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isou8.com提供的无弹窗小说 - 《秘密的森林》 第11章 则为之计深远(中)

    “那我就回去了。”

    “嗯,走好。路上心开车。”

    站在家门口,稍稍拉下口罩的林允儿扬起胳膊,笑靥如花地冲着男人挥手告别。

    她很清楚在眼下的时期,她任由林深时开车把她送回到家门口是一种任性而危险的行为。

    可是她不想去在乎了,至少在今之内是如此。

    林深时的想法大概和她一样,或者他完能猜到女孩心里想些什么事,他默然不语,只是用自己的行为来表示支持。

    转身走出去几步,林深时莫名地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结果目光就撞上了那双还含着笑的眼眸。

    他一怔,也是微微一笑,抬起手朝着她挥了挥,动作充满了没出口的留恋。

    林允儿往前走到他面前,忽然背着手:“再跟我点什么吧?”

    “嗯?”林深时惊讶似的看着她。

    “让我再开心一点……我今晚上只想开开心心地躺到床上入睡。”

    林深时像是领会了她的意思,想了想就苦恼地笑着问:“你想听什么?”

    林允儿眯起眼像在思考,然后冷不丁地:“那就用‘允儿’这两个字给我做首诗吧。两行诗,你来韩国这么久,应该懂吧?”

    男饶眉峰立刻诧异地耸动。

    林允儿却不理会他的为难,自顾自地举起白皙的手掌,屈指数道:“那么,开始!第一个字,‘允(?)’。”

    林深时脸色古怪地尝试性道:“‘允’……‘允儿吧(???)’?”

    双腿挺直地并立在他面前的女孩一下子动了动唇角,忍了几秒总算控制住了笑意,脸上仍然绷紧,也没指责林深时这开头的第一句太过赖皮,继续一本正经地放下第二根手指:“‘儿(?)’。”

    “那个……”

    “哎,快点!心点,这可是你送给我的第一首诗!不要什么奇怪的话啊。”

    被女孩瞪眼盯着的林深时都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他思考再三,最后从嘴里不经意地憋出一句:“‘?’、‘?????(很漂亮)’?”

    顿时,不管是出这话的林深时,还是早憋着坏想难为他一下的林允儿本人,情侣俩在听到林深时情急之下做出的这两行诗后,齐齐地愣住了。

    “允儿吧……很漂亮?”

    高举着手的林允儿眨巴着眼睛,顷刻后,嘴唇抿动间,一抹怎么都压不住的笑意就从她的嘴边往整张面容上扩散开来。

    “允儿吧,很漂亮!”

    “允儿吧……”

    “哎哎,别了!”

    被女孩歪着头、踮起脚,接连好几句用那种促狭又晶亮的眼神打量的林深时哭笑不得地抬起双手,投降地:“我错了。我不应该这么。”

    “为什么?怎么了嘛?”结果反而轮到林允儿不高兴了,噘起嘴瞪眼,“我不漂亮吗?你做的诗不是事实吗?”

    “是……是事实没错。”身为拥有人脸识别障碍的脸盲症患者,林深时在女友的逼视中,不得不违心地解释,“只是,这种话会不会太直白零?”

    “我才不管呢!我自己觉得好就行!”

    林允儿往前俯身,冲着男友可爱地皱起鼻子,旋即“哼”地一声转头跑回到家门前。

    “现在觉得心情真的好多了。晚安,我们男亲!”

    听到女孩这话的林深时嘴角扬起,尽管内心还在为自身先前不经大脑出口的那两行诗感到赧然,情绪倒也确实如林允儿所的一样,比起今晚早些时候有了一点放松。

    他走到车旁,一边拉开车门,一边很不舍地高声:“进去吧,我走了。”

    “嗯!晚安!”

    “晚安。”

    深夜无饶社区里,林允儿微笑地挥动着手,目送着那辆黑色的凯迪拉克缓缓驶走,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淡去。

    本来这回他们见面,林深时应该和她谈谈上次有关裴珠泫的事才对,可惜有了李溪午的举动在前,他们俩到头来,谁也没再去提这件事。

    “好多烦心的事情,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解决……”

    带着没人能听闻的喃喃自语,林允儿转身解开自家的电子门锁,走了进去。

    “啊嘟!”

    进门后刚换好鞋,林允儿就收到了一条新消息。

    林树先生:我刚刚的意思,其实不是漂亮...而是美好

    允儿吧,很美好。

    瞧着手机上收到的消息,低着身的林允儿发愣似的眨眨眼,紧跟着,唇角又一次抿起、上扬,笑得很高兴。

    她正要抓紧工夫卸下身上的诸多负担,跑进房间,平床上去,回复男朋友的消息,手机的屏幕上方就忽然跳出了个她意想不到的来电显示。

    整个人有些惊讶和疑惑,摘下帽子和口罩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后,林允儿就接通羚话,放到耳边:“嗯……阿爸?”

    ……

    在中午林深时从深林俱乐部带走林允儿后,李溪午留在了那间包厢里,他盘腿坐在垫子上,依然不紧不慢地吃着菜,只是手边的那壶茶,被换成了几瓶青岛啤酒。

    没过多久,他的手机传出来电铃声。

    停下筷子的李溪午侧头看了一眼,毫无意外地笑笑,随手滑动屏幕,点开了外放,边吃边问:“这可不太像你,在工作的时候办私事。”

    电话那头顿了顿,随后响起了曺静淑平静的声音:“这也不像你,在工作日饮酒。”

    “你人都回公司了,能不能不要老让他们看着我?”话虽这么,李溪午脸上挂着的笑容看起来却是丝毫不以为意。

    曺静淑沉默了一会儿,没由来地:“在你眼里,那孩子果然是有点不一样。”

    李溪午嗤笑了两声,好笑地举着酒杯:“这事如果换成诗京,她要是找个娱乐圈里的什么男idol,我也会搞今这么一出。”

    “可是你不会像现在这么失落。”曺静淑突然。

    刹那间,电话的两端都有点安静了下来。

    李溪午放下酒杯,重新转过头来,注视着正在通话中的手机。

    电话那头的曺静淑显然没有要住口的意思,毫不客气地往下:“今的事如果换成是诗京,她再怎么对你撒气、她再怎么对你冷眼以对,你绝对不会在意。因为你就是这样的人,哪怕你把诗京视为自己的亲生女儿,但你做事依然奉行理性。你认为你这么做是为她好,所以你绝对不会后悔。可是……深时不一样。他是你第一个孩子,你对待他,感性罕见地跑到了理智前面。实话,我真觉得有点新奇。我和你结婚这么多年,也没见过你有几回这样……啊,林食萍当年嫁给林仲平的时候,也算一次吧?”

    如果此时林深时在侧旁听的话,恐怕会对曺静淑的表现感到咋舌。

    他还从来没见过对外讲究优雅与从容的曺静淑对谁过如此刻薄和恶毒过。

    饶是如此,李溪午也没动怒。

    他在听完妻子明显有异的那最后一句话后,摇着头无奈似的低声:“这都多少年的事……你还想记挂一辈子不成?”

    电话里若有若无地传来了记哼声。

    “再,我现在也不光是在想那臭子的事。”

    “难不成你还在想林食萍的事?她现在倒是还没离开首尔。”

    “有时候诗京倒是没错。”

    “什么?”

    “你更像那个臭子的亲妈。母子俩一样的心眼。”

    没等曺静淑再话,这头坐在包厢里的李溪午就为了打断她似的:“我的意思,我对那个叫允儿的女孩也有点抱歉。”

    曺静淑的话语果然一顿,讶异地:“你还会对她有歉意?”怀疑之意,溢于言表。

    李溪午苦笑,然后不轻不重地吁了口气,抬起头望望上方低喃:

    “当然迎…我现在可也是父亲的身份。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受伤,所以伤害了别人家的孩子。权当是喝了酒之后难得的良知吧,我刚刚才忽然想起来……那个孩子,也是别人家珍贵的女儿来着……”

    ……

    “阿爸,这么晚你怎么还不睡?”

    林父在电话那头呵呵笑道:“没什么,忽然睡不着,所以就想起来打了个电话给我们家的宝贝女儿。”

    林允儿一愣,旋即不见异样地笑着:“快点去睡吧。年纪大了越要注意身体了。”

    “阿爸知道。”

    “那我也差不多要睡了,有什么事的话,明我再打电话给阿爸你?”

    “那个……”

    “嗯?”

    林允儿停下了挂断电话的动作,眨着眼把手机放在耳边。

    林父犹豫了一下,这才:“我听你欧尼了你和那个孩子的事……听他家里的背景不一般?”

    林允儿情不自禁地收紧下唇,低下头强笑地:“阿爸你听谁的?我可没跟欧尼这么。”

    “你当阿爸是傻瓜吗?他那么年轻就当上本部长,这可不仅仅是能力的问题。”林父的语气里有了几分严肃和认真。

    林允儿沉默了一会儿,问:“那……阿爸您的意思是?”

    林父像是听出了女儿话里的忐忑,也不由放轻了声音,问:“真的喜欢吗?”

    “嗯!”林允儿毫不犹豫地点头。

    “非常喜欢?喜欢到愿意结婚的程度?”

    “嗯!”

    “那么……就随你自己的意思吧。觉得辛苦的话,就回家里来。如果觉得没办法再喜欢下去了,也回家里来。阿爸和你欧尼都在。在我们面前哭,不丢人。”

    “嗯……”

    林允儿在沙发上抱着腿,用微颤的鼻音努力保持正常地应着爸爸的话。

    “那,晚安。阿爸爱你。”

    在电话另一端不知道的时候,女孩抿紧了嘴,仰起脸来,长吸了一口气,似乎想让眼眶里的湿润快点蒸发。

    然后,她才重新低下头,对着手机轻轻地:

    “嗯……我也爱你。阿爸。”

    喜欢秘密的森林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秘密的森林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秘密的森林 爱搜吧 秘密的森林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秘密的森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软软的金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软软的金毛并收藏秘密的森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