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aisou8.com(爱搜全拼+8+com,aisou8.com)找到回家的路!

    天河城边缘之地有一座老宅,宅子不大,有些破旧。

    周围的人家都知道这座老宅中住着一对夫妇和他们的女儿,夫妇已经很老了,身上有伤势,多年不曾恢复。

    夫妇二人有一位女儿,名为徐平安,有些像是男人的名字,而且从名字来看,夫妇二人想必别无所求,只求女儿平安无恙。

    然而此刻,老宅之外却发生了一场战斗。

    一行人傲立于虚空之上,目光冷漠的望向前方一位被击伤的女子,这女子看起来二十余岁,修为王侯境界,虽然穿着朴素,但却依旧难掩其容颜之出众。

    很难想象,这座老宅的两位老人,能够生出这样好看的女儿。

    不过此时徐平安似乎并不好受,她那嘴唇被鲜血染红,漂亮的脸上露出苍白色泽,但手中依旧牢牢的握着一柄剑,一柄生锈的铁剑,黯淡无光,没有一丝的威力,很难想象这样的剑能够用来战斗。

    “徐平安,你借我们的东西究竟能不能还?”一位身形魁梧的王侯人物声音冷冽,他中年模样,修行多年,但依旧还是王侯,这种境界如若在凡人界或许不错,但在天河界的主城天河城,绝对只能算是边缘人物,根本上不了台面。

    修行了很多年,他还是在王侯,突破不了贤者境的那道坎,心境不行,天赋也不行,如今,他都已经忘记了,只求能够在天河界一隅之地,能够好好的活着。

    他眼睛盯着徐平安,年轻、漂亮,天赋也好,他很清楚对方的底细,比很多人都更清楚,如果在很多年前,徐平安这样的人物,他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

    但如今,却被他拿捏在手里。

    “你们算计我?”徐平安冰冷道。

    “什么叫算计,拿了东西,难道不用还的吗?”中年冷冽说道,徐平安眼眸冰冷,但眼神中却有着几分坚毅。

    “如若实在还不起,便拿你人来偿还,如何?”中年冷淡开口,脚步往前踏出,压迫着徐平安。

    “滚。”徐平安眼神冰冷,中年听到她的话微微眯起眼睛,随后挥了挥手,顿时一行人迈步往前,朝着徐平安逼近,身上的气息将对方笼罩。

    “平安,剑给他们。”此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出,徐平安回过头,便见两位老人走了出来,说话之人是他的父亲徐浩然,满头白发,脸上尽是皱纹,像是已近古稀之年,甚至他的眼神都略显浑浊,不那么明亮。

    然而,看老人脸上的轮廓,依稀能够见到年轻时的俊朗,而且,即便已经如此苍老,依旧有着不凡的气质。

    “父亲。”徐平安回过头看着他的父亲。

    “给他们。”徐浩然开口道,徐平安眼神有些不甘。

    “她手中那柄破剑?”中年扫了一眼徐平安手中握着的生锈铁剑,眼神中闪过一抹异色。

    “老家伙,你在唬谁呢?”又有一人冷冽开口道。

    “我父亲当年留下的剑,要,还是不要?”老人开口说了声,中年听到他的话瞳孔微微收缩,点头道:“要。”

    而且,他的眼睛也死死的盯着那柄剑,眼神中有着一抹强烈的贪婪之意。

    比起这剑,美人又算得了什么。

    “平安,给他。”老人开口说了声,徐平安手臂微微颤抖着,但看到父亲的眼神,她终究还是将铁剑扔了出去,中年瞬间握住,看了一眼剑,虽然有些看不透,但依旧果断转身,道:“走。”

    一行人身形快速闪烁离开,甚至有意避开人的视线,但手中的剑却不舍得收起,依旧握在手中,似乎想要解开剑中奥秘。

    “谁?”他们走入一巷子之时,陡然间一股危险气息降临,他抬头询问,话音刚落,有剑气直接穿喉而过,留下一道血痕,不仅仅是他,其他人也一样,环绕的剑意直接割喉,犹如丝剑般。

    一行人双目圆睁,眼神中写满了恐惧和绝望,仿佛又一次感受到了小人物的悲哀,就连死,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死的。

    一位戴着斗笠的布衣身影走来这边,将生锈的铁剑拿起,双手牢牢的握住,神色肃穆,眼睛有些红,握着剑的手都略有些颤抖。

    另一处方向,徐平安和父母回到里老宅中,徐平安看向她的父母,低声道:“女儿无能。”

    徐浩然转身,他苍老的双手伸出,颤抖着抚摸着徐平安的双颊,道:“是父亲对不起你,当年,想要为你爷爷流下一缕血脉,因而在你母亲伤势还未彻底恶化之前有了你,这本是就是个错误,让你来人间受苦,是父亲害了你。”

    老人眼中有着强烈的内疚之意,眼角竟有一丝泪痕。

    “爹娘,这么多年来,为何还不走,他们拿到会永远盯着我们吗?”徐平安看着父母道。

    “平安,许多事情看似偶然,实则也是必然,逃不掉,我们一家已经只求活下去,麻烦依旧不断,可见走不掉的。”

    徐平安黯然低头,的确,这些年他们一家从来没有摆脱过麻烦。

    “为什么不去求他老人家。”徐平安低声道。

    “没用的,都是瓮中人,若是去见他老人家,只会更糟糕。”老人摇头道,他心有些痛,看着自己的女儿生出无力感。

    徐平安容颜、天赋尽皆出众,这样的年龄,本该是享受最美好的年华,而他们,却无时无刻不再想着如何活下去。

    他对不起自己的女儿。

    徐平安也垂着头,美眸中没有其他同龄人的天真无邪,只有伤感,还有坚强,伤感她自己没有能够改变什么,保护不了父亲母亲。

    “父亲,没关系的,无论面对什么,我们一家人都在一起。”徐平安抬起头展颜一笑,格外的灿烂。

    “恩。”徐浩然重重点头,他抱着自己的女儿,抬头看向苍穹,眼眸中也露出一抹笑容。

    虽说如此惨淡的人生,但若问他会怨当年的那些事吗,他不会,那是父亲的选择。

    “谁?”

    就在这时徐平安美眸中遽然间闪过一道冷芒,她身形转过,便见一道身影已经步入了宅院之中,徐平安的脸色略显得有些苍白,竟然走进来了她才发现。

    她转过身,身上王侯境的气息绽放,眼神中闪过一抹决绝之意,都这样了,依旧不肯放过他们吗?

    只见来到穿着布衣带着斗笠,显得极为平凡,手中握着一柄生锈的铁剑,正是之前徐平安送出的剑。

    “你是何人?”徐平安开口问道。

    中间将斗笠取下,他看着徐平安,眼眸中带着慈祥和温和之意,让徐平安露出一抹异色,此人,似乎没有恶意。

    老人徐浩然看着那中年身影,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像是不敢相信般。

    来人,赫然乃是齐玄罡。

    他目光从徐平安身上移开,一步迈出直接来到了老人面前,看着眼前那张苍老至极的容颜,满是岁月沧桑的皱纹,身上已有死气。

    齐玄罡眼睛通红,双手伸出紧紧的握着老人的肩膀,颤抖而低沉的喊道:“浩然。”

    老人也同样身体微微颤抖着,那浑浊的眼眸中竟有泪水流淌而出,他身边的老妪也一样,微微低着头流泪。

    徐平安木然的看着这一幕。

    他是谁?

    “师叔……”老人颤抖着声音喊道。

    “师叔。”旁边老妪也抬起流泪的眼睛,喊了一声。

    齐玄罡的眼角有泪滴落而下,他以为自己不会流泪了。

    遥想当年,两位青年意气风发,绝代眷侣,如今,却已经苍老成这般模样,被人废去修为,如何能够挡得住岁月的侵蚀。

    “我以为你们都不在了,师叔对不起你们。”齐玄罡上前轻轻的抱着老人,只感觉到锥心的痛。

    他对不起太多人,当年太多人因为他的事情而陨落。

    虽非他所愿,但因他而起。

    “师叔既然活着,为何还要回来。”老人开口说道,齐玄罡看着他,又看了看身后的徐平安。

    “有些事不做心不平。”他本以为他会一生留在大离,但因为叶伏天,人生轨迹发生变化,他去了至尊界。

    如今,一切都该放手了。

    有些事,必须要做。

    “平安,快过来见过师叔公。”老人对着徐平安道,徐平安走到齐玄罡身前,齐玄罡目光看着她眼眸满是慈爱,却也极为心痛。

    他想到菲雪,菲雪之前的人生是极为黯淡的,然而他没有想到,徐平安在这里,同样过着凄惨黯淡的生活,她还是如此的年轻,便承受着不可承受之重。

    “师叔公。”徐平安喊了一声。

    齐玄罡重重点头,他伸出手拉起徐平安的手,将手中铁剑放回她掌心,低声道:“这是你爷爷的剑,你爷爷常说,洗尽铅华,才有资格用剑,你爷爷一身浩然正气,乃是剑中君子,天河界,第一剑客。”

    将剑放在徐平安的掌心,齐玄罡转身面向天穹,跪在地上,三度叩首,仿佛苍穹之上有一绝代剑客身影出现在那。

    “大师兄,师弟回来看你了。”

    齐玄罡声音充满了悲凉之意,旁边的徐平安看到这一幕也流下了眼泪。

    她徐平安一生卑微,但她爷爷,生前是剑中君子,天河界公认的君子剑皇,第一剑修。

    虽然,她不曾看过她爷爷一眼!

    《伏天氏》无错章节将持续在青豆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青豆!

    喜欢伏天氏请大家收藏:()伏天氏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喜欢伏天氏请大家收藏:(www.aisou8.com)伏天氏爱搜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度搜索 伏天氏 爱搜吧 伏天氏 aisou8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伏天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吧只为原作者净无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净无痕并收藏伏天氏最新章节