M洲的,地下联盟同级势力,那什么土的,里面还有个人是黑客联盟的人。”巨鳄掐灭烟,随手扔到了窗外。

    “随手扔垃圾不对,”常宁看了他一眼,说完一句之后,才皱眉,“M洲?地下联盟同级势力……这件事可不好查。”

    “好查的话,我还能找到?”巨鳄比了个手势,吩咐手下开车。

    常宁把手机又还给渣龙,自己去倒了一杯茶,“能查M洲的,只能是孤狼了,也要下单吗?排队吗?”

    不仅仅是查那个势力,更重要的是,孤狼也同时是一个黑客,巨鳄现在就缺一个黑客跟对方杠。

    “我大兄弟会让我排队?”巨鳄抬了抬下巴,非常自信。

    渣龙憋了半天,憋不住了,他开口,“一天到晚大兄弟,谁是大兄弟?”

    巨鳄本人看着比网上高冷。

    他透过视频,淡淡的看渣龙一眼,“这么话多,孤狼是不是特别嫌弃?”

    渣龙:“……”

    想起了两天前的事情,心口忽然被插了一刀。

    **

    与此同时。

    亭澜,书房。

    程金正把一堆文件递给程隽,“程土那边传过来的消息。”

    “他去边境了?”程隽翻开来,略微看了看,就放到桌子上。

    程金点头,又摇摇头,“问题不大,他在跟程火商量……”

    程隽抬眸,略加思索。

    两人正说着,门外的程木就喊他们下去吃饭。

    程金停住了话头,跟在程隽身后出去。

    程木以前总以为程金是在处理程家的事情,可这一次回京城就再也没有这种天真的想法了,刚刚隐隐听到程金说到程土,开口询问:“程土现在在干什么?”

    金木水火土,程水程火在M洲庄园,程木已经清楚了。

    他哥哥看起来是在做生意。

    只有程土,程木只能在群里看到他蹦哒的身影,程水跟程火也对程土闭嘴不谈,程木至今不知道程土在经营着什么。

    “他?”程金看了程木一眼,把手机塞回兜里,“他常年驻扎M洲,下次见面不妨问问他。”

    楼下。

    程温如还在跟秦苒说话,询问她今天报名的事情。

    “物理系不错,”程温如拿着筷子,笑,“京大的话,如果能进学生会,就尽量进去,对之后去研究院有好处,要是……”

    她一点儿也不觉得,秦苒以后不能进研究院,毕竟秦苒是两个院系的院长都争着要的。

    “算了,还没进研究院,这件事说起来太遥远。”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程温如又叹息一声,止住了到嘴边的话。

    秦苒看了程温如一眼,觉得她话里有其他意思,不过也没有多问。

    “我记得……京大的传统好像是最少住宿一学期吧?”程温如夹了一根青菜,说到这里,看了眼正拉开椅子坐着的程隽,笑。

    程隽兴致不太高的看了程温如一眼,不咸不淡的询问:“程金,最近我们是不是很缺资金?”

    程金把“不缺”两个字吞下,板着一张脸开口,“很缺。”

    程温如立马收回了笑,“别,财神,我跟开玩笑的!”

    程隽虽然退出了公司,但公司资金一旦转不过来了,银行贷款程序太多,涉及大部分资金,程温如都是找程隽借的……

    程隽很有礼貌的看了程温如一眼,抱歉的开口:“我没开玩笑,真的缺钱。”

    秦苒吃晚饭,默默放下了筷子,她拿好手机,“我先上楼洗澡。”

    手机上,正好显示了常宁的消息——

    有个新单子。

    巨鳄的。

    秦苒拿手按了下额头。

    能让巨鳄求到他这里来的,都不是什么简单事儿,希望开学前能够忙好。

    **

    秦苒忙着巨鳄的事情,自然不知道,一个关于她的微博正在迅速蔓延。

    京协的微博不少人都在关注。

    秦苒跟秦语都是比较出名的学员,木小鱼鱼的对比图在秦语的粉丝群传开。

    几个片段几乎一摸一样的乐谱,一个是今年发的,一个是去年发的,秦语的粉丝一个个都忍不住了,一条微博,横空而出——

    @京协笑死我了,还小提琴界未来的新星,这么明显的抄袭看不出来吗?秦语的这么视频都快一年了,这么久了她还敢发出来,当我们粉丝没有耳朵?!

    喜欢夫人你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爱搜书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爱搜书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